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八十章 时迁的发现
    蔡氏兄弟就这般傻愣愣地站在房中,有小牢子过来收拾时,见到蔡氏兄弟这般模样,立时吓得叫了出来,方始惊醒二人。

    蔡庆随意将小牢子打发走后,在门外好一番张望,方才快步走到蔡福身边坐定,轻声道:“大哥,你说这该如何是好,若是旁人倒也好打发,可如今这许先生也来要人,而且我还听说这梁山的李俊辰尤其护短,谁敢伤他的人,他就敢要你的命啊!”

    “哼!那又如何!”蔡福的眼中闪过一道戾芒,抬头朝着蔡庆看了看,一字一句地说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蔡庆愕然,颤抖着声音说道:“大哥,你是想……”

    “嘿嘿,那可是卢俊义啊,那可是块大大的肥肉,既然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去,你我兄弟只管搂钱就好,等做完这一票,咱们就可以金盆洗手,买田收租子了……”蔡福起身拍了拍蔡庆的肩膀,满是杀气的眼神瞥了一眼蔡庆。

    蔡庆浑身一激灵,一股血气直冲天灵盖,伸手在桌上狠狠地一拍,“干了,这个鬼世道,老子是看清楚了,明摆着是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只是他又不无担心地对蔡福道,“大哥,梁世杰那厮这里怕是不好糊弄吧,我可是听说这厮的府里可是来了不少人,都是从汴梁来的啊!”

    “诶,你怕什么!”蔡福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眼中满是鄙视的光芒,“这厮哪里会做这些,到时候这活计还不都是你我兄弟说了算,你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你我兄弟一起收钱就是……”

    很快地,从他们的房中便是传出阵阵瘆人的笑声,让本就有些阴森的牢城中愈发的阴森起来。

    大名府自从卢俊义锒铛入狱以来,每日里都会有不少陌生的江湖人物入城,让大名府的空气都凭空紧张了许多,而许贯忠的到来,更是让大名府上上下下的紧张气氛到达了极限。

    虽然所有的人都会说不把梁山放在眼里,可是在他们的心里,对于梁山却是有着说不出的害怕,如今这许贯忠一到,更是让他们开始提心吊胆起来,纷纷派出心腹手下,全天候监视许贯忠的一举一动。

    所幸的是,在他们开始监视以后,许贯忠除了回了一次老宅以外,便是在没有离开过客栈,让他们悬着的心也是浅浅地放了下来,又开始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卢俊义的身上。

    许贯忠真的一步都没有离开客栈吗?答案是肯定的,他确实没有离开,但他不离开,并不代表他对外界一无所知,要知道他此来大名府,非但是带着杨再兴三人,而且俊辰为了方便他行事,专门关照时迁,全力配合许贯忠,直到大名府事了。

    “叨叨叨”,许贯忠所住小院的窗户上传来了轻轻的敲击声,杨再兴一个鹞子翻身坐了起来,反手便是操起了自己的银枪,惊疑未定地看着窗户那里,许贯忠的声音适时地想了起来,“不要那么紧张,是时迁,开门放他进来!”

    杨再兴一听是时迁,顿时有些提不起性子,不情不愿地打开了房门,就见一道黑影“嗖”地一声便是窜了进来,杨再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我说时迁大哥,如今这大名府可是风声鹤唳的,您能不能不要老是惦记着您的老本行啊!”

    听话便知意,更何况是时迁这种人精,一听这话,便是知道杨再兴误会了,面上“嘻嘻”一笑,正要解释时,就见许贯忠放下手中书卷,开口说道:“时迁,如今外面的情形如何,我要你找的人可有找到?”

