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一十章 因果轮回
    贺重宝极端狂妄的话语,随风飘进了王寅和史进的耳中,气得二人额上、臂上青筋直暴,史进到底还是年轻了一些,当下便是轻声对王寅说道:“哥哥,这厮如此狂妄,不如就让我和他好生玩玩,让他知道咱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若是此刻在史进身旁的是李逵或者阮小七等人,怕是会立刻点头杀回去,可此刻他身边的人是王寅,是一个再冷静不过的人物,又怎会被如此轻易挑拨,扭头看了史进一眼,“主公交给我们的人物,是将贺重宝的人马引过去,若是因为你我的原因,致使主公的计划流产,那么你我就将是所有兄弟的罪人!”

    王寅的声音并不响亮,可是其中却是隐藏着不容辩驳的味道,史进听了,便是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讪讪地说一句,“一切依着哥哥就是!”便是不再言语。

    王寅见史进不再言语,心下也是微微一叹,若是平时,他可能会好好和史进说上一说,可是眼下,却容不得他如此做,只能待此战结束之后再说。

    长时间的奔跑、撤退,对于梁山军士来说,是一个异常严峻的考验,哪怕李俊辰对于他们的体能训练从不曾终止过,但依旧有着军士陆陆续续地的因为各种原因掉队,而这个时候掉队,通常也就是意味着死亡,贺重宝和那些契丹骑兵是绝对不会让他们活着,那些见了血的契丹人,双眼之中满是兽性,追击也是愈加的疯狂,大有不将王寅等人杀死就不罢休的架势。

    渐渐地,王寅、史进身旁的军士越来越少,贺重宝的刀下也至少添了十余道亡魂,眼中的嗜血光芒也是越来越盛,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的血珠,一股腥味直冲他的脑海,“快点,再快点,今天一定要砍了这两人!”

    贺重宝的坐骑虽然被擦了一记,虽是有些影响,但终究还是不大,瞅着王寅二人在前方奔跑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似是还有一个踉跄,贺重宝心中大喜,举起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便是便是扑了上来。

    就在他扑上来的这一刻,就听得头上猛地传来一声大喝,“番狗安敢伤我兄弟,放箭!”

    贺重宝哪里知道,自己带着麾下的人马,这一路追来,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是追到了陈家谷,伴随着这一声令下,两侧的山林间忽地冒出了无数的人头,密如雨点一般的箭矢从天洒落,磨盘大小的滚石、两人难以合抱的滚木,犹如山塌崩陷一般砸了下来。

    契丹人正追的兴起,哪里会想到有人会专门为他们设伏,一时间全然被射得蒙了,全然忘记了招架和逃跑,整条路上除了哭天喊地的惨叫声,就是求爷爷告奶奶的乞盼声,恨不得这些箭矢、石块都砸在别人的头上,不会落到自己身上来。

    杀戮在继续,死亡在继续,贺重宝看着手下的番兵被这般屠戮,不禁目眦俱裂,奋力挑开一棵滚木,疯狂地咆哮了起来,“走啊,赶紧往来路跑,再不跑就都要死在这了!”

    正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些番兵直到此刻才想起自己应该快些逃跑,顿时一窝蜂地朝着谷口的方向拥去,可是李俊辰既然在此设伏,焉能不多加准备,从中伏地到谷口,满是疾如狂风的箭雨和宛如冰雹的木石,在如此疯狂的打击下,那些番兵又没有贺重宝那等身手,顿时就如同割麦子一般,一层层地倒了下来,脑浆崩裂者,血肉馍糊者,宛如蜂窝者,践踏至死者比比皆是。

    尽管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但是那些残存的番兵还是逃到了谷口,眼看着自己就要能够逃出升天,那些番兵就像是小宇宙爆发一般,发疯似的朝谷口狂奔。

    站在李俊辰身边的唐斌等人见了,不由大急,连忙开口道:“主公,还是让我下去吧,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些番兵跑了!”

