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零二章 猪队友的下场
    就如同江南多水脉山地一般,北方的大地最不缺的就是草地和荒原,杜壆带着手下一众的人马,在蓟州前往顺州的道路上几经寻找,可却始终找不到可供埋伏之地,不由得心中焦躁起来。

    亏得是杨志让左谋跟着杜壆,虽然左谋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却猛地想起当日时迁送来的情报中,有详细介绍过顺州太守李集的为人,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在杜壆的耳边轻轻地耳语了一阵,直听得杜壆是愁眉尽展,放声大笑起来。

    尽管说史进、卫鹤等人不明白左谋的用意,但对于本就少谋的他们来说,有人肯替他们动脑子,自是比什么都好,于是乎,在左谋的筹谋之下,一场别出心裁的伏击拉开了序幕。

    当以杜壆为箭头的骑兵部队狠狠撞入李集部属,史进、卫鹤奋力砍死几名番兵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还觉得好似在云里梦里一般,都不敢相信埋伏还能这么玩的,“史大郎,你说咱们这算是埋伏成功了吗?”卫鹤又自劈翻一个番兵,咧嘴龇牙地问着史进。

    史进抡起自己的三尖两刃刀将一名番将劈下马去,提起刀来,就见血水正顺着刀刃滴滴答答地滴个不停,“卫大个子,你自己看看,这血水还没有干呢!”

    杜壆远远地听见二人在那里搭话,不由得怒道:“史进、卫鹤,你二人若是再消极怠战,待此战完时,某家定要你二人与某家一个说法!”

    瞅见杜壆发火,史进与卫鹤下意识地缩了缩自己的脖子,一挺手中的大刀,口中亦是怒喝一声,“杀!”

    契丹人到底是在北方严酷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民族,虽然被日渐安逸的生活消磨了武勇和棱角,但是骨子里的野性和对汉人的蔑视是无从更改的,尽管被杜壆带着骑兵猛然冲散,并且带来了巨大的伤亡,但也正是如此,让他们潜藏在心底的那一丝嗜血的残忍被彻底激活,在残存的几个番将的带领下,不顾生死地和杜壆等人杀在了一处。

    虽然这些番兵番将是拼尽了全力,可是他们却是忘了,一只羊带领下的一群狮子,是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一头狮子率领的绵羊,更何况他们面对的还不是绵羊,而是异常凶猛的狼群。

    李集在梁山兵马还未撞进来时,虽然被吓得不轻,但总算还能保持强装镇定,待得骑兵冲阵,凄厉的叫声传入他的耳中,四周除了断肢残臂就是一片血红,那些挥舞着刀枪在肆意杀戮的骑士,看在他的眼中,是显得那么的狰狞可怕,那一身的血色,就如同从地狱中爬起的恶鬼,让他自心底深处生处一股浓浓的寒意,让他浑身上下忍不住颤抖起来,一不留神竟然马上摔了下来,下身顿时传来一阵浓浓的恶臭,熏得那些护在他身前的番兵亦是忍不住捂起了口鼻。

    只是他却犹未自知,一骨碌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厮杀的中心厉声吼道:“杀…给我杀…一定要把他们都给我杀了…”吼不到两声,又觉得心中没有来一阵发慌,对着身前的番兵叫道,“你们还看什么,赶紧护着本大人撤啊,回到顺州本大人重重有赏!”

    那些番兵虽然看不上李集,而且对他身上的恶臭也甚是讨厌,可李集到底是顺州太守,他们也只能是乖乖地架起李集朝后奔去。

    可是他跑出还不过十来步远,两支羽箭后发先至,当场射翻架着李集的两名番兵,“但叫有我雷炯在此,你们今日还想跑吗?”

    李集措不及防之下摔了一个狗吃屎,好容易把头自地上抬起,朝着身旁的番兵吼道:“尼嚒佻嘛大…”没说几个字,他自己便觉得不对起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方才发觉自己不仅磕掉了两颗门牙,连嘴唇都给摔破了,如此漏风之下,说出来的话哪里有人能听得懂!

    身旁的番兵见他这副模样,想笑却又不敢笑,只能是憋着一副怪异的表情看着他,李集又羞又恼,也不管自己的嘴是否漏风,朝着雷炯又是比划又是呜呜的,那几个番兵彼此看了看,只能是举起钢刀冲了上去。

    看着张牙舞爪扑来的番兵,雷炯冷冷一笑,“就凭你们也配,还是乖乖受死吧!”飞快地自箭壶中取出羽箭,连珠箭就如同箭链一般飞向番兵,几乎就是眨眼的功夫,冲向雷炯的番兵便已然全部横尸当场,无一幸存。

    李集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男人竟然有如此箭艺,比起他们契丹人丝毫不落下风,要知道他们可是生活在马背上的民族,有此箭艺乃是理所当然,可眼前这个不起眼的男人只是一个汉人罢了……

    如果李集能够穿越到宋江执掌梁山的时代,自然能知道雷炯的可怕,只可惜他不能,看着一步步朝自己逼近的雷炯,李集竟然做出了一件让所有苦苦支撑着的番兵番将都不耻的事来。

    就见他就地一滚,竟然朝着雷炯跪了下来,不住地磕头道:“好汉,好汉,千万手下留情,饶我一命吧……”看雷炯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李集咬了咬牙,将心一横,舔着脸继续说道,“我给你金子,数不尽的金子,足够好汉可以富足地过上好几辈子的金子……”

    雷炯的脚步“嘎吱”一下停了下来,李集见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发狠道:“宋猪,今日老子落在你们手上,不得以只能委曲求全,待老子回到顺州,定要去前线面见陛下,请陛下发兵南下,定要杀上一千…不,一万…,不,十万,老子定要杀上十万宋猪,方能消吾心头之恨……”

    他越想越是兴奋,脸上也是渐渐出现了一丝笑意,见雷炯久久没有说话,他忍不住抬头偷眼看去,不料却是看见一道寒光一闪而逝,咽喉猛地一疼,只觉得一阵阵凉风正猛地朝着自己的喉咙里灌去,他低头一看,就见一支翎羽已然插在自己咽喉上,“你……你…不…不守信用…”

    “哼!”雷炯一举手中的强弓,冷冷地哼道,“我家主公有言,信用只是对自己的同胞、自己的手足而言,似你这等蛮夷,又何来信用可言,更何况本将何曾答应过你什么,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你……”李集猛然一噎,指着雷炯的手臂也是无力地垂了下来,只是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也许是雷炯的最后那些话刺激到了他,让他死不瞑目。

    可雷炯却是不会在意这些,直接上前剁下了他的脑袋,挑在枪尖上,纵马来回奔驰,口中直呼,“李集已死!李集已死!”

    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番兵番将听了,忍不住寻声看去,只看见李集的首级正挑在雷炯的枪上,而他的死就像是压倒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剩下的番兵番将都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再也无力反抗,只能是任由杜壆等人宰割,终至全军覆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