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朝会(下)
    赵佶此言一出,就如同石破天惊一般,殿上群臣无不是大惊失色,心下暗自揣度,“刚才还好好的,甚至还免了耶律大石的参拜之礼,可如今却…”只是这话他们只会烂在心里,不会对外露出半句。

    耶律大石倒是心知肚明,知道赵佶为何会如此失态,当下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踏前一步说道:“我契丹皇帝陛下有言,若是大宋能照此国书所说行事,那大宋、契丹依旧还为兄弟之邦,可要是……”耶律大石阴测测地笑了笑,“可要是不答应的话,那你我就只好沙场上见了,是战与否,就全在宋朝皇帝的一念之间了,还请恕耶律大石身体不适,便先告辞了!”说着,目光在殿上群臣的身上一一掠过,跟着便哈哈大笑,扬长而去,只留下满脸怒色的群臣。

    御史一般以风闻奏事为己任,见到什么事都喜欢喷上一喷,如今这耶律大石如此放肆,虽然说李钢被赶出了朝堂,但是剩下的那些御史又岂会善罢甘休,就见位列末尾,最年轻的御史李若水走了出来,躬身行礼道:“陛下,这耶律大石如此放肆,面中无人,陛下就这般放他离去,岂不是让四邻蛮夷看我大宋的笑话,而后纷纷效仿,那我大宋的威严何在,天朝上邦的尊严何在!还请陛下速速降诏,治耶律大石藐视吾皇之罪!”

    要说这些御史历来便是如此,有了一个带头的,剩下的那些就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鬣狗一般蜂拥而至,眼下便是如此,就见夏晓跟着走了出来,“李御史所言不差,今日若是不治这耶律大石之罪,日后此风定然暴涨,我天朝颜面何存,还请陛下三思!”

    “请陛下降诏,严惩耶律大石藐视之罪!”

    “请陛下降诏……”

    “请陛下降诏……”

    一时间,整个金殿上人声此起彼伏,言下之意无不是让赵佶严惩耶律大石。

    御座之上的赵佶听见群臣的声音,也是蹙起了眉头,要说赵佶不想惩治耶律大石,那肯定是假的,可一旦真的惩治了,恐怕就是要面对契丹大军压境了,虽然童贯自称他的“胜捷军”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是他多少还是知道,对上那些草寇的话,那是问题不大,可要是对上契丹军队,怕是要凶多吉少,可是看那些御史又是铁了心的要他严惩耶律大石,大有赵佶不照做就要集体罢官的架势,让他更是头疼,环眼殿上就见蔡京正老神在在地在那里闭目养神,顿时犹如溺水之人抓住木头一般,急忙开口道:“蔡爱卿,你有何看法?”

    众臣听见赵佶开口,顿时一个个闭上了嘴巴,转头看向蔡京,蔡京睁开双眼,朝着赵佶开口道:“陛下,据老臣适才所见,乃是陛下看了那契丹国书后,才忽然暴起,想必定是这国书有所差池,老臣斗胆,请陛下赐下一观。”

    赵佶闻言,面色便是冷了下来,冷冷哼了一声,就待要发作时,却想到不该对蔡京如此,不由叹了一声,将国书交与身旁太监,“太师要看,且看就是!”

    蔡京谢了一声,自太监手上取过国书,方才一观,就如同先前的赵佶一般,须发皆张,面皮涨的通红,群臣见蔡京如此模样,尽皆奇怪起来,不由对他手上的国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均想知道其中究竟写了些什么,能使赵佶和蔡京如此失态。

    不过蔡京到底是四度出相之人,城府之深在这个朝廷怕是无人能出其右,稍稍失态便是恢复如常,随手将国书递与身旁的李邦彦,对着赵佶开口说道:“陛下,依臣愚见,契丹国书中所言之事皆为不时,想我大宋兵马都由三衙统率,边关各军若无三衙之命,如何敢擅自出兵……”说着,便是看着高俅、童贯二人,“高太尉、童太尉,不知二位近来可有让边关亦或是其他地方兵马出兵之事?”

    高俅与童贯互相看了看,均是朝着蔡京摇了摇头,蔡京会意,便是继续说道:“既然二位太尉都未曾派兵,那么契丹所言之事,就是与我大宋无关,既然无关,那我大宋又何必理睬与他……”

    赵佶听了,面色微霁,正要接口时,就听得话音响起,“非也,太师此言大谬!”李邦彦适时地站了出来,打断了蔡京的话,就见他出班朝着赵佶施了一礼,继续说道:“那契丹乃是虎狼之邦,平日里无事还要还要闹上三分,今日他说我大宋占他州府,就算不是朝廷的兵马,但他就是一口咬定了是朝廷所为,你我又能奈他如何?总不能我们真派一支兵马,深入契丹境内,替他们抢回城池吧!”

    “那依李爱卿所言,朕当如何是好?”赵佶连忙接口问道。

    李邦彦没有立刻说话,却是抬头看了一眼蔡京听,见他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一时间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只能是开口道:“依臣愚见,割地之事却是万万不能,而其他诸如增加岁币的数目,增加铁器、丝绸等交易,却是可以商榷……”

    赵佶最怕的就是割地之事,而对于其他的金银、铁器、丝绸什么的,他却是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如果能多花点钱买上一份平安,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了,是以听完李邦彦的话,不由得微微颌首,抚须微笑起来,“李爱卿之言真是老成谋国之言,不知太师与各位卿家可还有什么意见?”

    蔡京听了赵佶的话,便是知道他已然同意了李邦彦的意见,可蔡京对权力的欲望已然到了极致,又岂容有人跳出来在赵佶面前抢了他的风头,便是开口道:“陛下,微臣以为,割地一事万万不能,而增加岁币、铁器、丝绸等事一概也不能答应,须知百年前我大宋与契丹签订《澶渊之盟》时,正值我大宋国立下降,一时难以北顾罢了,如今我大宋民殷国富,兵强马壮,若是他契丹敢因此而兴兵犯境,定然会撞个头破血流,甚至我大宋都可不用与那女真牵手,就此兴兵收复燕云之地!”

    “哦?可是真有此事?”赵佶听了,不由“霍”地一声站了起来,要知道燕云之地是每个北宋皇帝的心病,哪怕是赵佶也不例外,听了蔡京的话,不由喜出望外,连忙看向高俅、童贯,“高爱卿、童爱卿,若是契丹真的兴兵进犯,我大宋真能确保无虞,并借机收复燕云之地?”

    高俅、童贯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早就已经骂开了,自己麾下的军队几时是过契丹军队的对手,本能地想要说“不”,可是当他们看见蔡京那充满威胁的眼神时,心中一个“咯噔”,只能是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对着赵佶说道:“陛下放心,我大宋如今兵强马壮,只要那契丹敢进犯,定然叫他有去无回!”

    “好!”赵佶大喜,重重地拍了一下御塌,顿时便觉得有了一种意气奋发的味道,目光在两排臣子的身上扫了扫,对着王黼说道:“王爱卿,这拒绝契丹之事,朕便交给你了!”

    在满朝文武同情的目光下,王黼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躬身行礼道:“臣遵旨!”心中却是暗暗打定了谁也不知道的主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