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六十九章 会阵(二)
    林冲的一声令下,即便是武艺并非极为精湛的董恺、余志旺等人的精神也不由为之一震,平日里还是比较暗涩的招数接连使出,纷纷将自己面前的星宿战将革毙,勇冠三军的猛将的作用在此刻完全显露无疑,非但能自己斩将夺旗,更能鼓舞全军将士的士气,做到自己平素做不到的事情来。

    林冲这里是如此,与之相对应的太白金星阵那里也莫不是如此,平素在宋境征战的时候,鲁智深这个花和尚虽然杀性重,但多少还是会留有一份慈悲之心,不至赶尽杀绝,而出征燕云以来,和尚又没捞到多少可以出战的机会,可以说正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如今这场大厮杀,岂不是正对了他的胃口。

    就看见他光着半条膀子,暴吼连连,六十二斤的水磨禅杖上下翻飞,虽然此阵中的番兵都是悍不畏死且甚是嗜血之徒,但在和尚的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就见残肢断臂乱飞,脑浆鲜血齐溅,将和尚整个染成了一个血人。

    乌利可安虽然是一个靠着蛮力、嗜杀称道的番将,但这并不代表他的脑子里长的全部是肌肉,眼瞅着自己手下的番兵被鲁智深杀得有些畏畏缩缩,上前围杀的步伐明显慢了许多之后,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也顾不上兀颜光严令主将不能离其位的指示,催开自己座下的照夜玉狻猊,掣起纯钢银枣槊,遥遥地照着和尚大喝一声,“那个只知屠戮我军士卒的秃驴,还不速速来某家手上领死,若是让你这秃驴活过三招,老子立时解甲归田!”

    “活过三招……解甲归田…”这些字眼一字不拉地传进了和尚的耳中,当场气得他三尸神暴跳,狠狠地一震手中的禅杖,震得上面的铜环叮当乱响,“番狗辱我太甚,今日若不剁下你的狗头,洒家这便自己割了这颗光头!”

    战前俊辰便是专门吩咐过史进等人,让他们看着点和尚,莫要让他中了契丹人的激将,从而孤军深入敌阵,如今见和尚要奔乌利可安而去,杨春也顾不上什么正负、主次之分,连忙开口道:“大师,且莫要义气用事,还是慢慢来得好,莫要着了番狗的道……”

    “去你ND!”以和尚的脾气,哪里会容杨春说完,直接怪眼一翻,厉声喝道,“杨春,你我认识也绝非一日,怎地没有看出你这厮这等贪生怕死,还不赶紧给洒家走开,若是再敢多说一句,立时叫你死在洒家仗开!滚开!”说罢,粗鲁地将杨春往边上一拨,口中发出雷鸣般的暴吼,抡开禅杖照着乌利可安杀去。

    “杨兄弟,莫要再管他了,赶紧多杀几个番狗吧!”陈达见杨春吃瘪,一矛挑飞一名番兵,对着杨春大声叫了起来。

    杨春虎吼一声,手中的大刀抡起,一刀接着一刀地照着番兵砍去,直砍得那些番兵血肉横飞,只恨爹娘没有给自己多生两只手。

    史进也好,陈达也好,在他们的印象中,杨春一直就是一个老好人般的好好先生,几时见过他这般发狠,殊不知老实人发起狠来,才是最厉害的,先前鲁智深那句“这等贪生怕死”,却是深深地刺激到了他,让他自心底觉得屈辱,只是他到底还是知道鲁智深只是说话不经大脑的无心之言,是以才将火气撒在了番兵的身上,不然他怕是早就和鲁智深拼命了。

    看似鲁智深和乌利可安之间的距离很远,实际上并没有多少远,沿途那些番兵番将虽一个个好杀嗜血,但遇上和尚这等大杀星,还是忙不迭迭地朝着两旁避去,不然让他那根碗口粗的禅杖挨上你,一下了账到还是好的,最怕的便是拍的你半死不活,然后任人踩马踏而死。

    “番狗!且吃洒家一仗!”待得靠近了乌利可安,和尚二话不说,手中的禅杖直接便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照着乌利可安拍去,瞧那架势,分明就是想一仗将乌利可安拍成两截。

    乌利可安既被称做“契丹第一雄力之士”,便可想而知其力量之大,如今和尚这般不管不顾地照着他便是一仗,让他的那张丑脸立刻黑了下来,口中也是发出一声怪叫,“秃驴好的胆子,照爷爷的家伙!”抡起手中的纯钢枣阳槊,照着和尚光秃秃的脑门便砸。

    两个人都是卯足了劲,往对方的脑袋上招呼,禅杖与枣阳槊直接在半空中碰到了一起,就听得“哐”的一声响,将二人同时震得倒退了三步,非但如此,两股巨力相交产生的冲击,更是将周边的那些番兵番将冲了好大一个跟头。

    “哈哈……痛快!”鲁智深和乌利可安硬拼了一招,脸上露出了畅快的神色,微微动了动自己粗壮的胳膊,“看不出你个番狗还有些力气,咱们再来!”手中的禅杖武舞起,就如同一片乌云那般,再度照着乌利可安的面门而去。

    “怕你不成!”乌利可安颇又些着恼地回了一句,心中却是没有半分地底气,适才的那一击,看似是平分秋色,可实际上却是他输了,和尚只是动了动胳膊,便跟没事人一般地扑了上来,而他却还是觉得双臂发麻,十分劲怕是只能使出八分来,只是长久以来一直被称作“契丹第一雄力之士”,让他抹不开那层面子,只能是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又是“哐”的一声,和尚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一步不动,而乌利可安却是一连退了六、七步,甚至于将好些在他身后的番兵都给撞开了。

    “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乌利可安见和尚在原地一动不动,满脸调笑地看着自己,一直以来都不曾动摇的信心在这一刻彻底地动摇了起来,“不,这不是真的,我怎么会输给一个宋猪!”

    “不,这不是真的!我是契丹第一雄力之士,怎么会输给一头宋猪!”乌利可安如同疯了一般,歇斯底里一般地咆哮了起来,狠狠地一夹座下马,手中的纯钢枣阳槊朝着和尚的脑袋而来。

    “哼!冥顽不灵,给洒家死来!”和尚的眼中闪过一丝戾色,亦是一驱座下马,手中的禅杖朝前狠狠地一伸,乌利可安便是觉得自己的身子猛地一轻,就像身在空中一般,“咦,我这是怎么了?我这是飞起来了吗?我怎么看见和尚的背了…咦,那匹马为何那般眼熟,那半截身子……”乌利可安眼前一黑,半截身子也是无力地落了下来。

    “呸,就这点力气也敢自称雄力之士”,和尚狠狠地啐了一口,“给洒家杀,一条契丹狗都不能放过!”自己更是化作杀星,大开大合地杀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