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二十一章 王府密议(下)
    邬长也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主,一看王黼的面色,便是知道王黼对于赵佶,也是有着相当的不满,当下阴阴地笑了笑,开口说道:“小人蒙恩相大恩,委以为重任,当下有两条计策供恩相参考。”

    王黼一听,不由得来了精神,当下坐正了身子说道:“愿闻其详!”

    邬长“嘿嘿”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第一条计策,就是按着皇上的意思去做,将皇上的意思告诉耶律大石……”

    只是还没有等他说完,忽地只觉胸前一紧,跟着脸上便是被人喷了一脸唾沫,“该死的东西,你叫我爹爹去找契丹人,这是叫我爹爹去送死吗?老子捶死你!”一只拳头顿时出现在了邬长的瞳孔中,越放越大,吓得邬长不禁魂飞魄散。

    “矫儿,住手!”就在这只拳头即将和邬长的脸来一个亲密接触时,王黼颇具威严的声音适时地想了起来。

    王矫一手揪住邬长,一只拳头悬在半空,扭头看着王黼,“爹,这厮明显不安好心,想让你去送死,还是让孩儿捶死他吧!”说着,拳头又欲砸下。

    “够了!”王黼猛地大喝一声,“给我把他放下!”

    王矫见王黼发怒,心头不由一虚,讪讪地放下邬长,口中嘟囔了一句,“就只会凶我,怎么…”

    王黼没有理他,只是将阴狠的目光看着有些惊魂未定的邬长,缓缓说道:“这第一条不说也罢,你就直接说第二条吧,若是这第二条也不能让我满意,那么……嘿嘿,你当知道是什么后果!”

    邬长唯唯诺诺地应了声,强自定了定神,对着王黼谄笑道:“既然恩相不满第二条计策,那小人便来说说这第二条计策…”说着,装模作样地起身踱了两步,不想冷不丁地看见王矫凶狠的眼神,心脏猛地一抽,便是继续道,“不知恩相可知那晋高祖石敬塘?”

    “石敬瑭?”王家父子三人同时叫出声来,只不过王黼的声音中满是意外,而王尧则是意外中透着几分惊喜,只有王矫在那里摸着脑袋,“这厮是谁啊?”

    王黼和王尧没有去理会王矫,互相看了一眼,就听王尧恨恨地说道:“但凡生活在大宋境内之人,无人不知这石敬瑭,都是恨不能喝其血,噙其皮,食其肉……”

    “非也非也…”邬长摇头晃脑地摆了摆手,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他分明从王尧的眼眸深处看到了一丝兴奋,一丝期待,这更让他确信了自己的判断,“昔日也好,如今也好,契丹势大,中原势弱,自古弱者依附于强者,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更何况当今天子并不重视恩相,是以小人觉得不如就此效仿石敬瑭,退可保万世荣华,进则可…嘿嘿…”邬长说到这,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反而抬头看着王黼。

    “嘶…”王黼听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是收了契丹不见其数的好处,也为契丹做了不少的事情,但彼此间就像有默契一般,从来不提及其他,可是当邬长把事情真的摆上台面的这一刻,王黼反倒是犹豫了起来,思之再三,终究还是不敢迈出这一步,摇头道,“这…恐怕还是不可,虽然契丹势大,但当今朝廷已然和那女真达成同盟协议,共同对付契丹,相信合两家之力,对付这契丹当是不在话下…”

    王黼这话才出口,邬长大失所望不说,就是王尧也不甚满意,不禁摇头道:“父亲大人此言大谬!女真是什么人,一群野蛮人罢了,那个什么完颜阿骨打只是这群野人自己推出来的什么战神罢了,先前契丹没有重视他们,让他们占了些小便宜,但如今契丹已经集全国之力对付他们,小小女真在绝对力量的面前,定然会被碾轧成齑粉,待得女真灭后,契丹回过神来,会如何对付大宋,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父亲大人莫不是觉得靠着高俅、童贯这些连山贼都打不过的废物,能打败契丹吧!”王尧越说越激动,直接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颇有几分指点江山的味道,“但如果我们投向契丹,届时大军南下的那一天,有了我们父子的相助,拿下中原易如反掌,到时候父亲大人大可向契丹天祚帝提出效仿石敬瑭,认契丹为父,替契丹统领中原,相信天祚帝也明白异族统领中原的难处,定然会同意父亲所请,到那时父亲大人登上大宝,前呼后拥,坐拥天下,虽然要听契丹之命,但总比每日都要阿谀那个昏君来的强!”

    王黼听完,脸上也是露出红光,猛地站了起来,正想要说些什么时,可不知为什么,他的面色又暗了下去,摇头叹息道:“你们不明白…不明白啊…”说着,便是蹒跚着步子离去,彷佛一下子老了许多似的。

    邬长亦是站了起来,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王黼离去的背影,向王尧问道:“大公子,恩相大人却是怎么了?”

    “哼!”王尧看着王黼离去的背影,颇为不满地哼了一声,“和蔡京、李邦彦他们抢权的时候倒是非常的用力,如今真的到了关系我们王家前途的时候,反倒是缩手缩脚起来…不用理他,只要我们商量好了,到时候我爹爹一定会做的!”王尧摆摆手,示意邬长坐下。

    看见王尧这个手势,邬长心里一跳,本能地想要拒绝时,可当他看见王尧那阴霾的眼神,只能是硬着头皮坐了下来,待他坐定,王尧开口道:“邬先生,适才你说效仿石敬瑭,在下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一番…”

    邬长连说不敢,让王尧有话只管说便是,王尧对邬长的态度非常满意,开口道:“想要做石敬瑭,就必须要有足够打动契丹的资本,在邬先生看来,我父子有什么资本可以打动契丹!”

    王尧提出的这个问题,邬长早就想过,甚至早就有了腹案,当下听见王尧这般问,又看见王尧那似笑非笑的面孔,心中便是知道自己若是不给王尧一个说法,今日怕是别想完整地走出去,是以将牙一咬,开口问道:“不知大公子可有办法将当今天子请来府中?”

    “哦?”王尧颇感意外,“为何要请当今天子前来?”

    邬长既然开口了,也就不在迟疑,当下起身走到王尧的身旁,附在他耳边轻轻说了起来。

    王尧听完,猛地站了起来,眼中满是惊骇的目光,唬的王矫也是跟着站了起来,“老大,你怎么了?”

    王尧摇了摇头,他全然没有想到邬长会出这样的主意,心中一时也是有些摇摆不定,可是当他看见邬长满怀期待的面孔时,心中不知为何竟然升起一股戾气,当下哈哈一笑,在邬长肩上拍了拍,“邬先生此计,甚和我心意,天子的事交给我了,那剩下的就交给先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