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方腊的现状
    要说这个天下最晚得到大半燕云易主消息的,莫过于被童贯攻打正急的方腊,只是在他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同时还收到了另一个坏消息,那就是睦州城在童贯胜捷军的凌厉攻势下,已然失守。

    “兄弟,你这一手玩的真是漂亮,叫哥哥我真的是不得不佩服啊!”方腊手中拿着情报,伸手轻轻地弹了弹,面上挂着一丝颇为感概的笑意,对着娄敏中等人说了起来。

    娄敏中不禁为之一窒,与方肥等人面面相觑起来,自家都已经被赵宋朝廷逼到了绝境,他竟然还为别家的事情而感到高兴,就见娄敏中双眉一皱,排众而出,开口道:“明王,李小兄弟虽然在燕云一带干得不错,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我们眼下应该想的是咱们该怎么办,要知道睦州城失守以后,在我们眼前除了昱岭关这最后一道关卡外,已然是没有任何可以固守的屏障了,似此等险局,还请明王示下,我等当如何是好?”

    听到娄敏中这么说,方腊的眉头也是渐渐蹙了起来,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今只剩下昱岭关和清溪洞两块地盘的方腊,虽然将领的折损上比起原本轨迹中要小了许多,但同样的,胜捷军的强悍也不是宋江的部署所能比拟的,是以在兵力的折损上却要大了许多,以至于胜捷军在兵力上已然占了上风。

    方腊左思右想,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猛然间他却是看见所有的人都将目光巴巴地放在他的身上,全然是一副要方腊拿主意的样子,不由得伸手指着众人,开口笑骂道:“你们这都是什么表情?难不成还想着靠我一个人拿主意不成?娄敏中?方肥?包道乙?郑彪?你们这一个个江南的英杰,难道还想不出一个办法来?”

    被方腊点到名字的娄敏中、方肥等人闻言,除了摇头叹息,就是两眼无神地杵在那里发愣,方腊见状,面色也是渐渐地冷了下来,再度挥了挥手中的情报,寒声道:“李俊辰带着梁山一隅之地的人马,就能够在燕云攻城掠地,而我明教集结了整个江南的精英,难道说还比不过一个小小的梁山吗?”

    方腊的话,对在场所有人的刺激绝对不小,文臣还好,虽然阴郁着脸,但终是能忍下这口气,但武将则不然,一个个都是如同吃了火药一般,脸红脖子粗的,就在南离大将军石宝第一个站了出来,对着方腊抱拳道:“明王,事到如今,再说什么也是没用的假话,还不如纠集教中所有的兄弟,去到那昱岭关,与那童贯的胜捷军轰轰烈烈地拼上一场!”

    “没错!石将军说的是!”石宝的声音才刚落下,厉天闰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在场的都是教中的老兄弟,都是被这朝廷逼得活不下去了,既然这个朝廷不让咱们活,那咱们就干脆拼了吧!”

    “阿弥陀佛!”就连邓元觉也少有地双手合十,高宣了一声佛号,“既然前路茫茫,咱们就如石将军所说那般,集全教之力和童贯那阉贼拼了,或许还能就此杀出一条生路!”

    “是啊!明王,咱们拼了吧!”

    “拼了吧!”

    面对一浪高过一浪的人声,方腊也是心神激荡,恍惚间他似乎看见自己刚刚继任教主之位,带着自己的一众兄弟一起打拼时的景象,顿时直觉得整个人也是沸腾了起来,重重地一拍面前的小桌,“好,咱们就一起和童贯那阉贼拼了,看看到底是他的胜捷军厉害,还是明教的兄弟更强!”

    石宝等人听了,亦是开怀大笑起来,“哈哈,就该如此,明王果然还是当年的教主!”

    “死则死矣,老子就是死也要啃下童贯几块肉来!”

    看着那些武将激动的样子,娄敏中等人不禁面面相觑起来,做为文臣之首的娄敏中本能地想要站出来劝谏,不想他才刚刚挪了一小步,便觉得似是有人在拉扯自己的下摆,转头看时,却见方肥正巴巴地看着自己。

    娄敏中甚是奇怪,正要开口问时,就见方肥朝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自己却是附到娄敏中的耳旁小声地说了起来,“娄相,在下知道你想跟明王说些什么,若是往日,在下定然不会劝阻,还会与娄相一同劝阻,然则今日已是不同,赵宋朝廷大军压境,咱们已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与其等着童贯来杀咱们,不若就此奋起一搏,或许还能拼出一条血路……”

    娄敏中异常吃惊地看着方肥,若是这话出自石宝等武将口中,他一点也不会奇怪,但是方肥却是与他并称“明教文胆”的谋臣,竟然也会口出此言,“方兄,为何你也会做如此想法,难道你不知道……”

    “呵呵……是不是我这样想,让娄兄非常奇怪,”方肥摇头苦笑起来,目光却是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情绪异常激动的石宝他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不是方某要如此想,而是眼前的局势已容不得咱们做别的想法,要知道咱们一直以来都是以青溪洞做为根基,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被赵宋朝廷兵临城下,是以根本没有准备过备用的基地,不知娄兄是否想过咱们如果放弃青溪洞的根基,会变成什么吗?”

    娄敏中微微想了想,只是此时的他已然心浮气躁,哪里还能想得出来,是以一跺脚说道:“方兄,你有什么话直说便是,莫要再打这些哑谜了!”

    “诶!咱们若是失了根基,那么就会成为流寇,”方肥的声音愈发地沉重起来,“莫说称为流寇之后,灭亡只是早晚的事情,就是我明教的教义,也决计不会允许我们行如此之事,我相信明王定是想到此节,才会同意石宝将军等人所请!如果现在娄兄还要请教主收回成命,还请便!”说着,方肥让开了身体,露出可以容人通过的路来。

    娄敏中没有说话,确是认认真真地将方肥好好打量了一番,忽地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略带感概道:“方兄所言有理,想来你我同在明王座下,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如此掏心掏肺地说话,想来让娄某颇感无地自容……”就在方肥以为娄敏中放弃了自己坚持的时候,就听娄敏中话音一转,“但若是有话不说,我娄敏中又岂配称为明王的文胆,是以请容敏中对方兄说声抱歉了!”

    就见娄敏中朝着方肥施了一礼,毅然踏了出去,朝着方腊抱拳道:“明王,娄敏中有话要说!”

    “娄相?”方腊对于娄敏中这时候站出来,似乎颇感意外,“娄相……”

    “报!”就在方腊想要说话之际,门外响起了的凄厉的声音,就见徐方满身是血地,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见着方腊便是跪了下来,哭诉道:“明王,昱…昱岭关…昱岭关失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