    “是啊!说什么都不能让他们跑了!”有了唐斌的带头,其余将领亦是紧随其后,急忙说了起来。

    “呵呵……”李俊辰听了众将的话,不由得轻轻一笑,似是自言自语,又向是说给唐斌等人听一般,“埋伏岂能只有一波,只有连环设伏,才能确保万无一失,他贺重宝自打进来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要埋尸此处…”说着,却是朝着庞万春点点了头。

    庞万春会意,取出一支响箭朝着空中射出,就听见阵阵刺耳的蜂鸣声在谷中响起,在声音响起的那一刻,谷口处立时发生了巨变。

    一捆捆的柴禾,一扎扎破旧棉絮,一罐罐火油,伴随着一支支的火箭,立时在谷口燃起了滔天大火,将整个谷口封的严严实实的,原本是生的道路,现在却又变成了死路,那些番兵如何能接受这般残酷的现实,顿时一个个发出怪叫,朝着火海猛冲了过去。

    可是他们的这般动作,并没有让那滔天大火转小,反而使得空气中渐渐弥漫开让人闻之欲呕的烤肉味,贺重宝强自忍着心头的恶心,皱着眉头看了看那散发着灼人热浪的大火,又回头看看身后那一条躺满番兵尸体的血路,再看看身边那些身上满是血污的番兵,将心一横,手中三尖两刃刀一指,厉声吼道:“儿郎们,既然这条路不通,那么咱们就朝里走,谷的那一端,定然还有另一条生路!”为了鼓舞起那些番兵的勇气,他更是一马当先地冲了进去。

    虽然贺重宝用自己的行动鼓舞起了番兵的勇气,也是让他们跟在自己的身后发起了冲锋,可是在这个时候,勇气是没有用的东西,瞅着那些番兵居然又一次跑了回来,埋伏着的弓弩手大喜过望,再一次掀起了猛烈的箭雨。

    当贺重宝身披三箭,跑出箭雨的范围环眼四顾,发现自己的身边竟然只剩下不过区区数十人,不禁黯然泪下,“想我贺重宝身经百战,不想今日却是栽在这些宋猪的手中,平白害了如许将士……”抬头看了看山上闪动着的人影,贺重宝咬牙切齿起来,“待我回去,定要说动陛下再发大军,将这些宋猪斩尽杀绝,以报今日之仇!”

    发泄了一通之后,贺重宝微微觉得好过一些,提刀往谷内走去,只是他并没有走出多远,便是发觉眼前已然无路,不由得惨笑一声,“看来此地便是我贺重宝的死地!也罢,只是我身为大将,岂能死在宋猪的手里!”便是将朝着自己脖子抹去。

    那些番兵大惊,连忙扑了上来,伸手拉着贺重宝,“将军,你可千万不能如此啊!”

    “是啊!将军若是死了,叫我们该如何是好!”

    “将军快看,那里好似有座小庙!”就在这些番兵拉扯贺重宝之际,一个眼尖的番兵猛地朝小坡上一指,语气中带着几分惊喜,“也许庙里会有出路也说不定啊!”

    贺重宝面上露出一丝苦笑,“想不到我贺重宝居然也会有要靠运气的一天!”只是眼下已全然无法,他只能带着仅剩的番兵朝着小庙走去。

    庙很小,几乎一眼就能看完,本以为庙中会有出路的番兵,几经寻找之下,终是没有找到出路,绝望地瘫倒在了庙中。

    看着庙后那一座残碑,贺重宝的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年少时听过的一件事,面上露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原来这李陵碑竟是真的,想不到我贺重宝居然也会有和那些宋猪一样的下场,”只是他的面容很快便是再度扭曲起来,“只是我贺重宝即便要死,也不能死在宋猪的面前,老子先毁了这碑!”口中怪叫一声,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抡圆,照着李陵碑就是一刀。

    “噗”,“咣当”,刀没有落在碑上,而贺重宝的咽喉却已被贯穿,他多想把这一刀砍下去,可是他的力量连刀都握不住,哪里还能谈得上砍,“我杨家老令公昔日碰死于此,今日我岂能容你坏了老令公的忠魂碧血!”

    “原来…你…你…”到了此刻,贺重宝好似明白了什么,但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身子一软,便是倒了下来。

    “老令公,不孝后辈杨志今日便以这满谷的番狗为祭品,以告慰老令公在天之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