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城门遇索超
    蔡氏兄弟尽管贪财,可还算是讲信用的人物,虽然在杨再兴的等人眼中看起来,这对兄弟更多是因为怕死的缘故,可不管怎么说,卢俊义的归属权总是属于梁山了,至于卢俊义愿不愿意上梁山,在他们看来,就更不是问题了。

    可是当蔡氏兄弟带着他们见到卢俊义的那一刻,尽管杨再兴三人是第一次见到卢俊义,可他们知道,能够让一向以儒雅示人的许贯忠失态到了那种地步,那可想而知这卢俊义受了怎样的虐待和折磨。

    杨再兴一个箭步冲到正欲打开牢门的蔡福身旁,在他的诧异目光中,单手将他揪了起来,蔡庆本想上来救自己兄长,但余化龙和高宠又怎么会放他过去,直接将他摁倒在地就是一顿暴揍,“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就是这么对待卢员外的吗?好好的玉麒麟,被你们这群畜生折磨成什么样在了,是谁给你胆子,让你这么做的,你给我说!”杨再兴愤怒地狂吼着,彷佛只有这样,才能发泄他胸中的怒火。

    蔡福很想解释,可是他哪里还能说的出话来,他的脸色渐渐地由红转青,再由青转白,双眼也是开始翻白,眼看就要当场横死之际,许贯忠终是控制住了自己,开口说道:“够了,放了他们!”

    以杨再兴的性子,定然会要反驳上几句,可是这次他却出奇地老实,直接将蔡福扔到了地上,不为别的,只为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许贯忠此刻也是在爆发的边缘,所谓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开门放人!”许贯忠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朝着蔡氏兄弟说了四个字,刚被修理过的蔡氏兄弟哪里还敢呲牙,老老实实地打开牢门,将卢俊义从牢中架了出来。

    看着卢俊义蓬头垢面,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淌血的血痂,许贯忠只觉得自己的心在那里滴血,如果杀了蔡氏兄弟就能给卢俊义报仇的话,许贯忠怕是会立刻就动手,可是他知道,此事与蔡氏兄弟无关,一切的一切还是那些奸臣所为。

    用力地吸了两口浑浊的空气,指着蔡氏兄弟道:“该怎么做,相信你们不用我再说了!”蔡氏兄弟哪里还敢说个不字,立时唯唯诺诺的应了下来,“背上卢员外,我们走!”

    看着几人背起卢俊义,消失在通道的尽头,蔡庆动了动生疼的下巴,对蔡福道:“哥,咱就这么让他们打了?”

    蔡福看了他一眼,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还能怎么办,难不成你能打得过他们?”看了看许贯忠等人消失的方向,蔡福冷笑了两声,“嘿嘿,别以为你们把卢俊义买去了,就真能把他带走,你们就等着梁中书和你们玩命吧!”

    换做是旁人,纵然是救得卢俊义在手,想要离开这大名府怕是没有这么容易,在梁世杰看来,有了汴梁援军的大名府,就跟铜墙铁壁一般,不会让任何一个反贼走脱,但他却全然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许贯忠在大名府生活了那么多年,认识的又岂止那些文人书生!

    索超在大名府当牌军已经有些年头了,虽然汴梁那边也不止一次的想将他调过去,可是每次都是调令刚到大名府,他就立刻会惹些事情出来,让人哭笑不得,只能是继续留在大名府。

    要说这次梁世杰栽赃陷害卢俊义,索超没有意见那是不可能的,虽然索超的武艺不是第一流的,但他却是一个武痴,时常跑到卢府去找卢俊义切磋武艺,而卢俊义对于这个浑人一般的军官却甚是照顾,非但每次都和他好生切磋,更是对他好生的指点,让索超一直以来都是心生感激。

    可他说到底也就是个小小的牌军罢了,那梁世杰却是蔡京的女婿,又是大名府的知府,又哪里会把他放在心上,非但不放在心上,而且还将其贬为城门官,让他去把守大名府的西门。

    守门就守门,索超哪里会在意这个,心里默默地和卢俊义说了声抱歉,便是当起了这个守门官来,每日里小酒喝着,小菜吃着,再时不时地到城外跑马耍斧,倒也逍遥自在。

    这日也不知怎地,索超一反常态起站在了城门边上,双手横斧在背,一双虎目在出入城门的百姓、商旅的身上来回扫视着,也是因为他的长相着实瘆人了些,让所有出入城门的百姓、商旅的心中都直突突,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生怕被他找个由头当场剁了。

    “滴答滴答”,一辆马车自城中奔去,直奔城门而来,路上的百姓见到马车,纷纷避让两旁,生怕被马车撞到,守城的兵士可不会管他是不是什么马车,立时横枪拦了下来,那赶车的也光棍,马上朝怀中掏出一把铜子,塞到那些兵士的手中,得了好处的兵士自是眉开眼笑,挥挥手便是让他过去。

    就在这车夫将马车赶出城门的那一霎那,就听见后面传来索超那中气十足的声音,“站住!给老子停下!”

    索超杵着蘸金斧,慢慢走到马车边上,伸手拍了拍车厢,瓮声瓮气地说道:“这一大早上的,你就这么着急忙慌地赶车出城,却是要去哪里,这车里又是坐着谁,不下来和索某照照面吗?”

    “呵呵……”一阵爽朗的笑声自车厢中响起,就见车前帷布一揭,许贯忠从车上跳了下来,朝着索超抱拳道:“索牌军,许久不见,不知过得可好?”

    索超一愣,跟着便是欣喜若狂起来,口中哈哈一笑,用力地将蘸金斧朝地上一顿,扑上前来抓着许贯忠的双臂,兴奋地说道:“许先生,你什么时候回得大名府,怎地也不通知索某一声,莫不是不将索某当兄弟吗?”

    许贯忠面上露出一丝苦笑,伸手指了指生疼的胳膊,索超见了,不由得讪讪笑了起来,许贯忠动了动手臂,指着他说道:“好你个急先锋,许久不见,这就要给我来个下马威不成?”

    索超哈哈一笑,“这哪能啊,这不是见到了许先生,太过高兴,高兴啊!”

    许贯忠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天色,诧异地开口道:“索牌军,看这天色时辰,你不在校场操练兵马,却跑来这西城门做甚?”

    索超闻言,重重地一叹,面色复杂地说道:“诶,真是一言难尽呐!梁世杰那厮也不知道抽的什么风,尽然将大名府赫赫有名的“玉麒麟”卢俊义卢员外下到了大狱里头,索某往日里没有少受卢员外的照顾,哪能见他入狱而不理,去找那梁世杰不成,反被他打发来此看守城门,真是TND什么世道,好人入狱受苦,恶人却是升官发财!”

    许贯忠心中一动,面上却是露出焦急的神色,对着索超抱拳道:“索牌军,以你的武艺为人,早晚有官复原职的那一天,许某今日还有要事在身,改日你我再聚,共谋一醉!”说罢,也不管索超是否叫他,一骨碌地钻进马车,便此扬长而去,只留下索超愣愣地站在那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