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战事起
    当陆登才刚刚赶至城头,立时便被自己手下的两员佐将围了起来。

    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看着孔武有力的佐将嚷嚷道:“将军,你来给俺评评理,俺说这契丹势大,当先出城打掉他们的锐气,而后才能坚守待援,等待左近州府的救援,可是这个娘娘腔,”他一指边上一个皮肤略显白皙的将领,“这个窝囊废说出城就是送死,必须死守在城里,才能有一条活路!”

    “放屁!我几时这般说过了!”那批复白皙的佐将立时跳了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对着陆登大声说道,“陆将军请了,梁兴只是说契丹军马来势汹汹,万万不可硬敌,当以智取为上,不想郝猛这厮听了去,就愣说末将是窝囊废,胆小怕死,陆将军您给评评理,末将自投将军帐下以来,几时有过贪生怕死的行径!”

    “不敢出城和契丹狗干,就是贪生怕死!”郝猛似乎没有打算放过他的意思,又在边上火上浇油般地吼了一句。

    “你……”梁兴大怒,颤着手指指着郝猛,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够了!”陆登适时地吼了一声,指着二人笑骂起来,“你们看看你们现在都是什么样子,跟市井中的那些泼皮无赖有什么分别……”

    “可是,他…”梁兴忍不住想要分辩两句,不想陆登眼睛一瞪,立时把他想说的话瞪了回去。

    陆登伸手点了点二人,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你们两个都是本将的得力臂助,怎地偏生一见面就掐,有什么话不会好好说嘛”,瞅见二人一副虚心接受,但就是屡教不改的样子,陆登也是无奈地叹息一声,“还不赶紧去整军,随本将一同出城迎战!”

    郝猛二人听了,是一惊一喜,梁兴本能地想要劝阻,不想陆登早有准备,直接伸手阻断道:“梁兴,我知道你想要说些什么,但今时不同往日,这契丹军马气势汹汹而来,如果我们不能先行将他这股锐气打掉,在接下来的守城战中,只怕会更加艰难,是以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灭其几员大将,打消他们这股嚣张的气焰!”

    梁兴本就是个明白人,被陆登这般一点拨,立时便明白了过来,朝着陆登一抱拳,“末将明白了,这便整顿兵马出城迎战!”说着,便是转身朝着城下走去,边上的郝猛见了,火急火燎地跟了上去,口中直嚷嚷,“梁兴,你小子慢一些,别把老子的活也抢了!”

    听着二人在楼道上的嬉闹声,陆登却是蹙起了眉头,望着越来越近的尘土,心中着实没有一点的底气,但身为潞安州的太守,御敌守土却是他不容推卸的责任。

    他们这里在紧锣密鼓地准备出城迎敌,而兀颜光委任的正负先锋官琼妖纳延和寇镇远,却是丝毫不将即将到来的战事放在心上。

    想来也是,以赵宋对上外夷的战绩来说,几乎就没有能拿得出手的战绩,是以不管是党项还是契丹,亦或是女真,都不会拿正眼来看待赵宋,毕竟这是在战场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心理优势。

    就见那寇镇远嘴上叼着一根草秆,和琼妖纳延调笑着,“老妖,听说原本这蓟州的差事是你的,那韩尧听说是走了什么门路,这才抢了你的好事,不知可有此事?”

    “哼!”琼妖纳延冷冷哼了一声,斜着眼睛看了看寇镇远,颇为不屑地说道,“这种守城的活计哪里是我们这等契丹勇士该干的,我们应该干得,就是用手中的刀枪,去将那些宋猪的人头看下来,将他们的女人、财宝抢回家,只有韩尧那等废物才会抢着去守城,末了还被些不明来历的人干掉!”

    “谁说不是呢,虽然这韩尧没什么本事,但好歹也是咱们契丹人,怎么就这么被人干掉了”,寇镇远伸手挠了挠脑袋,故意压低了声音,“老妖,你说老大这是什么意思,你要说反了也就反了,可是他不领着咱们去报仇,反而来打这潞安州?”

    琼妖纳延白了他一眼,“我哪知道这些,你要是想知道,自己找老大问去!”说着,照着战马就是狠狠一鞭,立时冲到了前面。

    “我这不是不敢嘛…”寇镇远嘴里嘟囔了一句,“老妖,你慢些,等等我,留些宋猪于我!”亦是快马加鞭地赶了上去。

    只是他起步还是晚了一些,待得他赶到潞安州城下时,就看见琼妖纳延挥舞着自己的大铁枪,已然是和一个使着开山巨斧的宋将战在了一处。

    “哼!真是群不知死的东西,见了爷爷们居然还敢出来受死,这份大礼爷爷们要是不收了,岂不是对不起你们这群宋猪!”寇镇远一边看,嘴中一边自顾自地嘟囔着,暗暗地绰起自己的弓箭,照着郝猛的面门就是一箭。

    若是只有郝猛一人上阵,这去势极快的箭矢,定然会取了他的性命,但是如今却不只是郝猛一人上阵,尚有陆登与梁兴在后面掠阵,虽然比起李俊辰的武艺和许贯忠的智谋来,陆登要显得逊了一筹,但他却也有着自己的长处,那就是心细。

    是以在寇镇远这一箭才出手,就被陆登发现,这一下可把陆登气的不轻,亦是翻手取过弓箭,照着寇镇远来箭的方向便是一箭,只是他的气力比起寇镇远来,无疑是远远不如,虽然箭矢是准确地撞在了一起,但结果却仅仅是减缓了寇镇远那一箭的速度罢了。

    寇镇远见了,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宋猪就是宋猪,射个箭都跟个娘们似的,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男人的箭都……”他的话才说到了一半,就如同一只被掐住咽喉到的鸭子一般,再也说不出去,只是在那里瞪大了两只金鱼眼,原来他用来吹嘘的那支箭矢,已然被不知哪里飞来的箭矢击落在地。

    寇镇远不禁大怒,“噗”地一声吐掉口中的草秆,掣起自己的重枪,照着正和琼妖纳延激战的郝猛而去,“老子先毙了这头宋猪再说!”

    “鼠辈无耻!”

    “且吃我一箭!”

    梁兴与陆登同时轻斥一声,就见梁兴挽弓搭箭,照着寇镇远的面门就是一箭,“哼!果然还是软绵绵的!”寇镇远身子一侧,让过箭去,伸出左手便是抓住了箭尾,“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箭术!”

    按着寇镇远的想法,便是将这箭反射回去,如此取得敌将的性命,在他眼中才是最完美的,只是不等他拿出弓箭,一道寒光便是在他眼前闪过,寇镇远不禁亡魂大冒,总算他武艺、马术都属上层,慌乱间却是举起手中的箭矢向上一格,虽然箭矢极轻,且丝毫受不得力,但就因为这么轻轻一格,终使得他逃过一劫,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只是他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被陆登这一枪在脸上划出一道血痕,而且头上的毡帽亦被这一枪挑落,在两军阵前,大大地丢了一回面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