    听了许贯忠的话,时迁立马对杨再兴做了一个抱歉的眼神,窜到了许贯忠的跟前,将背上的麻袋放了下来,伸手拂了拂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水,“军师,你说的这个小子也着实太滑了一些,如果不是有着化龙和高小子帮忙,只怕我还真搞不定他!”说着,便是解开麻袋的封口,顿时从中露出一个人来,赫然便是那负气而走的燕青。

    杨再兴听了这话,双手抱胸打了个哈哈,“时迁大哥,你不是老说自己的轻功天下无双嘛,怎地今日就不行了,还要化龙和宠兄弟帮忙才行呢?”

    时迁的眼中顿时露出幽怨的眼神,朝着杨再兴飞快地一瞥,杨再兴立时为之一噎,将头扭到一边,不在搭理与他。

    许贯忠却是没有心思搭理这两人,伸手将燕青抱着里间床上,后在他的脉门上搭了一阵,便是知道他只是劳累过度而已,心中的大石终是落了下来,轻轻地为他掖好被子,搭上屋门走了出来。

    时迁见他走了出来,立时收起了玩闹的面孔,上前几步对着许贯忠说道:“军师哥哥,这几日我已探明,卢员外一事,确是系蔡京在幕后指使所为……”

    就在“蔡京”两字出口的一瞬间,时迁的瞳孔猛然一缩,他分明看见许贯忠握住茶杯的手一抖,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但留在茶杯上的那一道细细的裂缝,却是说明许贯忠当时心中的不平静。

    时迁虽骇然,但却依旧继续说道:“这些日子,小弟一直留在梁府,发现梁府中比起往日来,多了不少陌生的面孔,从这些人的举止、步态看来,应当是蔡京为了应对卢员外之事,从各地军中调派来的高手,至于这蔡京为何要陷害卢员外,请军师恕小弟无能,至今未能打探出来,只是……”时迁忽然犹豫了起来,似乎在斟酌要不要说。

    “只是什么?”许贯忠平静地问道,但杨再兴和时迁都能感觉到,在这份平静的后面,隐藏着怎样的滔天怒火。

    “只是前日,那梁府不知抽什么风,突然间戒备深严起来,几乎就是步步有岗,处处有人,后来就看见一个虞侯引着两个带着头上好像戴着毡帽,两边还垂下一根貂尾的汉子来见梁世杰,至于他们说些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时迁一边说,一边观察着许贯忠的面色,就见许贯忠勃然变色,“蹭”地一声站了起来,看着时迁沉声道:“你确定你见到的那两个是戴着毡帽,两边各垂着一根貂尾?”

    时迁不知许贯忠为何会在意这个,但还是仔细想了想,肯定地点了点头,许贯忠得了肯定地答复,面色却是凝重了起来,杨再兴与时迁二人互相看了看,皆是不敢说话,都在边上静静地看着许贯忠。

    事到如今,许贯忠已是可以肯定,此事背后有着女真人地影子,只是女真人为何要这般对付卢俊义,他还不得而知,但他却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会太多了,再拖下去,只怕会陷入大名府的血雨腥风之中,仔细沉思了一番,抬头看着时迁,沉声道:“时迁,有两件事交代与你,其一,你立刻派人前往林教头处,告诉他,我等这两日便会行动,让他注意接应,其二,梁府以及大名府驻军的一举一动,你也必须给我打探清楚,此事无比重要,你亲自前去!”

    时迁听罢,朝着许贯忠一抱拳,“军师哥哥放心,时迁这便去了!”说罢,打开门瞧了瞧,便是闪得无影无踪。

    待得时迁走后,杨再兴忍不住问了起来,“军师,那我又该做些什么?”

    许贯忠看了他一眼,“也有个要紧事交给你……”

    杨再兴一听是要紧事,立刻高兴了起来,拍着胸脯说道:“军师放心,不管是什么事,交给我总不会有错……”

    许贯忠笑了笑,“你去给我把余化龙和高宠都找回来!”

    “诶,我这就……啊!”杨再兴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军师,这算是什么要紧事,你……”可是当他看见许贯忠的面色沉了下来,当即闭住了嘴巴,扭头就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