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宗泽来了
    汴梁城中发生了什么,在有心人的刻意遮掩之下,自是不会让外人知晓,或许乐和根据些许蛛丝马迹能从中探知些什么,可是仅仅如此,却还远远不够,只能是继续想办法打探,看看能不能得到更多的讯息。

    他这边自是尽心尽力地打探,然而在千里之外的燕云大地上,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幽州等四州的城头上竟然挂起了“唐”字旗。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却是要从一个人的到来说起。

    李俊辰率领的梁山先遣军非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连同幽州在内的四州,更是在陈家谷设伏,全歼了前来救援的贺重宝大军,使得这支全部由汉人组成的军队在幽州等地的风头一时无两,更是在燕云各地的汉人中掀起了极大的风浪,从燕云各地赶来从军、慰劳、联系的汉人更是不计其数,使得兵马数量更是在一时间激增。

    消息传到登州,宗泽不禁老泪纵横,在感叹燕云之地终是开始回到汉人手中的同时,更是为了老友后继有人而感到高兴。

    按照原本的计划,当李俊辰等人攻占幽州等地之后,就立刻由林冲、鲁智深等人率领梁山主力登船,从海路前往燕云,在扫荡四州境内契丹残余势力的同时,逐步逐步地开始攻占燕云之地其他州府,而宗泽则是继续坐镇登州,一来是为梁山人马的后援,二来则是为梁山看护好自己的赵宋境内的这块根据地。

    可是当俊辰与许贯忠等人去到临时的港口接船时,却是不由得一愣,原来他看见宗泽满脸笑容,第一个大踏步地从船上走了下来,看着满脸错愕地俊辰,宗泽佯作将脸一板,开口道:“怎么,莫不是不希望见着老夫吗?”

    “没…没有…”俊辰从错愕中清醒过来,连忙矢口否认,开玩笑,就是真的不希望宗泽此时来,李俊辰也不会说出来,万一这老头真要是和你翻脸了,到时候怕是不止一点点头疼的事了,“不过,话说回来,伯父怎地想起现在就来燕云?”

    宗泽没有立刻回答,只是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良久方才睁开双眼,缓缓地说道:“多少年了,老夫本以为在有生之年是不可能会有以主人的身份踏上燕云之地的机会,不想贤侄的横空出世,却是让老夫一朝圆梦,好啊,真是太好了!”说着,却是抬脚朝着许贯忠走去,只是在这一刻,俊辰敏锐地发现,在宗泽的眼角处,分明闪烁着一丝荧光。

    许贯忠自看到宗泽的这一刻,心中便是升起了一丝明悟,上前朝着宗泽施了一礼,便是开口道:“宗老此次前来,怕不会只是来燕云之地走一走,看一看这么简单吧!”

    “哦?”宗泽有些意外,脸上露出一丝狐狸般的狡黠笑容,“那依许贤侄看,老夫此行却是为了何事?”

    许贯忠没有说话,只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朝着宗泽的身后看去,宗泽顺着他的目光,就见俊辰正焦头烂额地宿金娘几女围在中间,不由得哈哈一笑,对许贯忠竖起拇指,“许贤侄到底是许贤侄,洞若观火,不愧是我大唐首屈一指的军师!”

    许贯忠笑了笑,忽地却是叹了一声,“宗老有此想法倒是好的,只是以俊辰的心性,怕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范的!”

    宗泽却是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贤侄未免有些多虑了,昔日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之时,固然那赵匡胤早就有着觊觎之心,但终是打乱了他的计划,使得他不得不提早称帝,不然的话,恕老夫说句不好听些的,如果一切都按着他的计划行事的话,贤侄纵是有着张良吕望之才,怕也难有尽功的一日!”

    “确然如此!”许贯忠点了点头,但却又看着宗泽道,“宗老却又为何觉得,俊辰应当此刻挂起旗号,而不是再等上一段时日,或是等到全部收复燕云之地之后呢?”

    “信心!”宗泽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

    “信心?”许贯忠有些不明所以,眼中满是疑惑的目光。

    宗泽用了地点了点头,弯下腰来在地上捧起一把泥土,看着泥土自自己的指缝间一点点的滑落,“你可知道这块土地离开我们汉人的怀抱已经有多少年了吗?整整一百七十八年了,原本是我汉家抵御异族的战略要地,却是成了异族征伐中原的前线,期间有多少百姓在异族的铁蹄下家破人亡,又有多少百姓在异族的统治下苟延残喘!”宗泽扭头看向许贯忠,“事实上,你们不是第一个敢于向燕云亮剑的人,之前那些敢于向燕云亮剑之人之所以会失败,就是因为他们相信,只要他们占据了一州之地,赵宋就一定会发来援兵,从而收复燕云,可是他们却失望了,赵宋根本就没有发兵的迹象,一次如此,两次如此,三次还是如此,生活在燕云的汉人本就是在苟延残喘,本就不多的信心如何经得起这般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是以老夫觉得只有竖起旗号,属于大唐的旗号,让这些已然麻木,已然没有信心的汉人重新看见我们收复失地,打击异族,守土开疆的决心,只有如此才能重新激活他们的信心,让更多的汉人聚集到我们的旗下,不然贤侄莫不是以为靠着梁山亦或是古青州的一隅之地,就能对抗整个天下吧!”

    “靠着一隅之地对抗整个天下?这怎么可能,前唐太宗皇帝李世民曾经说过,“舟所以比人君,水所以比黎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没有百姓的支持,纵然我梁山可以网罗尽天下所有豪杰,也只能是得一时之势,只有得到普天下黎民的支持,才能真正的得到天下,只是…”许贯忠说着,不由得抬眼看了看俊辰,“只是我们这位梁山的魁首,南唐遗脉,怕是不会这么容易答应竖旗上位吧!”

    “哈哈……”宗泽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指了指船只的方向,“贤侄且看如今站在船上的却是何人!”

    许贯忠不由抬头朝着船上看去,却是看见时文彬、闻焕章、朱武以及几个他并不熟悉文士站在船头,正面带微笑地朝他颌首示意。

    许贯忠是什么人物,虽然他不知道那几个文士是何人,但他却知道,这些人的到来,是意味着什么,是以转头对着宗泽躬身一拜,笑着说道:“姜到底还是老的辣,不愧是宗老,只要我等筹谋得当,想必定然可以得偿所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