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杨志的计划
    李俊辰也好,许贯忠也好,让二人所不知道的是,在梁山上并非只有他二人感觉到了问题的存在,像关胜、杨志这些将门出生的将领,对于梁山指挥上的问题早就有所察觉,也许是这个时代重文轻武的环境影响了他们,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一个山寨如此用兵也属正常,又或者是其他零零种种的问题,使得他们终究出言进谏。

    原本的轨迹中,宋江对于他们的使用,无非就是做为打手罢了,这也就造成了大多很有能力的将领,在梁山上郁郁寡欢,根本没有展现出自己真正的才华和实力,这是在李俊辰统领下的梁山,是定然不会有这种事的发生,所有的将领都会有一展身手的机会,如今的杨志就是如此。

    做为杨家将的后代,杨志做梦都想和自己的先辈一样,在北疆驰骋,在北疆建功立业,但赵宋的朝廷却始终不给他这样的机会,可是在他向李俊辰表示效忠的那一天,李俊辰答应他,总有一天会将蔡京、梁世杰交给他,从那一刻起,他就坚信总有一日自己能统兵驰骋在北疆的大地上,如今,这一天终于到了。

    出兵前的布置,只是让以杨志为首的众将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取下蓟州,以保证后续而来的部队,能在燕云有一块落脚之地,可是真的当拿下蓟州的这一刻,在杨志的心中不可避免地升起一个念头,“既然蓟州在手,为何不可以以蓟州为诱饵,诱使幽州、顺州、檀州三州兵马来援…”

    这个念头就如同魔鬼的小手一般,挠的杨志的心中痒痒的,只是他越想越是觉得可能,越想越是兴奋,于是乎便是叫来自己亲兵,让他们去请其他将领前来。

    时间不长,便是可以听见史进、卫鹤等人的笑声自外面传来,待与杨志见礼,众人纷纷坐定之后,那心直口快的卫鹤便是第一个跳了出来,开口道:“杨志哥哥,今日叫大家伙前来,却是为了何事,要说前两日真是杀的过瘾,弄得我老卫还是手痒痒,真想出去再找些契丹狗杀杀!”

    卫鹤的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莫说是史进、唐斌那些个本就爱起哄的,就是关胜、杜壆、庞万春等平素不苟言笑之人,脸上亦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待得众人笑得差不多时,杨志开口说道:“既然众位将军都是杀得过瘾,那么可想再杀得更多些,更爽快一些呢?”

    “想啊!”史进一拍自己的胸脯,当先站了起来,“只要是一想到能杀契丹狗,我的手就开始痒了,不行了,这不又开始痒了,杨志哥哥还是莫卖关子,快些说与我等知道,如何能多杀些契丹狗!”

    杨志笑了笑,在史进等人期待的目光中,将自己的想法说与了在座众人知晓,直听得史进、卫鹤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看着杨志,一副全然没有想到的样子。

    良久,就见唐斌猛地一拍大腿,“干了,这群契丹狗就是欠杀,如果能多杀几个契丹狗,就是让老唐立刻就死了,老唐也是愿意!”

    唐斌的话,又是引得众人一阵大笑,杨志笑了笑,开口说道:“杀契丹狗可以,可是唐兄却是不能死啊,若是唐兄真有这个念头的话,那说不得只能让唐兄留守了啊……”

    “那可不行!”唐斌就犹如被踩住了尾巴的猫一般,立马跳了起来,惹得众人又是哈哈起来,到了这会,唐斌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失态,口中呢喃了一句,“你们就知道逗我老唐这个实在人!”

    杨志却是没有再笑,而是将目光投向关胜、杜壆,以及左谋等人,“不知关将军、杜将军还有左军师,对于杨某的提议有何看法?”

    关胜伸手抚着自己的美须,丹凤眼微微张开,开口说道:“杨将军此言请恕关某不敢苟同,这契丹不比我中原,他们所奉行的乃是狼的战法,来无影,去无踪,一旦攻击则是舍生忘死,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然而对于已然失去的地方,他们绝不会贸然动手,待有了把握之后,才会行雷霆一击,是以杨将军此计怕是有些行不通。”

    杨志闻言,却是笑了起来,“关将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所说的乃是百年前的契丹,如今的契丹怕是远远不如…”

    “哦?”关胜的丹凤眼猛然睁开,面上露出一丝冷意,开口道:“有何不同,关某洗耳恭听!”

