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皇后面前的争执
    有了王黼的领头和许可,王尧等人立刻露出了自己狰狞的面目,召来自己的亲信,将阖府上下的家丁、丫鬟斩杀一空,收拾起金银细软,天刚蒙蒙亮便是拉起棺椁奔城门而去。

    只是似王黼这等人平素哪里会一早出门,对于城门的开放时间哪里会放在心上,是以待他们到的时候,城门根本没有打开,甚至于那城门官还在梦乡云游。

    一早上就看见棺材,让那些城门军兵都甚觉晦气,便是算从这支送殡车队身上捞些好处压惊,不想当他们看见邬长时,立时一个个地都变了脸,变得前仰后恭起来,不但阿谀奉承之词就像不要钱一般从口中喷出,而且是飞一般地打开城门,生怕动作慢了,惹恼了邬长这个王府明面上的管家。

    不得不说,有了邬长这个王府管家的存在,使得这支送殡的队伍,一路上畅通无阻,就这样,他们快马如飞,几乎是昼夜不停,一路奔北而行。

    他们这边是马不停蹄的急行,而汴梁的皇城之中,可是乱做了一团。

    虽然说赵佶这个皇帝把出宫当做是家常便饭,而且时不时地也会在蔡京、高俅等亲近臣子的府中留宿,但是不管怎么留宿,通常最多不过一晚,第二日无论如何都会回宫,可是此次出宫却是已然有了三天,至今不见踪影,宫中所有的内侍、太监不由全部懵了,只能将此事禀报了国母郑皇后。

    郑皇后得知此事,不由得大吃一惊,她虽然也知道赵佶风流成性,但却从未如此这般,不由得将宫中所有的太监宫娥叫来,详加询问之下,方才有一个把守侧门的小太监依稀记得,似乎是王府来人,说是有什么真迹需要赵佶赏鉴,赵佶最爱的便是金石字画,自是前往赴约。

    郑皇后听了,也顾不上处置那些私自放赵佶出宫的内侍以及太监,连忙遣人前往王府寻人,可是派去王府的侍卫却看见王府大门紧闭,叫了半天门也是无人应答,无奈之下,那侍卫只能是大着胆子翻墙进入王府,可是刚进王府便是闻到淡淡的腥味,他心下诧异,闻味寻了过去,待寻到后院之时,险着吓破他的胆,原来后院堆着大量王府家丁、丫鬟的尸首,上面更是沾着黑压压的大群苍蝇,乍一见到生人,顿时“嗡”地一声飞了起来。

    那侍卫被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敢多留,连忙回宫将自己所见一五一十地禀报郑皇后知晓,郑皇后听了,不由得眼前一黑,立时仰天栽到在地。

    皇后这一倒,宫中又是免不了一番鸡飞狗跳,好容易在御医的金针之下,郑皇后幽幽地醒转过来,想到赵佶被王黼所虏,如今下落生死不明,不由悲从中来,总算她生性坚韧,强自忍着心头的悲伤,一面命人去请蔡京等重臣入宫,另一面却是叫人去将赵恒、赵楷等皇子找来。

    由于这次行事乃是王尧等人背着王黼干的,是以那些一直盯着王黼举动的大臣根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接到传唤时,还在纳闷为什么会是不是郑皇后传唤而不是赵佶传唤,饶是如此,他们也不得不赶紧朝着宫中赶去。

    当他们进得宫后,见到两位皇子而未见到赵佶时,尽皆感到非常的奇怪,待郑皇后将所知所探之事全数告知众人后,所有人不由得全部傻了眼,愣在了那里。

    赵恒这个往日里有些木呐,不讨赵佶欢心的这个太子,这会却像是心灵神至一般,立时瘫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父皇,父皇,你怎么能就就这么走了,你走了,咱们大宋这江山可怎么办,这江山可是一刻都离不开父皇啊…”说着,那真是泪如雨下,哭得几近晕厥。

    蔡京等人拥护赵恒,乃是为了有着一日赵佶归天之后,自己的家族也能继续长存下去,可如今见了他这般模样,纵然他们是时刻为了自己以及自己的家族打算,亦是不免心有戚戚,就见蔡绦上前扶起赵恒,红着双眼说道:“太子殿下,您当节哀才是,莫要哭坏了身子,如今皇上不在,朝中大小事务可离不开您啊!”

    虽然蔡绦只是小字辈,虽然他在朝中的也只是一个礼部侍郎罢了,但是借着其父蔡京之势,没有人敢不把他的话当作耳旁风,毕竟谁也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蔡京的意思,就见高俅亦是走到赵恒身前,伸手拂了拂也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尘土,开口道:“蔡侍郎所言甚是,太子殿下当保重身体,以家国大事为重,莫要让某些奸狡小人借故趁虚而入!”

    一旁的李邦彦本就在那里担心赵恒会借此机会摄国,乃至于登上大宝,那么全部将宝压在赵楷身上的他,怕是到时候黯然地离开朝堂,甚至是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如今听了高俅的话,他那里还能忍住,当下站了出来,大声说道:“高太尉此言差矣,谁都知道皇上在时,曾不止一次表示要将皇位传于郓王殿下,如今皇上下落不知,生死不明,太尉就如此迫不及待地要扶太子继位,其中莫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不成!”

    “哼!本太尉能有什么意思!”高俅被李邦彦这般一呵斥,也是恼羞成怒起来,也顾不得自己身处何处,便是指着李邦彦骂了起来,“国不可一日无君,更何况尊立长子,乃是自有皇朝以来的惯例,李邦彦你与郓王交好,便想着拥立郓王,你可曾想过历史上有哪一个拥立非长子的皇朝是有好下场的,莫不是你想我大宋也步此后尘不成!”

    “确然如此,左相此言此行,莫不是真想让大宋就此终结不成!”童贯平日里虽与高俅不睦,但遇上与自己利益相关之事时,还是忍不住站出来出言相助。

    蔡京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看他那紧缩的眉头,分明也是对李邦彦有着深深的不满。

    郑皇后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实在是想不明白都到了这个份上,这些大臣怎么还能吵得起来,也难怪她会如此,虽然她操持下的后宫甚是节俭,但却也相对地很少接触宫外的世界,对于这些大臣的了解更是一知半解。

    赵恒眯着眼看着现场的一切,眼瞅着争吵愈演愈烈,他心中暗暗窃喜的同时,但却不得不站出来说道:“太尉、左相,各位能否听赵恒一言?”

    争吵中的几人见是赵恒说话,不由得讪讪地哼了一声,不再言语,赵恒朝着众人做了一个罗圈揖,开口道:“赵恒以为,如今要紧的不是由谁来继位,而是当尽快找到王黼一行的下落,打探父皇的生死,及早制定营救计划,将父皇营救出来…至于这皇位是由谁来做,只能是由父皇决定,我也好,楷弟也好,都没有决定的权利!”

    赵恒的话,听得蔡京等人不住地点头,就是李邦彦也不由得点头称是,一致决定将皇位归属之事搁置,先行追捕王黼,然而在场的人谁都没有发现,蔡攸的眼中莫名的闪过一道寒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