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兴师问罪
    贺重宝的大军中伏而至全军覆没的这一刻,耶律大石也是来到了赵宋了都城汴梁。

    说起来,这已经不是耶律大石第一次来汴梁了,他至今还能想起自己第一次来汴梁时,看见汴梁城中美轮美奂的建筑,做工精致的器物,丰富可口的食物,以及布置典雅的府邸时,都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国,虽然他的家族在契丹也是首屈一指的,但是和汴梁比起来,简直就是如同皇帝和乞丐的对比一般。

    如今再度看见汴梁城高耸的城墙,川流不息的人群,他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一丝冷笑,“这么好的地方,应当由我们契丹来统治,交给你们这些宋猪,是对这块土地最大的糟践,等着我契丹铁器南下的那一天,我一定要把你们这些宋猪彻底的杀干净!”他的心中不无恶毒地想着,只是此时地他永远不会想到,他的这个想法永远也不会有实现的那一天了。

    按着耶律大石对赵宋朝廷的了解,若是这般直接去面见赵佶,虽然他不怕赵佶会把他怎么样,但是想要达成自己此来的目的,怕是远远不能,是以在投栈住下换了身宋人的服饰后,便带着几名手下朝着少宰王黼的府邸而去。

    此时的王黼,虽然还是坐着少宰的位置,可是随着蔡京年岁一日日的增长,对于手中的权力也愈发地重视留恋,甚至于不惜代价,要从王黼、李邦彦等人手中夺权,以达到真正他心中最理想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人,若仅是蔡京,王黼可能也就忍了,毕竟蔡京除了太师的身份,还是一个大文豪、大艺术家,与赵佶有着非常多的共同语言,使得赵佶对蔡京不光是的皇帝对于臣子,更有着同是文豪与艺术家之间的基情,可李邦彦仅仅就是一个蹴鞠社出身的混混罢了,竟然也想着要从王黼手中抢权,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但这李邦彦偏生与高俅等人关系紧密,让王黼在恨得咬牙切齿的同时,却又有些无可奈何,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权力一点一滴被蔡京、李邦彦他们分割走。

    王黼对于权力的渴望也是惊人的,看着自己的权力就这么被人分走,他的心中就如同刀绞一般难受,可他却偏生拿那些人没有办法,是以搞得他最近越发的神经质起来,脾气也是愈加的暴躁起来,府中的下人、侍女被他寻着理由击毙的,更是不知凡几,使得这些日子以来,王府上下人心惶惶,生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耶律大石到得王府门前时,不禁也是一怔,要知道他不是第一次来王府,上一次来王府时还是王黼接任少宰之时,那时候王府门前门庭若市的景象让他至今都是记忆犹新,心底甚至有着深深的羡慕,可是如今的王府门前冷清的简直连只老鼠都不愿意停留,让他不由皱起了眉头。

    做为随从,就是时刻要替主子做事,就在他的随从正想上前之际,不想耶律大石猛地伸出手来,将他拦了下来,“先不忙,且听听那两个门子说些什么!”

    远远地就看见两个门子在那里四下张望了一番以后,便听其中一人说道:“听老王头说,昨个夜里又有两个丫头被老爷给活活打死了!”

    “是吗?”另一个明显是大吃一惊,声音不觉大了一些,“这是怎么回事?你快给我说说!”

    “你给我声音小点!”先前说话那门子听了,不由急了,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巴,四下看了看,“你要是想死的话,就自己去死,莫要把我也害了!”

    那人连忙点头,伸手将他的手拉了下来,“你也憋我啊,捂得那么严实做甚!”

    “咳!我也不想啊!”先前那门子叹了一声,“如今咱们老爷也不知道发的什么疯,每日里都要打死几个,若是刚才的话传进老爷耳中,怕是你我也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诶!谁说不是呢,好好地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听说好像是朝……”这人说到一半,却是看见耶律大石几人,好像在那里用心倾听,连忙闭了嘴,指着几人喝道:“哪来的野东西,敢在这里偷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小心……”

    “大胆!该死的东西……”那些随从听见有人敢辱骂耶律大石,才踏上一步,就被耶律大石拦住,对着那门子冷冷一瞥,开口说道:“去告诉王黼,就说石老爷来访,叫他不要出来迎接!”

    “嘶…”那门子见耶律大石气度不凡,便是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唯唯诺诺地应了声,便是飞奔了进去。

    不多时,就见这门子飞奔而出,脸上带着五条清晰的手印,带着几许恐惧地对着耶律大石说道:“石老爷,我家老爷有情!”

    耶律大石哼了一声,泡袖一甩,便是带着几名随从走了进去,只留下两名门子在那里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庆幸自己还能活着。

    王黼虽然心情不佳,但对于耶律大石的来访,却是不敢有半点怠慢,远远地看见耶律大石走了进来,连忙亲自上前将耶律大石引进了书房,自有侍女奉上香茗。

    待得侍女退下,王黼起身掩起房门,对着耶律大石说道:“耶律大人,不知此次来汴梁,却是为了何事?”

    “什么事!亏你还有脸问我是什么事!”耶律大石将手中的茶碗往几上一顿,脸上就似挂了一层眼霜一般,指着王黼喝道,“王黼,我契丹给了你多少好处,你就是这般恩将仇报的不成,竟敢知情不报,趁我陛下御驾亲征之际,出兵偷袭,占我契丹州府,莫不是觉得我契丹好欺负吗?”

    “偷…偷袭…”王黼大吃一惊,他想到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件事,连忙开口道,“大人,我王黼一直以来都是对契丹忠心耿耿,没有丝毫二心,而且大人也是知道,大宋的兵权一直都是在三衙的高太尉和童太尉手中,他们要对何处用兵,下官也是无能为力啊!”

    “哼!若是你敢知情不报,本官早已将你我之间往来书函交与赵佶,还会在此有你废话…”耶律大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颇为不屑地说道。

    “那大人此来……”王黼不由松了一口气,斜着眼看了看耶律大石,“此来却是为了何事?”

    耶律大石没有说话,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放在几上,王黼不明所以地看了耶律大石一眼,取过书信展开一观,顿时只觉得一股凉气自脚底伸起,非但让他的后背觉得凉飕飕,湿漉漉的,更是让他整个人觉得有一种浸入冰窖的感觉,手足冰凉,不知置于何地的感觉。

    在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后,他好容易挤出一丝笑容,对着耶律大石道:“大人,这是何意?”

    “何意?”耶律大石端起茶碗,慢慢啜了一口,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本官的意思已经都在书信上了,至于你想怎么样,就看你自己的了,本官不便在此多留,就此告辞!”说着,起身打开房门,就此离去。

    王黼面无表情地看着耶律大石离去,不禁又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书信,渐渐地,他的面容也开始狰狞、扭曲起来,狠狠地将书信拍在了几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