    “昔日契丹建国之际,所行的乃是掠夺的国策,是以才会如狼一般,可如今这契丹,比起百年前来怕是大大不如,非但在尚武方面远远不如,而且朝中的勋贵以及奸臣,比起赵宋来更是只多不少,尤其是我等打下的这蓟州,据时迁探来的消息,原本的太守是琼妖纳延,只是因为这韩尧乃是韩德让的后代,是以他才能挤掉琼妖纳延,以一介废材荣膺太守之位,而且…”杨志的面上露出一丝笑意,“而且据本将所知,这契丹国内,勋贵乃是有着旁人不能有的特权,若是勋贵有难,而左近州县不尽力救援的话,事后可是会处以操家灭族之罪!”

    “嘶…”关胜不禁搓了搓牙花子,声音中带着一丝颤音,“竟然还有此事?”

    “确有此事!”杨志坚定地点了点头,“虽然杨某不知道何时才能有机会北上契丹,替我杨家洗雪前耻,但我对契丹的侦查和了解却从未有过中断,是以杨某敢以性命担保,此事定然不虚!”

    “若是这样的话…”关胜抬头看了一眼杨志,微微地点了点头,“此事倒是大有可行…”

    左谋见关胜首肯,亦是开口说道:“杨将军的计划,乃是伏击两路,诱入蓟州一路,相信有了段景柱这些长相本就与契丹相近,而且长年游走于契丹的人,诱使三州出兵不是难事,而伏击这两路,只要选好了地方,当也不是难事,唯独这诱入蓟州一事,左谋却有些不同的看法…”

    “哦?”杨志面露奇怪之色,对着左谋道,“左先生有话但说无妨,毕竟靠着杨某一人,难免会有疏漏之处。”

    左谋点点头,开口说道:“自古火计破敌多在夜晚,这契丹人也并非都是如同韩尧一般的蠢材,若是我等依旧将火攻放在夜晚,怕是很难如愿,依左某之见,不如索性将此计于白日执行,如此既可打消契丹领兵大将的疑心,放心入城,而且有心算无心之下,我相信这来到蓟州的契丹人,定无一能脱身。”

    杨志听了,不由得大喜,起身朝着左谋一拜,“左先生大才,今得左先生相助,这幽、顺、檀三州再无逃出我等手心的可能!”

    左谋摇了摇头,摆手道:“左某也只是在杨将军的计划上,做锦上添花罢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杜壆却是站了起来,朝着杨志抱拳道:“杜某是个粗人,只是长于战阵厮杀,既然大家伙都没有意见,那么伏击檀州兵马的事便交由我来吧!”

    眼见杜壆先出手抢下伏击檀州兵马一事,其余众将都不干了,一个个地站了起来,言下之意无不是要去伏击或是困敌,杨志看在眼中,喜在心中,面上却是一板,开口喝道:“吵吵嚷嚷,成何体统,谁去哪里,本将自有定夺,何须你等多言!”众人听了,无不是悻悻而退,“杜壆、史进、雷炯听令!”

    “杜壆、史进、雷炯在!”

    “三位可率本部兵马,我在让左谋先生随军行动,在檀州前往蓟州的路上,则一险要之地埋伏,定然不可让一个檀州兵马走脱,而后兵发檀州,将檀州拿下!”

    “杜壆、史进、雷炯遵命!

    “关胜、唐斌、计稷听令!”

    “关胜、唐斌、计稷在!”

    “三位亦是率领本部兵马,在顺州前往蓟州的路上,则一险要之地埋伏,定然不可让一个顺州兵马走脱,而后兵发顺州,将顺州拿下!”

    “关胜、唐斌、计稷遵命!”

    “其余众将,随同本将一起,在这蓟州城,恭侯幽州援军的到来!”

    “遵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