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九十一章 会张家父子
    凭心而论,张叔夜是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做出结交异族这种事的,尤其还是经过了自己的教育之后,可是石桌上的书信,就像是一只恶魔之手一般在诱惑着他,让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的双手,终是朝着那些书信伸了过去。

    “爹!”张伯奋急了,在他看来不管张仲熊有没有结交异族,张叔夜都不应该去看梁山提供的书信,猛然伸手抓住张叔夜的手,怒目看向俊辰,厉声喝道:“李俊辰,你这是什么意思,就这么想栽赃我兄弟不成,来来来,有本事你也栽赃我一个试试!”

    李俊辰没有说话,只是依旧如往常一般,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看着张叔夜,张叔夜心中默然,开口说道:“伯奋,松手!”

    “爹……”

    “我叫你松手!”张叔夜猛地抬头瞪了张伯奋一眼,眼中的厉芒一闪而逝,

    张伯奋无奈,只能悻悻地将手松开,张叔夜伸手取过书信,只是在信上扫过一眼,便是叹息一声,缓缓地将书信放在了桌上。

    张伯奋见状,心中不免“突突”一跳,连忙抓着张叔夜地手臂,急切地说道:“爹,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千万不能相信这群草寇的话,熊弟再怎么不孝,也定然不会与异族来往,这些书信定然是这些草寇假造的!”张伯奋说着,目光在许贯忠身上一凝,“是的,这书信一定是这群草寇假造的!”

    “假造?”许贯忠“哧哧”一笑,手中的羽扇一收,鄙夷的目光一闪而逝,“张大公子,你也不用自视过高了,就你们张家,还不至让我梁山专门伪造构陷!”

    “你……”张伯奋勃然大怒,哆嗦着手指指着许贯忠,“许贯忠,我和你拼……”

    “够了!”张叔夜猛地大喝一声,将张伯奋震在了那里,张伯奋心中不忿,对着张叔夜大声道:“爹,你难道就任由这些草寇污蔑二弟不成?”

    “诶…”张叔夜长长地叹息一声,目光复杂地在张伯奋的脸上掠过,指了指桌上的书信,“伯奋,你自己看看吧,书信可以伪造,字迹也可以伪造,但是那些天生的习惯,是怎么也不可能伪造的,更何况有些东西,除了我们两个,就连你们母亲也是不知道的…”

    “怎么可能!”张伯奋还是不信,伸手抢过书信,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希望可以找到破绽,可是他失望了,无论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到,狠狠地丢下书信,一个箭步冲到张仲熊面前,揪住他的前胸,声嘶力竭地吼道:“仲熊,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和女真人勾结,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我,我…”张仲熊只觉得百口莫辩,毕竟他与完颜希尹来往是不可辩驳的事实,任他脑中急转,可是所能找到的理由都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只能是任由张伯奋将他揪在了那里。

    “松手吧!”张叔夜终是看不下去,伸手搭在了张伯奋的臂上,“他纵有万般不是,可始终也是我张家后人,是你的兄弟,放开他吧!”

    张伯奋看了看张叔夜,又看了看张仲熊,口中忍不住狂吼一声,终是恨恨地甩开了张仲熊,无力地坐了下来,而张仲熊悻悻地看了看在场的所有人,在所有人鄙视的目光之下,慢慢地坐了下来。

    俊辰见张家两兄弟坐了下来,伸手取过酒壶,起身正要替张叔夜斟酒之时,就见张叔夜猛地伸手,遮在了酒杯之上,出言道:“李寨主不必客气,可否听张某一言?”

    俊辰放下酒壶,缓缓坐了下来,开口笑道:“张知州有话但说无妨!”

    张叔夜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按理来说,我是官,你是贼,这辈子应该是不会有同桌共饮的机会,今日之所以来此,只是想请李寨主高抬贵手,将韦扬隐韦将军放还与我,或是赎回韦将军亦无不可,只是不想…”张叔夜叹了一声,不着痕迹地看了俊辰一眼,又是看了张仲熊一眼,“只是不想出了仲熊这一档子事,此事是我张叔夜教子不严之过,不过老夫当有言在先,李寨主若是想靠着此事来要挟我父子三人,让我等从此折节落草入伙,却是万万不能的!”

    “对!父亲大人说的是,折节落草是万万不能的!”张伯奋听了,不由得眼露精光,重重地一拍桌子,随声附和道。

    “啪啪…”俊辰听了,在一旁抚掌而笑,张伯奋见了,冷冷一笑,“怎么,被我父戳破心事,现下无话可说,想来巴结我父不成?”

    “哈哈…”俊辰哈哈大笑起来,“张伯奋,你也不用自视过高,若是旁人,或许会想千方百计将你父子拉拢入伙,但在我看来,你父子即便是想上我梁山,我梁山还未必肯收!”

    “你…”张伯奋气急,正想要戟指俊辰喝骂时,猛地瞥见张叔夜那严厉的眼神,只能是愤愤地将话咽回肚中,别过头去不再说话。

    张叔夜听得俊辰的话,心中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居然觉得心中好像少了什么似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既如此,那还请李寨主将韦将军交还与我,张某在此可以承诺,除非是朝廷严旨要我张叔夜征讨梁山,否则我张叔夜永世不会兴兵进犯!”

    “爹,这不行…”张伯奋听了,不由大失惊色,连忙起身劝阻,可是张叔夜的决定又岂是他可以左右的,最终只能是悻悻坐了下来。

    俊辰听了,不由长身而起,背负着双手看着亭外的景色,眼中满是迷离之色,张伯奋见俊辰久久没有回答,正要喝问时,忽地就听俊辰说道:“张翁觉得我梁山的景致如何?”

    俊辰此问,让张家父子皆有些摸不着头脑之感,张叔夜站了起来,朝着亭外看了看,“山势雄浑粗旷,峰峦起伏,幽深不乏天趣,翠柏浓荫,宁静明丽,当是好景致!”

    “是啊!是一副天然的好景致!只是不知道这副景致还能看多久!”俊辰似是想到张叔夜会这般说,幽幽叹息一声,看着张叔夜说道,“张翁对那些异族如何看待?”

    张叔夜不明其意,看了俊辰一眼,口中含糊其辞地说道:“皆是些贪得无厌之辈罢了,只要给他一些好处,就会心满意足,待得我大宋兵势强盛起来,定会将这些一一讨回!”

    俊辰对张叔夜有此说一点也不意外,毕竟此君只是长于对内镇压,面上微微一笑,对着张叔夜说道:“我可以将韦扬隐交还与张翁,只不过……”

    张叔夜面露喜色,开口道:“李寨主放心,只要你愿交还韦将军,任何条件均可由你提……”

    俊辰伸手阻住了他,“张翁怕是误会了,李某并非要提什么条件,而是希望待李某离开梁山之后,张翁可以善待梁山左近州县的百姓,莫要让他们再受那些贪官奸臣所害!”

    张叔夜听得俊辰说要走,心中难免一惊,正要开口问时,猛地想到这些事俊辰又岂会告诉他,“李寨主放心就是,善养黎民本就是张某的本职,不劳寨主费心,倒是张某有一言奉劝,朝廷终究是朝廷,任何与朝廷为敌之人,到头来终归难眠灭亡一途,李寨主既为一寨之主,当多为手下兄弟想想才是……”

    “呵呵…李某自有自己的打算,张翁就不必担心了,只是希望你我不会有兵戎相见的那一日…”俊辰自是知道张叔夜误会了,但是他却没有解释,脸上只是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但愿如此……”张叔夜不知为何,心头突然蒙过一层阴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