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方腊的遗产(下)
    “破就破!大不了咱们就和童贯那阉贼拼个鱼死网破!这一切的是非功过,自有后人来评说!”火头上的娄敏中,哪里能听得进去,立时拍着桌子叫了起来。

    方肥见娄敏中如此油盐不进,也是渐渐火气,不由得狠狠一拍桌子,指着娄敏中喝道:“娄敏中,你这厮怎地如此不知好歹!”

    “方肥!你莫要含血喷人!”娄敏中也是不甘示弱,与方肥争锋相对起来,“老子不肯走,就是不知好歹,莫不是要遂了你的意,带着人走了,就是知道好歹了不成!”

    方肥被娄敏中气得浑身直哆嗦,四下里找了找,发现门后有根短棍时,连忙操在手中,照着娄敏中当头便打,“老子打死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包道乙、郑彪见状,哪里敢让方肥靠近娄敏中,连忙起身拦在了前面,郑彪到底学过一些武艺,劈手从方肥手上抢过短棍,“方相、娄相,你我都是自假兄弟,有什么话是不能好好说的,非要闹到动武不成?”

    方肥短棍被夺,兀自气呼呼地指着娄敏中喝道:“都怪这厮,非要与我争吵,若是早早地听了我的,又岂会生出这么多事来?”

    娄敏中听了,伸手便要去夺郑彪手中的短棍,“郑兄,你将这短棍给了他,我娄敏中今日倒要看看,你方肥有没有这个种,一棍打死我娄敏中!”

    以郑彪的身手,自是不会让娄敏中抢去,一边朝着包道乙使个眼色,一边将娄敏中重新按在椅子上坐定,开口说道:“有话都好好说,为何非要动粗,如果你们一定要打的话,就来找我打,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是我的对手!”

    二人听到郑彪这般说,方才安静下来,过了好半晌,娄敏中方才开口道:“郑兄弟,我娄敏中是什么人,你当是知道,如今是我教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你叫我如何能够舍下明王,就此离去呢?”

    娄敏中此言,莫说是郑彪,就是包道乙听了,亦是暗暗颌首,而将目光投向了方肥,方肥感受到三道强烈的目光,微微叹了口气,开口说道:“我方肥岂会不知道娄兄的为人,只是此事并非是我的意思……”

    “不是你的意思,还会是谁的意思?”娄敏中满脸的鄙夷,对于方肥此言满是不信。

    “我知娄兄不信,”方肥不禁苦笑起来,“事实上,兄弟也是不愿接下这份差事,只是明王一定要兄弟来办,兄弟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什么?明王?”莫说是娄敏中,你是包道乙、郑彪亦是悚然动容,霍地一下站了起来,就见娄敏中黑着一张脸,戟指方肥,厉声喝道:“方肥,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莫要什么时都忘明王身上扯!”

    “哎!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们了,”方肥见娄敏中还是不信,不由得一咬牙,一跺脚,自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放在了桌上,“娄兄且自己看看吧,想来明王的字迹总不是我方肥所能够模仿的吧!”

    “嗯!这不消你来说,明王的字迹,娄某自是识得!”娄敏中说着,自桌上去过书信,立时打开读了起来。

    不看还好,他这一看之下,眉头便是皱了起来,而且越皱越深,双手亦是跟着颤抖起来,到得后来,双手更是无力地垂了下来,整个人亦是如同失魂落魄一般,全然没有了适才争吵时的活力,郑彪与包道乙不明所以,上前轻轻地拉了拉娄敏中,“娄相,你这是怎么了?”

    娄敏中没有说话,但是手中的书信却是飘落到了地上,包道乙伸手自地上捡起书信,粗粗地看了看,亦是面色大变,颤抖着声音闻道:“方兄,此信中所言之事,真的是……”

    方肥长长地叹息一声,默默地点了点头,“童贯大军压境,青溪洞旦夕可破,明王认为他身可死,但明教的根基,明教的香火绝不能就此断了,是以才会让你我带着石宝他们北上投靠李俊辰,保留下我明教的香火,借着李俊辰的势力,推翻赵宋的统治的同时,替明王和我明教教众报此血海深仇!”

    “可是这百花公主…”郑彪却是抖了抖手中的书信,皱眉问了起来,“看明王的意思,莫不是要将百花公主也嫁与那李俊辰不成?”

    “却然如此!”方肥点了点头,“不如此,以石宝他们的脾气,又如何肯安心与我等悲伤,而且教主的位置,相信除了明王的后人,又有谁有这个资格来坐!”

    郑彪、包道乙都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坐在了那里,方肥见了,便是明白二人已经明白该如何去做,只是一时难以接受,需要时间去消化罢了,当下也不在言语,只是起身朝着三人一揖到地,便是离开了这间屋子。

    方肥走出屋子,看见屋外站着的方腊,面容严肃,双眼微红地朝着方腊躬身行礼道:“明王,方肥终不负所托!”而这时,屋中终是传来了娄敏中撕心裂肺般的痛哭声,“明王!你怎能就这般抛下我等……”

    是夜,方腊独自一人站在山巅,看着漫天的繁星,心中默默地悼念着,“俊辰兄弟,哥哥我的路是走到头了,也没有什么能够帮你的了,如今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将石宝他们全部留给你,相信他们只有到了你的麾下,才能真正有一展身手的机会吧!兄弟,永别了!”

    “明王,夜已深沉,还是早些安歇吧!”一个深沉的声音自方腊的身后传来,方腊不用回头,便是知道来人是谁,是以略带责怪地说道:“师囊兄,你真不该留在此地,当是和石宝他们一起去北方才是!”

    吕师囊哈哈一笑,走到方腊身旁,与他并肩而立,“明王,若是我也走了,你一个人在路上岂不是会很寂寞吗?更何况我已经老了,比不得石宝他们,还有着大好的前途,所以就让我留下来,陪明王走完这最后一段路,让童贯这阉厮知道我明教老将的厉害!”

    “哈哈!说得好!就让这阉厮知道我们的厉害!”方腊亦是放声大笑起来,就在此时,天空中原本失位七杀星闪了几闪,便是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七杀归位,将星北移!”鬼谷的知机子、二仙山的罗真人、五台山的智真大师对于三凶星的观看从未停歇过,如今见到如此景象,心中终是明白这七杀所代表的便是方腊,“看来这方腊终是放弃了,如此也好,总是能为中原多留下一份元气,只是不知这贪狼与破军却是应在谁的身上!”在庆幸七杀归位的同时,三人那忧虑的目光再度投向星空,看着那闪着幽光的贪狼、破军二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