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云天彪收女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用在陈丽卿的身上是再为恰当不过了,在见到徐槐的那一刻,陈丽卿就如同一头疯了的雌虎一般,恶狠狠地扑向了徐槐,对着徐槐是又撕又咬又打,也亏是宿金娘和扈三娘反应够快,马上便动手将她拉了起来,徐槐怕是会当场被她撕成碎片,饶是如此,徐槐也是被她撕咬的不成人形。

    徐槐怕了,他怕被人撕成零碎,这样就是到了地下,他也没有脸去见他徐家的列祖列宗,他固然知道自己是私心的缘故,要拿梁山做为自己的晋身之资,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可以说是不折手段,到头来连自己深交的好友也不放过,如今陈丽卿和刘慧娘已然站在了他的面前,他不得不将目光投向李俊辰,声嘶力竭的吼叫起来。

    “李俊辰,你如果还是那梁山的魁首,便给爷一个痛快的,何必这般零零碎碎的羞辱爷!”

    俊辰冷冷哼了一声,却是将手一背,直接转过身去,只做没有看见,徐槐的心中顿时哇凉哇凉的,眼中满是死灰,陈丽卿却是心中感激,微微用力挣脱宿金娘二女的束缚,抽出自己的青醇宝剑,眼中杀机毕露,照着徐槐身上便是一顿乱砍,直砍得徐槐浑身上下,鲜血淋漓,没有一块好肉。

    许贯忠自是注意到了这一幕,不禁是皱起了眉头,挨着俊辰的身边,开口道:“这陈丽卿为何如此残忍嗜血,若是日后在山上也是这般,岂不是……”

    俊辰知道许贯忠想要说些什么,抬手阻住了他的话,扭头看了一眼陈丽卿的方向,亦是微微皱眉,“如今陈希真新丧,她心中满是为父报仇之念,如此手段怕是下意识所为,日后在梁山之上,怕是不会有此作为,更何况……”说着,往刘慧娘处看了一眼,正好与刘慧娘目光相撞,“更何况还有刘慧娘在侧,定然不会让她有此做派!”

    许贯忠闻言,心中略想了想,只能是点了点头,“但愿如此吧!”

    而慧娘触到俊辰的目光,只觉得心中有小鹿在乱撞一般,在一瞬间似是看懂了俊辰眼中的意思一般,红着脸走到陈丽卿的身后,便是闻到冲鼻的血腥味,赶忙伸手掩住口鼻,轻轻道:“陈姐姐,这徐槐已经被你砍得不成人形,怕是死得不能再死了,还是就此停手吧,莫要在砍了!”

    陈丽卿一气砍了七、八十剑,也是将胸中的怒火发泄得差不多了,听得刘慧娘的声音自身后传来,略呆了呆,便是放下了手中的青醇宝剑,转身走到俊辰的跟前,双膝一软,竟是跪在了俊辰的跟前。

    李俊辰微微一怔,便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正要伸手将她扶起时,不想刘慧娘亦是跪在了她的身边,对着俊辰道:“李寨主,我姐妹能抱得父亲、兄弟的血仇,全仗你鼎力相助,如今我姐妹大仇已报,天下间却是再无去处,若李寨主不嫌弃,我姐妹今后愿任你驱驰!”说着,脸上亦是飞起两朵红霞。

    俊辰赶紧伸手将二女一一扶起,只是才扶起陈丽卿,眉头突然一皱,陈丽卿不由得面色暗了下来,正待要开口时,却听得俊辰开口道:“既然来了,那为何还不显身,难道说云庄主也有偷听的癖好不成?”

    几女听了,脸上无不是惊疑不定,四下里张望起来,俊辰见等了会,还不见有人出来,目光朝着一座小小的假山望去,“云庄主不愿出来,莫不是想要俊辰亲自请你出来不成?”

    “呵呵……”爽朗的笑声自假山处传来,只是这笑声中透出的却是无尽的落寞,一个高大的人影慢慢地走了出来,丹凤眼,卧蚕眉,目若朗星,面如重枣,美髯及腹,不是云天彪却又是谁!

    “云伯父!你怎生会在此地,你不是……”陈丽卿乍一见云天彪,不由得失声叫了起来。

    “呵呵,我怎么?我是不是应该还躺在床上,卧病不起啊?”云天彪自嘲似的笑了笑,转身面向俊辰,抱拳道:“李兄弟,云某万万没有想到,你我的第二次见面却是在这风云庄之中,真是造化弄人!”

    俊辰笑了笑,抱拳回礼道:“云庄主莫不是有些小觑李某,小觑梁山,认为我梁山真的打不进风云庄不成?”

    云天彪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非也,其实这些日子以来,云某已然想通了,我风云庄就算是铜墙铁壁,在怎么易守难攻,总会有被攻陷的那么一天,只是…”云天彪微微叹气,脸上浮起的是无尽的落寞,“只是云某非常的不甘心,我所想的只是保住风云庄的基业,让风云庄可以一直传承下去,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被徐槐这等小人利用,不仅引得风家父子倒向于他,害了陈兄、刘兄父子还有我儿云龙,更是让我大哥云天义早早投向了他使得我风云庄和梁山结下大仇……”

    俊辰颇有意味地看了云天彪一眼,看他脸上满是落寞和愤概,“云庄主真的以为云天义投靠徐槐,只是因为徐槐的的勾引不成?”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云天彪听得是一头雾水,有些不明白俊辰在说些什么。

    俊辰幽幽一叹,终是将自己初出道时,云天义带人劫取宿家商队,被自己杀退的事告诉了云天彪,直听得云天彪是目瞪口呆,直到此刻,云天彪才是明白,云天义为何一心要与梁山过不去,又为何会和徐槐走到了一起。

    “啊……”云天彪的口中发出了受伤的野兽才会发出的嘶吼,双膝一软跪倒在了地上,双拳猛地用力朝地上捶去,直捶得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刘慧娘到底是之前和云龙有着婚约,不忍见云天彪如此糟贱自己,走上前轻轻地搀起云天彪,开口说道:““伯父,你这又是何苦,如今一切皆以说清楚,相信以李兄的豁达,定然不会在为难与你的……”说着,美目不经意地看了俊辰一眼,脸上又是飞起两朵红云。

    云天彪也是个过来人,哪里会看不出刘慧娘的心意,对刘慧娘和陈丽卿说道:“慧娘、丽卿,你二人的父亲与我相交莫逆,如今他二人已亡,你们在这个世上也别无亲人,而老夫膝下也别无子女,如你二人不嫌弃的话,可愿拜老夫为义父?”

    二女闻言,互相看了看,朝着云天彪盈盈下拜,开口说道:“义父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好好!”云天彪激动得热泪盈眶,赶紧伸手将二女搀扶起来,亲自牵着二女的手,来到俊辰的跟前,对俊辰说道:“李兄弟,老夫今日便将慧娘和丽卿托付与你,相信陈希真、刘广的在天之灵,也定然会同意老夫如此这般,老夫相信,只有你的梁山,才能让她们尽展所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