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等候麟儿的陆登
    潞安州的太守陆登,正是知机子门下的第二弟子,比起许贯忠与李俊辰来,他无疑是在知机子身边留得最久的一个,并非是其学艺不精又或者是知机子需人照顾的原因,而是知机子曾为其算过命数,知其命中有一道生死大劫,是以将其留在身边,试着为其化解。

    只是天不遂人愿,在李俊辰下山后不久,陆登便是接讯,其父在家突染恶疾暴卒,是以知机子明知其有险,但还是不得不放他下山。

    陆登下山后,为其父守灵三年,但因为这潞安州地处中原与契丹接壤的险恶所在,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前来,到头来只能是让陆登子承父职,做了这潞安州的太守。

    虽然说陆登只是一个小小的潞安太守,但却是赵宋朝廷中少有的鹰派将领,一直以来信奉的就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是以对北方各异族都报以极大的警戒之心,只是他身后的朝廷却只想着媾和,让他空有满腔热血,却无用武之地,只能是尽一切可能完善潞安州的防御,期待有朝一日,契丹进犯潞安州的时候,能给契丹人以迎头痛击。

    这日已然日上三竿,以往这个时候,陆登的身影不是出现在练兵场,便是出现在城楼上,但是这日这两处均未见到他的身影,让两处的军士也不免心生嘀咕,私下里亦是窃窃私语,讨论着陆登这日为何没有来。

    以陆登的为人来说,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是爬他也会爬过去,之所以没有去,乃是因为这日他才出府门,便被府中的管家叫住,称他的夫人腹中绞痛,疑是即将临盆,陆登本就是陆家一脉相传的嫡子,没有什么兄弟,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后代,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城中事务,连忙吩咐管家去请稳婆接生,自己却是手忙脚乱地跑回府中,指挥府中侍女。

    只是这个时代的男人,让他们吃饭喝酒,打架遛马,可能都会非常精通,但要他们指挥府中下人做事,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还真的只能是越帮越忙,眼见本就忙乱的陆府,在陆登的指挥下愈发的混乱起来时,陆府的管家及时带着稳婆回来,也让那些不堪陆登“指挥”之扰的侍女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还需要多久?”虽然不用陆登指挥,但是陆登又哪里能静下心来,听着稳婆进屋后屋中便响起的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让陆登更是心急如焚,几次冲到屋前想要闯进去,都被侍女以“妇人生产,屋中满是血光污秽,男人不得擅入”为理由挡了出来,是以只能像一只没头苍蝇一般,在院中来回走动。

    看见陆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老管家不由得呵呵一笑,对着他笑道:“大官人,你且坐下来好生休息一会吧,这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不叫唤上大半个时辰,这孩子是生不下来的!”

    “哦?还有此事?”陆登不禁眉头一挑,扭头看了老管家一眼,快不走到他的身边,搀扶他坐下道,“橙叔,你在我陆家也有怕是也有二、三十年了吧,登记得打小那会,你便已在我陆府了…”

    “是啊!”陆橙的眼中闪过一丝追忆的神情,“说起来,老朽在你们陆家已经整整三十六个年头了,可以说是看着大官人一点点从襁褓之中长大,再到离家学艺,最后艺成归来,只觉得这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般……”

    “也确然如此!”听得陆橙这么一说,陆登也是不禁想起了许多前程往事,只是他眉头忽地一挑,似是想起一事,不由看着陆橙道,“橙叔,适才我看你指挥侍女是井井有条,想必当初定是遇到过有人生产才是,可为何我从未见过你的家人,也从未听你提起过这些呢?”

    陆橙闻言却是沉默了下来,双手不自觉地握了起来,手上的青筋一根接着一根的暴起,显出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陆登见状,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触及了老人的伤心往事,连忙伸手握住老人的手,“橙叔,你还好吧!这些事已然过去,不说也罢!”

    “呵呵…”陆橙苦笑着摇了摇头,仰头长长出了一口气,“这些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原本乃是杨文广将军身边的亲军……”

    “什么!”陆登陡然变色,全然没有想到自己家的老管家会是这样一个身份,在肃然起敬的同时,却是心生疑窦,“橙叔,既然你是当年杨将军身边的亲军,那为何你会来到我陆家,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管家?须知以你在杨将军身边从军的这份履历,去了西军的话,只怕种家相公都会倒履相迎吧!”

    “桀桀桀…”陆橙发出一连串的怪消,这笑声听在陆登的耳中,只觉得分外的凄凉,分外的刺耳,“咱们这个朝廷是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莫说是遭人构陷,以至含冤屈死,就算他是寿终正寝,他手下的那些军士兵马,又有谁敢接收,难道他就不怕朝中那些衣冠禽兽给他安上一个敛兵自重,图谋不轨的罪名不成?”

    陆登愕然,低着头久久无语,好半晌方才抬起头来,对着陆橙说道:“橙叔,这朝廷的事,不是你我应该非议的,相信……”

    “哐”的一声,忽然传来了一声踹门的声音,打断了陆登的声音,陆登不禁眉头一皱,正待要发怒时,就见自外面跑进一员大汗淋漓的佐将,见着陆登便是单膝跪下,急切地说道:“大人,城外四十里处发现契丹人马的踪迹,按行军方向判断,当是冲着我潞安州来的!”

    “来得好!”陆登双眉一竖,霍地站了起来,开口问道:“可曾探查清楚契丹来了多少人马?”

    “烟尘滚滚,遮天蔽日的,根本数不清楚,少数也有十万人马!”

    “十万人马吗?”陆登倒吸了一口凉气,但很快自心中升起一股豪气,“十万人马又如何,但叫我陆登还有一口气在,就决然不会放契丹一人一马过境,走!”说罢,大手一挥,头也不回地朝着府外走去。

    “大官人!”陆橙见陆登要走,连忙叫住了他,“大官人这便要走嘛,等孩儿出世了再去也不迟啊!”

    “军情紧急,军法无情,我陆登身为潞安州长官,岂能因为自己的孩儿没有出世,就罔顾军法?”陆登说着,脸上闪过一丝柔色,“还请橙叔转告我家娘子,若是生个男孩,便取名叫做陆文龙,若是女孩,便由她取名吧!”

    哪知陆橙却是摇了摇头,“此事还是大官人亲自告诉夫人才是,老朽相信,但有大官人在,这契丹狗贼,半步也进不得潞安州!”

    “哈哈……”陆登爽朗一笑,“说的是,就待我归来自行告诉夫人便是!走!”

    只是才出得府门不过五步远,府中便想起了婴孩响亮的啼哭声,“天降麟儿,此战我潞安州必胜!”陆登心头一片火热,脚步也随之快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