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九十章 狂妄的张仲熊
    断金亭,取自《易经》中“二人同心,其利断金”之意,立于梁山西侧的悬崖之畔,三面环临深谷绝涧,十二根石柱,撑起一个歇山卷棚式的屋顶,四檐上翘,脊兽栩栩如生,大有凌空欲飞之势。

    在原本的轨迹中,林冲随朱贵上得梁山,在穿过金沙滩时,除了见到合抱的大树,便是看见半山的断金亭,四面水帘交卷,周围花压朱阑,万朵芙蓉铺绿水,千枝荷叶绕芳塘,华檐外阴阴柳影,锁窗前细细松声,后来林冲更是在这断金亭中火并王伦,推举晁盖为寨主,正式开启了群雄争先上梁山的梁山盛况。

    如今的断金亭中,却是坐着张叔夜父子三人,张叔夜虽然久闻梁山如何兴盛,如何深得民心,但他一直以来都以为这是梁山为了给自己面上贴金罢了,哪知这次一路行来,他便敏锐地发现自己真的错了,梁山哪里只是兴盛,或是深得民心,分明在梁山左近的州县之内,百姓们都是只知有梁山,而不知有朝廷。

    “怎么会这样?”张叔夜百思不得其解,哪怕是此刻到了梁山之上,坐在了断金亭中,张叔夜还是无法想明白这其中缘由。

    相比起张叔夜来,其长子张伯奋所关心的,则是梁山兵马的战斗力,就如同其父不信梁山可以深得民心一样,他也不信那么多的朝廷大将会拿一个小小的山寨没有办法,只是当他看见梁山水泊中战船星罗棋布,练兵场中杀气冲天,军士斗志高昂,让他不禁心颤,甚至觉得他兖州的精兵,比起梁山兵马来,都是远远不如。

    父子二人默默地坐在石凳上,想着自己的心思,而张仲熊却是不然,目光在满桌的酒菜上来回扫了几遍,自顾自地拿起酒壶自斟自饮了一杯,只是这酒才进口,便被他“噗”地一声喷了出来,伸手在桌上狠狠地一拍,一脚踩在石凳之上,指着那候在一旁的军士说道:“果然不愧是群草寇,不但让本少爷在这里苦等,还给本少爷喝掺水的假酒,莫不是不想活了,赶紧去把你们那个什么李俊辰叫来,若是来得晚了,本少爷立刻就发兵平了你这梁山,填了你这水泊!”

    他自觉自己这一番话不但说得气势十足,更是帅气的紧,哪知那军士听了他的话,看他的眼神就如同在看啥傻子一般,张叔夜和张伯奋听在耳中,心中却是不住地叹气、摇头,不露痕迹地朝边上挪了挪,全然一副要与张仲熊划清界限的样子。

    “说的好,说的妙,真不愧是张二公子!”李俊辰拍着巴掌,与许贯忠二人慢慢地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脸上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上前握住张仲熊的手,开口说道,“这位想必就是名震兖州张仲熊张二公子吧,真是久仰大名,今日一见,足慰平生呐!”

    张仲熊的虚荣心立时得到了满足,哈哈大笑两声,对着张叔夜和张伯奋兴奋地说道:“爹,大哥,这小子还是挺机灵的嘛,等我们把这什么梁山平了的时候,咱们可要留下这小子一命才行啊!”

    张叔夜的面上露出无奈的神色,他对自己这个次子已然是没有一点办法,缓缓站起身来,对着俊辰抱拳道:“兖州张叔夜这厢有礼,两位怕便是这江湖上人称“小孟尝”的李俊辰和“神机子”许贯忠吧,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英雄出少年啊!”

    “哪里哪里!”二人朝着张叔夜抱拳还礼,李俊辰亦是得了机会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位北宋名臣,就见他相貌清癯,颌下三缕美须,端是生得一副好相貌,也正是合了如今徽宗皇帝,用人唯貌至上的原则。

    既见主客到齐,张叔夜轻轻咳嗽两声,便是开口说道:“照着下官的身份,今日本是不该来此,但是下官依旧来了,想必以李寨主和许先生的睿智,对于在下的来意,已是猜到一二了吧!”

    俊辰和许贯忠二人互视一眼,面上带着几许笑意,伸手取过酒壶,亲自起身往张叔夜的杯中斟满酒水,“张知州原来辛苦,不如先喝上一杯水酒,你我再叙,如何?”

    “哼!这等掺水的假酒,也配进得我父之口,你莫不是觉得我张家连壶酒都喝不起吗?”张仲熊此刻终是反应了过来,自是再无好面孔对着俊辰,如今见俊辰给张叔夜斟酒,不由出言讥讽。

    俊辰似是没想到张仲熊会在这个时候插嘴,惊奇地抬头看了他一眼,事实上,他对于张叔夜的这个次子一直以来的观感都非常差,要知道在原本的轨迹中,徽、钦二帝被金兵掳走,张叔夜与张伯奋父子自杀殉国,而这张仲熊却是投靠了金国,甚至是做了金国的光禄寺丞,成了一个十足的汉奸,“听说张二公子一直以来就是交友广泛,识得无数奇人异士,不知是也不是?”

    “那是自然!”张仲熊如同一个骄傲的公鸡一般,将自己的脑袋高高的抬起,彷佛这天地间就数他最为出色,张伯奋见了,本待想出言制止自己的兄弟,不想张叔夜却是朝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让他静观其变。

    俊辰笑了笑,一口饮尽杯中之酒,将酒杯放在手中随意把玩着,全做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张仲熊,“听人说,那女真的完颜希尹如今便在这宋境之内,不知张二公子可与他熟识?可否介绍李某与他认识一二?”

    “什么!”俊辰此言就如同石破天惊一般,将张叔夜和张伯奋雷的外焦里嫩,要知道张叔夜对于异族的憎恨完全不下于后世对于某岛国的憎恨,在对两个儿子的教育上,是绝对禁止他们与异族来往,如今俊辰说张仲熊与女真完颜希尹结交,如何能不吃惊,而许贯忠的眼中却是透出一缕精光,在张仲熊的身上上下游走。

    可是张仲熊却犹未自知,仍是自我感觉良好地说道:“那是自然,不过完颜大哥的眼界甚高,又岂是你这等人可以见得上的,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想啦……”

    “砰”,不等他说完,就见张伯奋猛地一拍石桌,厉声喝道:“老二,你给我闭嘴!”伸手指着李俊辰,眼中满是杀气,“好你个李俊辰,你这般污蔑我兄弟,莫不是觉得我张家好欺负不成,你今天最好给我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否则我定不与你善罢甘休!”

    “哼!张家?张伯奋,我劝你不要自视太高了!”俊辰看了一眼满脸杀气的张伯奋,冷冷地哼了一声,“就凭你张家,还不配让我污蔑!今日看在张知州的面上,我就让你死得心服口服!迁儿,出来!”

    随着俊辰的声音落下,时迁如同一道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俊辰的身侧,自怀中取出一沓书信,放在了俊辰的手中。

    俊辰随手便将书信抛在了桌上,眼中满是轻蔑之色,“想必你也是识字之人,你还是自己好好看看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