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兀颜延寿的心思
    所谓大义,指的便是天下间的正道、正义、正理,昔日三国时期曹丕登基,乃是靠的世家门阀的支持,虽然明面上看起来是接受了禅让,但实则是强行将汉献帝赶下皇位,林冲是武将不假,但对于这段历史还是非常熟悉的,是以颇为担心地说道:“我大唐需要大义是不假,但是如此逼迫三皇子写下字据,将来若是传了出去,我大唐地的名声比之当年的曹丕,怕是好不了多少吧!”

    李俊辰与许贯忠二人,彼此间互视一眼,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林冲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莫不是林冲说错什么话了,惹得你们这般笑话?”

    “非也非也?”许贯忠笑着摆了摆手,却是看了俊辰一眼,那意思分明是在问他,你说还是我说,就见俊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林将军之言甚是有理,只是许某有一事想向将军请教,昔日将军曾任汴梁八十万禁军教头,想必对于徽宗皇帝赵佶不会陌生,那可否请将军告诉许某,那赵佶是何许人也?”

    “这个嘛…”林冲仔细想了想,本想为赵佶说上几句好话,但他左思右想之下,却是无法想起一丝赵佶的好处来,是以只能含糊其辞地说道,“还好吧…”

    “林将军真是实诚之人…”许贯忠似是料到林冲,不由得边笑边摇头,“贪小利而忘大义,金石、字画、古玩、蹴鞠等等这些与治国无关的东西,他都玩得挺溜的,可是到治理家国天下大事的时候,他就全部交给蔡京等人处理,自己只负责用印盖章,当皇帝当到这个份上,他还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位!”

    林冲默然无语,不是他不想为赵佶分辨两句,而是话到了嘴边时,才发现自己根本无从辩驳,许贯忠见林冲如此,轻轻叹息一声,继续道:“正如两位种老将军预想的那样,王黼他们只能投奔契丹,一旦进了燕云地界,能救得他性命的,只有我大唐,以赵佶的为人来说,只要有人能救他性命,莫说是皇位,那真是有什么给什么,甚至不用我等开口,他自己怕便会将禅位诏书写好交与我等吧!”

    林冲无语,但是他的心头却是一片火热,“若真是如此,岂不是说我大唐当兴,大好男儿人生一世,岂能不能横枪跃马,驰骋沙场…”想着想着,他的目光也是越发地锐利了起来。

    就在李俊辰与赵楷相遇之际,进军儒州的关胜,却是吃到了唐军开进燕云大地以来的第一场败仗。

    关胜无论是武艺还是用兵,在唐军的阵营中都是数得上的,但是他为人却是有一个极大的弱点,那就是极度的高傲,如果是不熟悉他的人,当然是不会知道,但这儒州的守将,偏偏是契丹国内,少有的精通史书之人。

    原本的轨迹中,兀颜光之子兀颜延寿无疑是个悲催到了极点的人物,虽然武艺高强,而且精通阵法,但是遇到同样精通阵法的朱武和这个时代最为厚黑宋江、吴用组合,根本就没有一展身手的机会,就被生擒活捉,到的最后更是死在了老爹兀颜光的太乙浑天阵中。

    可如今李俊辰借着契丹、女真大战之际,兴兵收复燕云,而兀颜光虽然觉得与女真一战十拿九稳,但面对女真那群悍不未死之辈,他也只在害怕自己的儿子就此折在战场上,是以不顾他的反对,强行将他安排在了儒州守城。

    原本以为能上沙场真刀真枪厮杀的兀颜延寿对于自己老子的这个安排自是不满,可是胳膊如何拧得过大腿,在兀颜光的凶名之下,他只能是乖乖领命。

    本以为守城了无乐趣的他,当听见幽州等四州失陷,顿时乐得一蹦三丈高,立时便想带兵出去征剿,可是兀颜光专门派来的几员副将又哪里放他出去,好说歹说,甚至于星日马卞君保用早晚有人会来攻打儒州的借口,方才将他安抚下来,在城中好生操练兵马,专门候着唐军上门。

    俗话说,祸从口出,说的是一点都没错,就在卞君保说完这句话不过五天的时间,关胜率领的唐军真的来到了儒州城外,兀颜延寿得到消息自是兴奋地整军,准备迎战,而卞君保则是目瞪口呆,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嘴巴。

    按着兀颜延寿的想法,这支打着他“唐”字旗号的军队远道而来,定然是人困马乏,自己却是养精蓄锐已久,就这么杀出去的话,就算不能杀个精光,也定能杀个一半,到那时候就算是老爹兀颜光,也不得不承认他武艺高强,用兵有方了。

    想法固然是不错,选的时机也非常的好,可是他却挑错了对手,关胜所率的唐军虽然是人困马乏,但是架不住关胜着实厉害,当场刀劈四员番将,郝思文、宣赞等人亦是枪挑箭射,将番将毙于自己手下,就连心中不忿,欲要和关胜见了高下的兀颜延寿,也是伤在了关胜刀下,如果不是卞君保拼死相救,只怕他也会是关胜的刀下亡魂。

    在所有人看来,兀颜延寿既然败了回去,自当会听取卞君保之言,借着城池之利死守,可是兀颜延寿却是一个死要面子之人,哪怕他的心中已经认识到是自己错了,但是面上他却绝对不会承认,反而怪卞君保多事,认为没有卞君保的插手,自己定然能反败为胜。

    卞君保到底是跟随兀颜光日久,知道兀颜延寿是什么性子,让他只管发泄自己的不满,待他发泄得差不多时,方才笑眯眯地问道:“延寿将军,那些唐军看来是打定了要拿下儒州的主意,而我军新败,你以为该当如何是好?”

    “哼!”兀颜延寿颇为不爽地哼了一声,用牙齿狠狠地啮咬着自己的指甲,眼中亦是闪着凶光,“斗阵,本将军还有秘传的阵法在手,我就不信那些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唐军,能够破得了本将军的阵法!卞君保,你立刻差人去敌营下书,就说本将军十日后在城外摆下大阵,若是他们能够破得,本将军就让出这儒州城给他们,若是破不得,就将命给本将军留在这吧!”

    “延寿将军,这可万万不行!”卞君保闻言大惊,他本以为兀颜延寿发泄完后,定然会选择坚持城池,却不想兀颜延寿依旧打着出城决战的主意,“唐军远来,粮草定然不能久战,我军只需坚守,待其粮尽撤军之际,再行挥军掩杀,定然能尽全功,眼下则……”

    “住口!”兀颜延寿大怒,跳到卞君保到跟前,指着他的鼻子喝道,“卞君保,你还是不是我契丹的后代,你的胆量呢,你的血性呢,不要整日都像那些宋猪一样,除了坚守还是坚守,现在、马上,立刻给我去敌营下书!”

    “延寿将军!”

    “走!如果你还是契丹的后代,就给我立刻去下书!”兀颜延寿势如疯魔,歇斯底里一般地吼了起来。

    胳膊到底拗不过大腿,卞君保万般无奈,只能一面遣人飞骑报知兀颜光,一面亲自前往唐营下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