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噩耗传来,方十三倒下
    “什么!”乍闻此言之下,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昱岭关是青溪洞前的最后防线,是方腊决意与童贯决战之地,如今竟然失守了,是以没有人敢相信这是真的,不由齐齐地看向徐方,脾气暴躁些的石宝,更是一个箭步窜了过去,一把将徐方自地上拎了起来,粗声恶气地咆哮着,“这是怎么回事,昱岭关怎么可能失守,莫说原本的守军,就是那些败退下来士卒也大多在昱岭关,而且昱岭关还是依山而建,易守难攻,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司行方呢?刘赟呢?太子呢?他们人呢?”

    “完了…完了…什么都完了…”徐方哭得是稀里哗啦,眼泪鼻涕都是流到了一处,说话也是语无伦次,颠来倒去的就是这么一句话,石宝气急,举起瓮大的拳头就待要打下去。

    “石将军,你这是做什么?”娄敏中和方肥知道石宝的拳头有多重,连忙跑过来抱住了他,“你这一拳打下去,徐方哪里还有命在,他若死了,你叫我们去哪里知道昱岭关发生了些什么!”

    “哼!”莫说是石宝,这会就连厉天闰也站了出来,冷冷地说道,“丧师辱教,死有余辜,就算石将军不收拾他,我也会收拾他!”说罢,直接抽出腰刀,大步朝着徐方走来。

    娄敏中眼瞅着厉天闰也如此,不由得急了,跺着脚叫道:“包道长,郑兄,你们还不赶紧过来帮忙,莫不是要看着徐方死不成!”

    包道乙、郑彪闻言,彼此间互相看了看,连忙跑了出来,拉手的拉手,抱腰的抱腰,口中兀自说道:“有话好说,厉将军为何要动刀动枪的呢!”一时间,整个殿上人声鼎沸,全然闹做了一团。

    “够了!”一直坐在主位之上,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的方腊,似是对眼前的闹剧再也看不下去了,猛地站起身来,一脚踢翻了面前的几案,大声地咆哮了起来,“你们在我的面前闹出一出来,莫不是根本就不将我这个明王放在眼中?”

    帝王一怒,流血千里,虽然方腊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帝王,但是他的威势比起赵佶父子来,不知要强了多少倍,即便是最为桀骜不驯的石宝等人,瞅着方腊发怒,也只能乖乖地松开了徐方,低头恭声说道:“我等不敢,还请明王恕罪!”

    “哼!你们还有什么不敢的!”方腊那如鹰似隼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掠过,唬得他们是连大气都不敢喘,就听方腊沉声喝道,“徐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

    随着方腊的声音落下,殿上所有人再次将目光汇集到了徐方的身上,徐方不由自主地一哆嗦,抬起头时正对上石宝那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分明是在告诉他,“你给我老老实实地说,若是敢有所隐瞒,看我怎么收拾你!”

    只是石宝的这点小动作却是没有瞒过方腊,就听得冷冷哼了一声,语气之中带着几许阴森,“怎么,还要我请你说不成?”

    徐方浑身上下不由自主地一激灵,抬头看着方腊,抱拳道:“明王,是贝应夔,是他勾结童贯,暗中在守关将士的饮食中下药,而后打开关门,放得童贯兵马入关,兄弟们虽有心杀敌,怎奈贝应夔这个贼子所下之药甚是猛烈,兄弟们都是手足酸软,根本无力抵御,如果不是正遇上小人带队巡守,怕如今也是遭到了这厮的毒手,明王,你可以定要替昱岭关的三万将士还有太子等人做主啊!”说着,徐方又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贝应夔,你这个狗娘养的东西,当日明王见你一个异邦之人流落之土不易,方才收容与你,不想你这厮却是如此的恩将仇报!”石宝听完,不由得咬牙切齿地咆哮了起来,“明王,让我去吧,石某无论如何都要取下贝应夔这个贼子的首级,以告慰将士们的在天之灵!”

    “我也要去!”

    “末将愿往,定要取了那厮的人头!”

    众将群情汹涌,言里言外,无不是要取下贝应夔的首级,来告慰战死者的英灵。

    只是此刻的方腊双眼通红,根本就没有听见石宝他们在说些什么,他的心中如今只想到一个人,那就是他的儿子,太子方天定,“天定,天定怎么样了?你告诉我,天定他怎么样了!”就见方腊猛地窜到徐方的跟前,一把揪住徐方,势如疯虎一般地咆哮了起来。

    “太子……太子……”徐方哭丧着脸,呢喃了半天,终是一咬牙,一狠心说了出来,“太子死了,太子被贝应夔杀死了!”

    “什么?天定死了?这不可能,天定他怎么可能会死?一定是你骗我的,这一定是你骗我的,是不是!”方腊根本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眼中露出希冀的光芒,希望从徐方的口中应到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只是他失望了,徐方双目中流出血来,“太子殿下不顾自己身子虚弱,亲自带人掩护末将逃离,他让末将带句话给明王,孩儿今生以做父王之子为荣,愿来生还做父王的儿子!”

    “啊!天定,我的儿啊!”方腊再也承受不住,口中惨嚎一声,当即仰面栽倒下来。

    方腊这一倒,整个殿上的人先是一怔,跟着便是朝着方腊的位置扑了过来,石宝等武将身手灵敏,自是抢得了先机,一把将方腊自地上扶起,用力地摇晃了起来,“明王,明王,你这是怎么了?你可是咱们的主心骨,你可千万不能倒下啊,明王!”

    “够了,你再这么摇下去,明王都要被你摇散架了,哪里还能醒的过来!”厉天闰瞅见石宝的动作,时不满地叫了起来。

    “姓厉的,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看着明王这么死过去不成,好哇,你这厮果然怀有二心,早盼着明王死不成!”方腊的倒下,让石宝脑中一片混乱,口中也是胡说八道起来。

    “混账!”厉天闰闻言,不禁大怒,当下便是一拳照着石宝面门打来,“俺今天就替明王教训你这个口没遮拦的东西!”

    “怕你不成!”石宝侧首避开这一拳,抬手便是回了一拳,二人你一拳我一拳地打了起来,全然没有想到正躺在石宝臂弯中的方腊。

    总算邓元觉、方杰还是知道轻重之人,赶忙架开二人,只是这二人已然打出了真火,虽被架开,但兀自是怒目相向,恨不能撕了对方。

    “打,你们就知道打,你们的心里还有没有明王的死活!”娄敏中好容易挤了进来,瞅见二人不管方腊死活,只顾自己人打自己人,当下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朝着二人咆哮了起来。

    被娄敏中这般一骂,二人就似刚从梦中醒来一般,连忙去看方腊时,就见包道乙正蹲在那里给方腊施以急救,许是感受到了众人的目光,包道乙抬头悠悠地说道:“哎,明王一时气急攻心,以致晕厥,虽然贫道加以救治,明王不时便会醒转,但……哎!”说着,亦是不禁摇起头来。

    众人心中不免“咯噔”一下,娄敏中抢上一步,抓着包道乙的胳膊说道:“包道长,无论如何,你都要将明王救转过来,明王是我们的主心骨,没有明王,只怕我们…”娄敏中说着说着,已然是泣不成声,再也说不下去了。

    包道矣伸手在娄敏中的手上拍了拍,用前所未有的认真口气说道:“娄相放心就是,包某说什么也是教中的一份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