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三十六 方腊的遗产(上)
    就如包道乙所说的那般,方腊并没有过多少时候便是悠悠醒转过来,而且在之后的几天里,表现得和原先并没有什么两样,甚至于在状态上比原先还要好上几分,但是作为方腊亲信的娄敏中、石宝等人却没有为此高兴,相反却是愁容满面,因为他们分明从方腊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迟暮的气息,分明在昭示着方腊已经时日无多。

    当然作为朝廷的征讨军,尤其是有了贝应夔这等带路党以后,童贯便是愈发地张狂起来,彷佛要在方腊的身上找回当日在梁山那里失掉的面子,在督促手下将领快速进击的同时,更是穿下谕令,但凡有生擒方腊者,官升三级,赏金千两。

    一时间,整个征讨军中是遍地狼嚎,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卒都被“官升三级,赏金千两”八个字刺激的双眼通红,气喘如牛,直恨不能肋生双翅,直接飞到青溪洞,拿下这不世之功。

    只是做为方腊的老巢,明教最后根基的所在,又岂是用易守难攻四个字可以形容的,虽然那些士卒一个个都嗷嗷叫地往上强攻猛打,但却连方腊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见,便是魂归天外了。

    一连强攻了十余日,在巨大的伤亡面前,那些被童贯巨额悬赏刺激坏的军官和士卒终于是清醒了过来,他们终是明白,无论赏金有多少,必须要等自己拿到手,而且留有性命来享有,那才是真的,若是就这么把命丢了,就算童贯兑现了赏赐,他们也是无从消受。

    于是乎,他们改先前强攻的策略为围困,将整个青溪洞地区围得是水泄不通,彻底切断青溪洞与外界联系、补给的通道,准备耗到方腊粮尽之日,再发动最后一波攻势,以尽全功。

    征讨军的变化,自是瞒不过方腊手下那些悍将,就在征讨军调整战略的第二日,石宝等人便是纷纷向方腊请战,表示愿意趁着士气恢复之际,带着一支军马杀进宋营,取下童贯的首级,以解此次兵祸。

    不想方腊却是拒绝了他们的请战,非但是拒绝了,而且还亲自领着他们来到青溪洞的至高点,饶有意味地看起了童贯大军的营地来。

    “要说咱们和朝廷也打了不少仗了,我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好好看看官军的营寨,”方腊一边伸手摸着下巴,一边对着下方的布局品头论足起来,“嗯,门户严谨,有章有法,到底是经过正规军队培养出来的将领,虽然打仗的本事不怎么样,但这布营的本事确实比咱们强上不少!众位将军,你们不妨一起来好好看看,如何?”

    石宝等人立时觉得心头有着一万匹CNM跑过,心中直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相信面前之人如果不是方腊的话,只怕早就饱尝石宝等人老拳,正因为是方腊的缘故,石宝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才强行按下心头的不快,就见石宝走了出来,朝着方腊一抱拳,正欲开口时,忽地瞥到宋营中的一道身影,瞳孔猛地一缩,脱口叫道:“贝应夔!”

    这个名字彷佛带着什么魔咒一般,让与石宝同来的厉天闰等人立时活了过来,拥到石宝身边大呼小叫起来,“贝应夔这厮在哪里?”

    “这厮还有胆子敢露面,老子这就下去宰了他!”

    “明王,你下令吧!让俺下去宰了这个无耻小人!”

    众声滔滔,言下之意无不是让方腊同意他们出战,去取下贝应夔的人头,不想方腊却是只朝着贝应夔看了一眼,便是抬起头来,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善恶到头终有报,这贝应夔定然会有收拾他的那一天,只是眼下还没有到这个时候……”环眼看了看身旁的将领,“都走吧,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今日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们去的……”

    “明王!”石宝等人听了,不由得急了,正想要再说时,却见方腊一肃,抬起手打断道,“今日不许你们去,并非代表本王容许贝应夔这厮就这般活在这个世上,本王希望各位将军能够答应本王,今后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取下这贝应夔的人头,绝不能假手他人,我明教的叛徒,只能由我明教的人来处置,不知各位将军可否应承本王?”

    石宝等人不由面面相觑起来,他们全然不知道方腊为何会有此一说,要知道自己这些人的性命只在顷刻之间,哪里还会有什么今后,哪里还会有什么将来,只是方腊既然这么说了,他们也只能按下心头的疑虑,当下单膝跪地,毕恭毕敬地抱拳道:“明王但有所命,末将百死莫从!”

    “好好好!”看着众将答应了自己,方腊只觉得心中一块大石落地,满脸喜色地将众将一一扶起后,哈哈大笑地离去,只留下满头雾水的一众大将。

    就在方腊引着石宝等人“看风景”之际,在方肥的房间中,同样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唇枪舌战。

    之所以激烈,因为方肥所要说服的对象,乃是娄敏中、包道乙、郑彪等人,尤其是娄敏中,在方肥说了没有几句的时候,便是跳了起来,以他的智慧,如何听不出方肥是在让他们离开青溪洞北上,去北地投靠李俊辰。

    此刻的娄敏中已然顾不上他往日的翩翩风度,一把揪住方肥的前襟,开口怒声咆哮了起来,立时喷了方肥满脸的唾沫星子,“方肥,老子告诉你,老子哪里都不会去,哪怕明日宋军就会打破青溪洞,娄某也定会死在明王的前面,说什么也不做主死臣活的卑劣小人!”

    方肥讪讪地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被娄敏中抓住的前襟,娄敏中见了,气呼呼地一甩手,坐到自己的位上,猛地灌了一杯水下肚,但依旧觉得口干舌燥,不由得将手中茶碗重重一顿,瞪了方肥一眼,“水,还不赶紧倒水!”

    包道乙闻得此言,正待要给娄敏中使眼色时,就在方肥面色如常地取过茶碗,替娄敏中满满地倒上了一碗,方才开口道:“在下也知道娄兄的为人和气节,只是在在下看来,若是能忍辱偷生,将来时机成熟之时,为旧主报得大仇,又何尝不是一种气节的表现”,眼瞅着娄敏中又要发作时,方肥连忙将手一伸,阻住他道,“娄兄且让我把话说完,此次让娄兄与石宝他们北上投靠李俊辰,固然是方某出的主意,但是如果没有明王的许可,你认为我方肥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背着明王行此等事吗?要知道少了石宝等大将,青溪洞的防御无疑要薄弱了许多,只要宋军肯用人命来填,不出两日,青溪洞必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