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不同的表现
    正所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又所谓千里做官只为财,高俅这里好容易才将征讨方腊、田虎的出兵方案准备好,梁山驻京办的乐和便已然拿到出兵的名单,知道事情轻重的乐和自是不敢有所怠慢,连忙派人星夜将消息送回梁山。

    李俊辰在接获消息的第一时间,竟然是乐的不知所以,也不顾深夜的梁山上山风刺骨的寒冷,就如同三国时曹操知道许攸来投那般,单衣赤脚跑到山顶,看着苍茫的星空,放声狂呼,“终于到了,机会终于到了,哈哈……”

    夜空下的梁山上,回音此起彼伏,“终于到了…”“终于到了…”“终于到了…”

    山中的夜是格外的寂静,俊辰如此这般的动作,自是将山上大大小小的头领尽数惊醒,许贯忠、林冲、鲁智深以及宿金娘这些俊辰在这个时代最亲近的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又唯恐俊辰为出现什么意外,自是寻声而至山顶,看到了俊辰放声狂呼的这一幕。

    在宿金娘的印象之中,她从未见到过俊辰如此的一面,想要叫他时,却又担心俊辰会失足跌落山下,不禁将自己的小口紧紧捂住,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可是那么多人上山,发出的声响又岂会小,以李俊辰的耳力自是听得清清楚楚,回转身来,看着面露担心之色的众人,他的心中也不禁阵阵暖流流过。

    除却数女心中自认的第一,鲁智深与林冲可以说是这个世上最为关心李俊辰的人,就见二人快步上前,将俊辰身上好一番查验摸索,待确定无碍后,就听得鲁智深瓮声瓮气地说道:“兄弟,这深夜露寒的,你一个跑到在山顶来做甚,且不说会不会得病,你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你叫这合山上下这许多兄弟都何去何从,你要给洒家记住了,你如今担负的不在是你一个人,而是担负着整个梁山的兴衰!”

    林冲没有说话,只是从他的眼神之中,却能看出他对俊辰那份浓浓的关爱。

    两世为人的李俊辰已然不是前世那个懵懂的莽撞青年,再加上在这个时代日子已久,早就将眼前这些人视为自己最亲的人,虽然各人都是在用不同的方式训斥他,但是他却觉得心中暖暖的,眼中却是有着酸酸的感觉,慢慢地举起手中的情报,“大哥、二哥,朝廷出兵了,我们出征燕云的时机终于到了……”

    “什么!”闻得此言,莫说是鲁智深、林冲,就是许贯忠等人亦是勃然变色,鲁智深这时显现出和他身材极不相称的速度来,一把抢走情报,在月光下展开一观,“朝廷以童贯、高封为帅,分兵进剿田虎、方腊,现定于五日后发兵…哈哈,好啊,终于到了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啦!”鲁智深不禁放声大笑起来,眼中泪花四溅,“好啊,兄弟们,我鲁达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我一定要给你们报仇血恨!”

    林冲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他虽不像鲁智深一般,在那里放声怒吼,但是在他的心中亦是默默叨念,“爹,林家的列祖列宗们,我林冲终于等到了,等到征战异族的机会了,林家的威名,定然会在我林冲的手上,扬威塞外!”

    兄弟三人的的目光撞在了一起,从彼此的眼中,他们都看到了浓浓的战意,李俊辰不禁伸出手来,鲁智深、林冲见状,也是伸出手来,三只强有力的大手叠在了一起,很快地,许贯忠、宿金娘、扈三娘、花容亦是伸手过来,他们爽朗的笑声在梁山绝顶回荡。

    这一夜,注定了将会是梁山难以入眠的一夜,当杨志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人立时呆了,在院子中又哭又笑,到得后来更是跪倒在地,狠狠地用双拳捶打着地面,口中疯狂地咆哮着,“老令公、叔伯爷爷们、爹,你们看见了没有,不孝孙儿终于有机会踏上燕云十六州的土地,去寻找、去追随你们过去的荣光,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瞪大了眼睛好好看着,我杨志一定会和再兴一起,重新书写属于我杨家的荣耀!”

    杨再兴看着势如癫狂的杨志,也是默默流泪,看着漫天繁星,暗暗发誓定要光复属于杨家的荣耀。

    关胜虽不像杨志那般又哭又笑,但是从他那颤颤巍巍抚须的手上,可以看出他的心情也不平静,他生于蒲东,长于蒲东,但他却从未忘记过,他的祖祖辈辈都是河东解良人,可是那里如今却是在契丹人的掌控之下,无数次午夜梦回,他都梦见自己回到先祖生活过的地方,喝一口家乡的水,吃一口家乡的米,如今梦想就在眼前,他又怎能不激动。

    “啪”,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肩上,关胜顺着手臂看去,就见郝思文面带笑容,正站在那里看着他,不止是郝思文,还有宣赞、唐斌、崔野他们,亦是站在那里看着他,“大哥,有兄弟们在,一定可以打回河东,去见一见关圣帝君的故乡!”关胜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邓宗弼、辛从宗、张应雷、陶震霆这些将领的心中则是矛盾异常,对于一个将领来说,收复失地,开疆扩土是对于他们不可懈怠的责任,如能马革裹尸还,则是对他们的最高褒奖,他们多么想要拥有这份荣耀,可是他们效忠的那个朝廷却是从没用想过这些,让他们在失望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

    如今他们一直以来所企盼、所希望的机会降临了,只是这个机会却并非是他们的那个朝廷带来的,让他们的心中不禁一阵难过,但是很快,他们的眼神便是锐利了起来,“干了,哪怕是做为先登死在燕云的土地上,老子的这一生也值了!”邓宗弼当仁不让,狠狠地说出了心里话,辛从宗、张应雷、陶震霆见状,亦是狠狠地点了点头,“不求同生,但求同死,今生今世,同进同退!”四人在星空下,概然盟誓。

    时文彬和闻焕章远远地听见了呼喝声,面上却是同时泛起了苦笑,他们知道,属于他们的悠闲时光,怕是就此终结了,但同样的,在他们的心里,亦是在蠢蠢欲动地,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文士,谁不希望自己能够有封侯拜相的那一天呢!

    “看来今后的生活又要在忙碌中度过了,为何这悠闲的时光会是如此的短暂!”

    “待到将来你我挂冠之日,不如再一起回到这草庐之中,抚琴、下棋、谈诗论对,时兄意下如何?”

    “呵呵…好啊!那你我便此说定了!”

    只是他们都知道,这些永远都只会是他们的美好设想罢了。

    鬼谷的知机子、二仙山的罗真人、五台山的智真大师,在这一刻都是抬头仰望星空,从他们的脸上同时浮起淡淡的笑意,“终于要开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