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四十章
    宗泽还在那里兀自喋喋不休地骂着,但是林冲、鲁智深、许贯忠他们却是本能地觉得事有蹊跷,三人相互交换了一记眼神,就见林冲快步走到那侍卫的跟前,沉声说道:“张峰,你所来是为何事?”

    张峰见是林冲问他,连忙将李俊辰适才随手丢下的情报捡起,双手递与林冲,“林将军请看,这是天机营的兄弟送来的紧急军情……”

    “哦?却是什么军情能让唐王如此失态?”林冲将信将疑地将情报展开,轻声念了起来,“兀颜光反出契丹,契丹兵马大部归降女真,天祚帝只率少量残部败逃上京,如今兀颜光已率军南下,兵锋直指潞安州!”

    “什么!潞安州…”夜晚是再为安静不过来,林冲的声音虽轻,但是每个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许贯忠当即面色大变,就想从林冲手上抢过情报观看,只是才跨出两步,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前顿时一黑,竟然就此晕了过去。

    别看先前宗泽对许贯忠多加指责,但在在场的所有人中,最关心许贯忠的也非这个老爷子莫属,就见宗泽展现出一个非老人所能有的动作和速度,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将许贯忠揽在怀中,又是掐人中又是抚胸顺气,好半晌方才悠悠醒转过来。

    见得许贯忠醒来,宗泽才长长出了口气,转头看向林冲,厉声喝道:“林贤侄,你适才说了些什么,竟置许贤侄晕厥在地!”

    林冲满脸无辜的表情,将手中的情报扬了扬,“林某什么也没做,只是将这情报念诵了一遍罢了!”鲁智深也在一旁不住地点头,示意林冲所言不虚。

    “那为何许许贤侄会晕倒在地?”宗泽对林冲所言自是相信,却是低头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的许贯忠。

    许贯忠长长吐了一口气,强自挣扎着从宗泽的怀中爬了起来,许是刚刚醒转的关系,双脚乍一沾地,却还是晃了晃,鲁智深待要上前搀扶时,许贯忠的脸上好容易挤出一丝笑意,对着智深道:“贯忠无碍,无需劳烦大师!”

    和尚仔细端详了许贯忠一番,终是有些放心不下,只得站在他的身侧,以备不时之需,宗泽却是顾不上这么许多,大声地问道:“许贤侄,你适才却是为何会无故晕厥,莫不是身子有何不适?若是有不适之处,当早些找那安道全诊治才是,须知我已是垂垂老矣,贤侄还有着大好的明日,须小心爱惜自己的身体才是!”

    “是啊!我大唐可是离不开军师,军师无论如何当保重身体才是!”林冲与鲁智深互视一眼,齐声说道。

    许贯忠一时间只觉得阵阵暖流在心中流过,眼中也似有热流要涌出,只是他平素从未在人前流泪,当下佯装有沙子进眼一般,装模作样地揉了揉,故作感概地说道:“这北方的风沙可真够大的,在府中都会有风沙入眼。”

    宗泽他们哪里不知道许贯忠是在掩饰着什么,当下也不说破,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许贯忠见三人这般看着自己,面上难得地泛起一丝红晕,叹了口气说道:“许某非是身体有什么不适,而是为了那潞安州…”

    “潞安州?”宗泽三人同时皱起了眉头,彼此间互相看了看,均不记得在潞安州安排了什么,“军师,若是林某没有记错,昔日在梁山也好,今日大唐也罢,除了时迁的天机营会在那一带活动外,旁的应该没有任何安排才是!”

    “确是没有任何安排…”许贯忠默默地点了点头,旋即仰头看向星空,就见空中有颗星忽明忽暗,星光已然是有些黯淡,泪水终是流了下来,“只是…只是…只是那潞安州的太守陆登,他却是我的二师弟啊!”

    “什么!”宗泽三人闻言,脸上都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们想到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过这种可能,一时间全部愣在了那里。

    林冲和鲁智深反应到底快些,相互间看了看,扭头就朝后奔去,二人跑出十余步,就听得许贯忠略带嘶哑的声音在后传来,“林将军,鲁大师,拜托二位了,无论如何都要将俊辰带回来,大唐离不开他……如果…如果…”许贯忠说着说着,却是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了。

    林冲、鲁智深相互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鲁智深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咧嘴道:“军师放心,洒家一定会将唐王好生带回来,就连那陆登,也一定囫囵地带回来!”

    林冲却是冲着宗泽一抱拳,“宗老,我们这便去了,军师以及燕云的大小事务,全部交给你了!”

    宗泽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你们只管放心前去,只要我宗泽还有三寸气在,就绝不会丢了一寸土地!”

    林冲、鲁智深当下不在迟疑,疾奔如飞,很快就是不见了身影,许贯忠看着他俩离开的方向,口中喃喃道:“一切都拜托你们了!”

    “放心吧!”宗泽有力的大手搭在了许贯忠的肩上,脸上露出的却是一副镇定从容自信的表情,“相信他们,他们一定能顺利将唐王还有陆登带回来的!”

    却说兀颜光要回国替自己的儿子报仇,顺便收复失地的要求被耶律延禧拒绝后,便是一直记恨在心上,时时刻刻想着要找机会报复,终于在与女真正面决战的那一日,兀颜光在战场上带着自己麾下的大军反戈一击,加入了女真军,对着耶律延禧发起了极为猛烈的攻击。

    兀颜光在契丹国内有着战神的美誉,是所有契丹军人的楷模,他的反叛,带来的后果是灾难性的,他的所过之处,非但没有人拦阻,相反地还会加入他的队伍,战场的形式在瞬间逆转,本来在军力上占着绝对上风的契丹军队,一下子失去了九成军力,瞬间处在了劣势,耶律延禧虽然愤怒,但也是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只能是带着些许残军逃回上京。

    完颜阿骨打本以为会是一场血战,不想却发生这般戏剧性的变化,是以对于临阵反戈兀颜光给予了极大的方便,非但当场封他为一字并肩王外,更是让他自行选择所要的赏赐,让女真族内的完颜宗弼等人眼红不已。

    哪知兀颜光并没有索取任何赏赐,只是向完颜阿骨打提出要出兵宋境,血洗十座州府,完颜阿骨打本就打算在消灭契丹后,就朝着中原进兵,如今兀颜光傻呵呵地站出来,要为他去打前站,他又何乐而不回,几乎是不假任何思索,便是同意了他的所请。

    一时间,马蹄滚滚,烽烟再起,兀颜光所选择的第一座州府,便是陆登镇守的潞安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