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一十四章 驻京办的乐和
    王黼这个人之所以能连升八级,从一介通议大夫升到如今少宰的位置,可以说全仗了当今的皇帝是赵佶,如果换上一个皇帝,不要说是连升八级了,就是能不能继续坐稳自己的位置,都是一个未知之数。

    随着王黼位置的提升,他的野心也是越来越膨胀,不仅仅想要像蔡京那般权倾朝野,在大宋呼风唤雨,更想着能周旋在大宋、契丹、党项以及各个塞外民族之间,做一个能在幕后操纵一切的隐皇。

    可是似他这般空有皮相而无实学之辈,又岂能在真正的精英面前占到便宜,几番波折下来,他终是栽在了耶律大石的手中,再加上他自觉在大宋的地位始终不可能有位于蔡京之上的那一天,是以索性将心一横,彻底投靠了契丹,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身在大宋却心在契丹的宋人,只是这一切都是甚为隐秘,根本无人知晓。

    朝会上发生了些什么,对于市井小民来说,肯定永远是个谜,根本不会有知道的那一天,可是对于樊楼以及“梁山驻京办”的谪仙楼这样的大酒楼来说,却不是算不上什么秘密,每日间进出的达官显贵是数不胜数,几杯美酒下肚,几首小曲一听,知心好话一听,在不经意间就将朝中发生的事情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说了出来。

    乐和自从出生那一天起,就一直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哪怕是长大成人,吃了公门饭以后,亦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是以他对能将梁山驻京办重任委于他的李俊辰,是发自心底的感激和尊重,这份感激和尊重,是顾大嫂与孙立兄弟都不曾享有过的。

    由于他天生性格随和,而且在公门中历练多年,做起事来谨小慎微,使得他很多官员都愿意将他当作贴心之人,时不时地会来和他倒倒苦水,絮叨絮叨,他便是将这些信息集中起来,慢慢梳理,从中分析出很多有用的信息,再配合马灵与时迁以及他的专用信鸽,终使梁山获得了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以及第一手的信息。

    这日,乐和也是如往常一般,大清早地便是从自己的住所往谪仙楼赶去,要说以他如今的身份,大可不必如此,只是他却觉得,自己若不这么做的话,总有一种对不起俊辰信任的感觉,是以从接任那一天开始,他便一直如此,直至今日。

    平日里宽阔整洁、熙熙攘攘的街道,看起来还是如往日一般的热闹,可偏偏不知为什么,乐和就是觉得今日的街道之中,和往日比起来,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其中,可是究竟是些什么,偏生他自己也是说不上来,只能是带着这个疑惑,来到了谪仙楼。

    才堪堪赶到谪仙楼门前,就看到一队捧日营的禁军从楼前经过,带队的军官却是平日里最爱来酒楼喝酒的何贯,乐和见了,不管是出于生意人的生意,还是打探消息的需要,自是赶紧面带笑容地迎了上去,伸手挽着何贯的胳膊,“何队正,有日子没有来我这里吃酒了,今日既然遇上了,说什么也要进来吃上两杯才是!”

    何贯似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乐和,不觉微微一怔,就待要说话时,就听见后方响起一声大喝,“何贯,你还在此地做甚,莫不是忘了你应该去做些什么了吗!”

    何贯不由浑身一个激灵,立时用力地甩开乐和的胳膊,朝后一个转身,行礼道:“周将军,末将并未忘记职司,只是适才经过谪仙楼时,乐掌柜硬是要拉着末将去小酌几杯,末将正推却时,将军便是来了!”

    周昂冷冷地哼了一声,目光中透着几许杀意,在何贯身上扫过,直吓得何贯大气不敢出,后脊梁阵阵发寒,生怕会被周昂借故整治,不想周昂只是扫视了一番,便是扭头看着乐和,开口道:“乐掌柜,你在汴梁开设酒楼也是有些年头,本将也是知道你的身后有人撑着,但是本将还是要郑重地劝你一句,只管做好你的生意,莫要去沾染不该你知道的东西,不然在这汴梁的一亩三分地上,少上个把人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说罢,对着何贯喝道,“还不快去做你自己的事,在这里看些什么!”

    何贯浑身上下又是一哆嗦,忙不迭迭地带人离去,周昂却再也不看乐和,自顾自地打马而去,乐和看着周昂离去的背影,眼中却是闪过一缕精光,转身进到楼中,招来几名伙计问道:“这几日,京中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几个伙计听了,不由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不知乐和为何会有此一问,乐和见状,便是知道自己有些急了,面上轻轻一笑,开口说道:“没有什么太要紧的事,只是适才遇见周昂与何贯二位将军,见他们行色匆匆,似是有紧急军务,故而才有此一问。”

    那几个伙计方才松了一口气,就听其中一个叫阿保的伙计抚着胸口说道:“掌柜的,你为何不早些说清楚,却是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我等错过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了!”旋即仔细想了想,又是说道,“要说大事的话,却是应该没有什么,真要说的话,就是前几日听几位御史大人在那里喝酒时,愤愤不平地斥责什么契丹来使……”

    “契丹来使?”乐和闻言,不由从眼中射出两道精光,毕竟他也是知道梁山目标的人,当下立刻追问道,“你可听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保却是摇了摇头,撇了撇嘴说道:“这些个御史老爷旁的本事没有,脾气却是大的很,小人稍稍多留了一会,他们便是迫不及待地要赶小人走,是以也并不知道多少…”于是乎,便是将自己所听到的东西,全部告诉了乐和。

    乐和听完,想了想便是说道:“照你所说的话,只不过是这耶律大石作为使节出访赵宋罢了,虽然他做为使节的话,官位是太高了些,但是却无什么不妥之处…”低头再度仔细想了想,发觉还是没有什么不妥之处,“除此之外,可还有什么事情?”

    几个伙计不由在那里皱眉苦思起来,可是任凭他们怎么搜刮肚肠,就是记不起有什么要紧事,乐和见他们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事,正准备让他们解散去各自做事时,就见其中一个叫六子的伙计猛地一捶手掌,大声叫了起来,“我知道了,我想起什么事了!”

    乐和连忙追问是什么事,就听那六子说道:“那日我去杀猪巷刘屠户家取猪头,回来时正遇上一家人出殡,要知道我去取猪肉的时辰可是天才微微亮,一般来说哪有人家这么早出殡的,是以我就留上心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王黼的老爹死了,他要扶灵回乡,是以才会一大早就启程赶路……”

    “咳,这算什么事情,你说出来也不怕晦气!”旁的伙计听了,不由得埋怨起来。

    六子彷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拧着脖子嚷道:“可是…可是我听说那王黼的老爹早就死了,如今这个爹却是从哪里来的……”

    “哦?”乐和顿时来了兴趣,“六子,你快告诉我,这王黼的老爹是什么时候死的!”

    “是这么回事……”六子连忙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乐和,乐和听完,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有意思,里面怕是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