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七十七章 要谨防隔墙有耳啊
    虽然当年卢府门前的那一幕,让林冲时至今日也是有些难以释怀,但是卢俊义到底是他的师兄,在听闻卢俊义出事的那一瞬,林冲就如同一头发狂的雄狮一般,狠狠地将燕青揪了起来,若不是鲁智深正巧在场,只怕燕青定然会当场殒命。

    林冲当下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带着燕青是星夜兼程,终是在砀山之地遇到了俊辰的兵马。

    燕青满含热泪地将来龙去脉详细地说了一遍,末了更是跪在地上,以头点地道:“小乙自知当日主人不曾给兄长留得半分颜面,今日本不该求在兄长门下,可放眼天下,能救得主人的,只有兄长与梁山众豪杰,只要兄长能救得主人,小乙今生愿做牛做马,报答兄长!”

    林冲与许贯忠连忙将燕青搀扶起来,出言安抚道:“小乙兄弟何苦如此,卢师兄怎么说也是林某的师兄,就是拼了这条命不要,林某也要救得他出牢笼。”

    卢府门前与卢俊义的那场比斗,虽然甚是凶险,但是俊辰却从未放在心上,与公来说,卢俊义是天下间少有的高手,是俊辰心目中“九龙将”的人选之一,有他加盟梁山,定然能让梁山的声势更盛,与私来说,卢俊义的两位师弟,林冲与史文恭都在梁山,尽管说他与这二人的关系都是一般,但为了结好周侗,为了未来的岳飞,俊辰都必须要将卢俊义救下。

    俊辰正待出言时,脑中忽地灵光一闪,猛地想到以梁世杰为人之精明,又岂会不将卢俊义所有的身世背景调查清楚,虽然燕青说是因为梁世杰贪慕卢俊义的家财,但是谁敢保证梁世杰以及其身后的蔡京的等人没有利用卢俊义的身份,专门为林冲、史文恭乃至于梁山挖了一个天大的陷阱,如果这般冒冒失失地发兵大名府,纵然能救得卢俊义,只怕梁山少不得要损兵折将,有念及此,俊辰顿时觉得一股凉气自脚底升起,让他的后背与脊梁一阵阵的发寒。

    林冲见俊辰久久没有发话,不由奇怪地扭头看了他一眼,就见俊辰正面色深沉地坐在那里,心中没由来一跳,出言询道:“兄弟,兄弟,你没事吧?”

    林冲的叫声将俊辰自思绪中惊醒,面上略略带着几分歉意地看着林冲,“有劳兄长担心,俊辰一切都好!”

    林冲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就赶紧兵发大名府吧!”伸手拍了拍燕青的肩膀,扭头朝着帐外走去。

    燕青见林冲要走,赶忙跟了上去,只是没待他们走出几步,就听见俊辰的声音自背后传来,“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出兵大名府了!”

    此言一出,满帐皆惊,林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猛地转过身来,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地光芒,牢牢地盯着俊辰,“俊辰,你说什么?”

    “我说,不得出兵!”俊辰丝毫不惧,凛然迎上了林冲的目光,口中一字一字地说道。

    “你再说一遍?”林冲看得出,俊辰是决意不打算出兵了,可是他的心头终究抱着一丝侥幸,希望俊辰能改变主意。

    俊辰冷冷一笑,朝着帐外大声叫道:“来人啊!”

    很快便有两名军士自帐外而进,照着俊辰抱拳道:“哥哥,有何吩咐?”

    俊辰伸手朝燕青一指,“把这人给我用乱棍打出去!”

    两名军士愕然,均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俊辰见二人没有动作,很快便是再度开口道:“怎么,没有听见我的话吗?”

    两名军士心中一凛,朝着林冲小声说了声抱歉,便是架起燕青朝帐外走去,燕青被二人架起时,方才如大梦初醒一般,扬声大叫道:“李俊辰,你见死不救,算什么英雄好汉,凭什么做得梁山之主…”又是扭头照着许贯忠吼道:“许兄,你我相交多年,难道连你也不愿意为小弟说句话吗?你莫不是忘了当年主人怎生对你的不成!”

    “林冲,你与主人好歹也是同门学艺,怎地能如此见死不救,你忘恩负义……”

    “李俊辰……”

    燕青的声音越来越远,到得后来终是听不见声音,林冲心头默然,狠狠地瞪了一眼俊辰,扭头看着许贯忠,开口道:“军师,你适才为何一言不发,莫不是连你都觉得,卢俊义不该去救不成?”

    许贯忠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俊辰的目光中,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林冲被气坏了,直接一拂袍袖,就要转身离开。

    “来人啊,给我将帅帐四周全部围起来,不经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出,违令者斩!”林冲还没有转身,救听见俊辰如斯下令道。

    “李俊辰!”林冲猛地扭过头来,正好见到俊辰走了下来,朝着他一揖到地,林冲却是被搞糊涂了,不知道俊辰在搞些什么名堂,就听俊辰说道:“二哥,俊辰有些话要说,不知二哥愿不愿听!”

    “哼!如今就是想出去,想要你的允许才行,我倒要听听,你要说些什么!”林冲气急,索性是一屁股坐了下来。

    俊辰的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敢问二哥,你可知那梁世杰是什么人?”

    “哼!还能是什么人,不过是一个擅于贪赃枉法,溜须拍马的无耻小人罢了!”林冲哼了一声,没有好气地回答道。

    “哦?小弟倒是有些不同的看法,”俊辰笑了笑,眼中却是闪动着智慧的光芒,“若那梁世杰真的只是如此人物的话,那么以蔡京之精明,又岂会将自己的女儿下嫁与他,而且还保举他成为四京之一大名府的知府兼太守……”

    “这……”林冲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

    “依小弟愚见,此事绝非像燕青所说那般,只是梁世杰贪图卢家财富,而是背后有着蔡京的影子,想要借着卢俊义枪棒无双无对大做文章,将天下间的势力引至大名府,然后举而歼之,至于那卢俊义的生死…”俊辰的脸上笑了笑,“他的生死,怕是还未放在蔡京的心上吧!”

    俊辰的话,听得林冲倒吸了好几口凉气,一股冰凉的气息直在他的后脊梁处游走,目光渐渐地由俊辰转至许贯忠身上,声音亦是带着几分颤抖,“军师,难道此事真的如俊辰所说这般不成?”

    许贯忠幽幽地叹息一声,终是点了点头,林冲顿时只觉自己的心似掉露了冰窟之中一般,“此事的背后怕不止是蔡京一人,当是还有着高俅、童贯等人的影子才是!”

    “什么!那岂不是……”林冲叫了起来,在他看来,只是蔡京一人,就已经是很难对付了,如今再加上高俅和童贯,岂不是说卢俊义非但无救,而且还能就此将整个江湖坑上一把,整个人顿时颓丧了下来,面如死灰。

    俊辰将林冲的面色看在眼中,心中不免一疼,连忙开口道:“二哥为何如此这般,小弟只是说了背后主使之人,却并未说过救不得卢员外,只是…”俊辰说着,抬眼看了看林冲,“要谨防隔墙有耳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