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劫狱
    等待总是漫长的,尤其是杨雄这种本就有些胆小的人,在提心吊胆之中,更是觉得度日如年,谁曾想那些番兵因为才打了胜仗的关系,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的,哪里会去注意他,让他空自担心一场。

    北地的夜永远是深邃而寒冷,哪怕是久居北地的契丹人到了深夜,也是招架不住,杨雄朝着双手呵了口气,使劲地搓了搓手掌,又跺了跺脚,低声说了一句,“这鬼地方,可真够冷的,来了那么久,还是没法习惯,真不知道唐王怎么会看中这块地方……”

    杨雄嘟囔的声音虽轻,但还是分毫不差地落入了那些军士的耳中,不由得怒目而视,石秀见状,心中暗怪杨雄口无遮拦的同时,连忙打着圆场,“这天气是够冷的,我这兄长平素便是有些怕冷,众位莫怪,”见众军士面色稍霁,石秀面色一肃,“人都到齐了吗?”

    那些军士彼此看了看,面上均是露出难过之色,石秀见了,哪里会不知有人死在了战场之上,没有能够来到儒州,当下伸手将众军士揽到一起,“兄弟们都是为了救得宣赞将军,为了打下儒州而死,我们绝不能让他们白死,一定要救出宣将军,助唐将军他们拿下这儒州!”

    “石秀兄弟,你就说该怎么做吧,唐斌将军有言在先,让我们一切都听你的!”

    “好!既然这样,我们便……”石秀便是低声地安排了起来,众军士听罢,尽是用力地点了点头,唯独杨雄听见要他带人去打开城门时,不由一愕,正想要开口说话时,不想见到石秀那认真而信任的目光,以及众军士略带鄙夷的眼神时,诛杀潘巧云与裴如海时的血性“轰”地一下,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身上,“干了!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天牢是一个让人闻之色变的地方,那些番兵看起来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但是真叫他们去天牢值守,一个个地都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用他们的话来说,老是听见里面传出的惨叫声和那些阴森森的瘆人的声音,只怕早晚一天会想不开自我了结。

    如今听着时不时地从中传出的鞭打声,以及在不忿中夹杂着不屈的吼叫声,守在牢外的两名番兵只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掉在冰窟中一般,忍不住在那里瑟瑟发抖。

    “太瘆人了!这差事真不是人干的!老子早晚有一天会死在这!”

    “谁说不是啊!怕是你没死我就先死了!”

    “既然你们那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吧!”就在那两名番兵讨论谁先死时,一个声音不适时宜的响了起来。

    “好啊!快些成全我们吧!哎哟……”一名番兵想也没想,顺口便回答了起来,只是不容他说完,另一名番兵一拳砸在他头上,手中长枪四下乱打,口中大叫道:“什么人,赶紧给老子站出来,老子已经看见你了!”

    只是并没有人答应他,答应他的却是两道破空之声,似这等番兵哪里想到这会是什么声音,待到喉间传来剧痛之际,却是已经晚了,只能无力地倒在一旁。

    石秀面无表情地从暗处闪了出来,在身后军士的注视下,伸手从尸体上摸出钥匙,打开牢门当先走了进去,那些军士见了,亦是跟在他的身后鱼贯而入。

    天牢中环境的恶劣,是所有人早就有心理准备的,饶是如此,眼前所呈现出的景象,还是大大地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皮鞭、木驴、重枷、钻凿、扯皮链、还有许多他们叫不出名号的刑具,这些刑具形态各异,但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血迹斑斑,像是在与他们诉说它们往日的“丰功伟绩”。

    唐军的军士大多是从梁山走出来的,经历大小战事无数,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都一点不为过,就连他们自己也是以为自己对生死很淡漠了,可如今看见这天牢中的恐怖景象,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口气,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两步。

    “谁?是谁在天牢里?老子怎么闻到了生人的味道?”粗旷而暴躁的声音传来,一个身高体壮的身影很快便是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看着眼前这人,连同石秀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是一群小耗子溜进来了,看来门口那些小子又不知去哪里偷懒了,也罢,就让契丹第一勇士的术虎来亲自送你们上路吧!”说着,他眼中闪过一丝残忍的光芒,举起手中那血迹斑斑的狼牙锤,便是狠狠地砸了过来。

    眼见声势惊人的一锤落下,石秀大惊,连忙大声喊道:“都散开!”自己一挺手中的朴刀,便是迎了上去,只听得“叮”的一声,石秀只觉得一股不容抵御的力量自锤上传来,压得他双臂一曲,双膝一软,立时跪了下来,只是他号“拼命三郎”,又怎么允许自己给人跪下,口中发出一声不屈的大喊,双臂奋力向上一抬,将狼牙锤抬起一些,自己却跟着向后一滚,使得这一锤终是砸在了地上。

    术虎似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一下会落空,不由得“咦”了一声,金鱼般的眼珠看着石秀,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脸上,“没想到你这个耗子还有些本事……”

    “嘿嘿…”石秀的身上冷汗直流,但兀自不肯认输,悄悄地朝着其他军士做了一个救人的手势,自己却是掣起朴刀,照着术虎便是一刀,“厉害的还在后面呢,你这只契丹狗给我拿命来吧!”

    “就凭你?”术虎满不在乎地一挥手中狼牙锤,一股劲风又是卷向了石秀,石秀早已识得厉害,哪里还会让他打到,术虎连续两击落空,不由得恼羞成怒起来,口中咆哮了起来,“耗子,你惹怒我了,赶紧给我死来!”整个人就像突然上足了发条一般,拿着狼牙锤疯狂地照着石秀打来。

    石秀不停地躲闪着,那样子真是要多狼狈便有多狼狈,引的术虎一步步向前,让开了身后的通道,余下那些军士见了,再佩服石秀的同时,赶紧朝着里面奔去。

    那么多人的脚步声,自是惊动了术虎,让他猛地想起了自己的任务,连忙舍下石秀,转身朝后奔去,“耗子,你们休想得逞,给我把命留下!”

    “哼!你休想跑!”石秀好不容易将他引出来,又岂会放他跑回去,当下一震朴刀,便是攻了上去,让术虎根本难以移动自己的脚步。

    石秀的动作让术虎怒火中炽,当下转身怒吼一声,“耗子,老子先解决了你!”手中的狼牙锤猛地往自己的脚下一砸,粗壮的手臂上青筋暴起,猛地暴喝一声,狼牙锤自地下猛地向上一撩,石秀显是没有想到他还有这等招数,顿时被他撩得倒飞起来,狠狠地撞在牢顶上。

    “哇”,石秀喷出一口鲜血,无力地倒在地上,斜着眼看着挥舞狼牙锤朝自己砸来的术虎,眼中满是不甘,有心想要站起来,可是身体却全然不听使唤,“我这便要死了吗?真是好不甘心啊!”

    “兀那番狗,想要伤我兄弟,可曾问过我宣赞!”就在这时,术虎的身后传来一声大喝。

    “什么?”术虎强行刹住狼牙锤下砸之势,正想回头看时,就听见“噗噗”两声,咽喉和身体上同时一疼,就见两个带血的枪头已然贯穿了他的身体,“血……我是契丹…契丹第一勇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