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寇镇远的美梦
    潞安州初战,宋军连折郝猛、梁兴两员大将,让城中本就不多的将领更加捉襟见肘,更是让城中的百姓、军士议论纷纷,觉得自己的前途渺茫,说不定哪天就成了契丹人的刀下亡魂,也亏得此州的太守是陆登,在百姓和军士的心中都有着极高的威望,这才将城中百姓和军士安抚下来,若是换成梁世杰那等太守,只怕百姓还没跑,他自己就先跑了。

    相比潞安州城中的紧张与肃杀,契丹营地可就显得热闹了许多,虽然琼妖纳延被郝猛以伤换命的一击砍掉了半截左手,可比起潞安州来无疑要好了许多,而且这寇镇远本就觉得自己不管是武艺还是资历都在琼妖纳延之上,但却被他压了一头,心中如何能够释怀,如今琼妖纳延重伤,却是给了他独揽大权的机会,是以他在心中暗暗发誓,定要打出个让兀颜光也没话说的战绩来。

    是以他随便找了几个番兵前去照料琼妖纳延,却将军中全部将领集中到了自己帐中,又是好酒好肉,又是拍着胸脯的许诺,在许下了无数的好处之后,终是让那些将领一个个的点头,保证来日再战时,一鼓破城。

    这个时节的宋军,已非刚开国那会继承柴荣周军遗产的精锐,也非跟随杨家在边关血战多年的百战老兵,而是一遇外敌就只会向后转,把后背留给敌军,是以这些契丹将领根本就不觉得拿下潞安州有多么的困难,相反地还在那里三三两两地商量着,破城之后,你抢何处,我烧何处,更有甚者直接命手下番兵拉来几个抢来的女子,不顾帐中人多眼杂,就地奸淫起来,将本就污秽不堪的营帐弄得更加乌烟瘴气。

    寇镇远坐在主位上哈哈大笑,唯有时不时地看着潞安州的方向时,眼底深处才会透出几缕阴霾杀气,“老子且容你们多活一晚上,待到明天你们就都是老子刀下的亡魂了!”

    寇镇远生在契丹,长在契丹,本能地将武勇作为衡量武将能耐的唯一标准,认为单挑不是敌手的陆登,即便是守城,也决然不会是自己的对手,所能做的最多是仗着城墙之利,苟延残喘地多活几个时辰罢了。

    殊不知,陆登的武艺只是在其次,他真正擅长的就是防御,原本轨迹中,他就是凭着潞安州这座小小的城池,在外无援军,内无粮草的情况下,硬生生地阻住女真名将完颜宗弼四十余***得完颜宗弼险些自刎谢罪,最后不得不冒险一搏,方才攻下了潞安州,完颜宗弼与寇镇远比起来,无疑是云泥之别,完颜宗弼尚且折戟沉沙,更可况他寇镇远了。

    翌日,寇镇远早早地便是站在了营中,看着那些将领带着手下的兵马朝着潞安州呼啸而去,面上亦是带着少有的得色,手下那些心腹看他今日心情不错,不由得挨了过来,颇不甘心地说道:“将军,这攻下城池是何等功劳,为何要让给这些草包,凭着我们手下那些孩儿,不是一样可以拿下这城池!”

    “诶!什么他们我们的,我们都是契丹人,何分什么彼此,”寇镇远摆了摆手,面上却是佯装发怒,“下次若是在我听见你们这等言论,小心我立时砍了你们!”

    那些心腹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声,寇镇远冷冷地哼了一声,却是转身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只是却有着如同蚊蝇般细微的声音钻进了那些心腹的耳中,“那些人都是琼妖纳延那妖人的部下,你们却是我的部下,让他的部下却拼命却好过你们去拼命,到头来这份功劳却也是我们的……”众人骇然,不禁觉得一股凉气自脚底升起,直将后背淋的湿湿的。

    以寇镇远的设想,区区潞安州最多不过一个时辰,便是可以攻破的事情,是以他便在帐中悠然自得地架着腿假寐起来。

    恍恍惚惚间,他梦见自己率领先锋军不仅打破了潞安州,更是一路所向披靡,所过之处根本没人可挡,最后更是一战而下汴梁,将赵宋的皇帝以及一众臣子抓了个干干净净,女真首领完颜阿骨打论功行赏,更是直接将他的位置提在了兀颜光之上,让他直是美得笑出声来。

    只是这一出声,他便立刻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这才发现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他自言自语地嘟囔着,“老子早晚会把这一切变成真的,潞安州便是这一切的开始!”

    念到潞安州的时候,他猛地一拍大腿,大声叫道:“外面的给老子进来一个!”

    很快便有一个他的心腹跑了进来,弯腰行礼道:“将军,有何吩咐?”

    寇镇远点点头,“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那潞安州可曾已经拿下?”

    “回将军的话,那潞安…潞安…”那心腹有些心虚地瞥了寇镇远一眼,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

    “砰”,寇镇远狠狠地一拍桌子,“看我做什么,有什么话只管说就是,难道本将军还会吃了你不成!”

    那心腹浑身一哆嗦,不自觉地站直了身子,“禀将军,现在已然巳时二刻,潞安州…潞安州至今仍未攻克!”

    “什么!”寇镇远乍闻到了巳时二刻,潞安州还未攻下,不由得勃然变色,大踏步走到那心腹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前襟,恶狠狠地说道:“你若是敢骗我,小心老子扒了你的皮!”

    “将军,小的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骗你啊!”那心腹只觉得魂飞天外,连声求饶。

    “可恶,真是岂有此理!”寇镇远也知道这心腹跟随他多年,断然不会骗他,是以将他狠狠地往地上一扔,大步走出账外,大声叫道:“抬枪备马,本将军倒要看看,这潞安州到底有多难啃!”

    待得他到达前线之际,正遇上契丹兵马攻城,他不由得停下马匹,远远地观看起来,就看见城头上箭如雨下,地面上的番兵一面用圆盾护住头顶,一面扛着云梯奋力奔跑,待将云梯靠住城头时,一个个番兵就如同猿猴一般灵巧,口中叼着弯刀,手足并用地朝上爬去。

    寇镇远心头大乐,“这不是干得很好嘛,怎地攻了那么久还会攻不上去,他们之前都在……”

    哪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得城上一声梆响,就见城楼上冒出一队手持挠勾的兵马,专门负责勾取云梯上的番兵,身在半空的番兵根本无处躲藏,除了赌命似的跳下梯去,便是任由城上宋军勾走,到头来挨上一刀了账,很快地云梯上的番兵便被勾的一个不剩,城头宋军见没有番兵攀爬,便几人一组,用力将云梯拉上城去。

    寇镇远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全没想过还有这等守城的方法,好半晌方才醒悟过来,恶狠狠地一夹战马,冲到前方指挥将领身前,不由分说便是一顿耳光,打得那番将鼻歪眼斜,血沫横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