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七十章 会阵(三)
    林冲、鲁智深等人可以靠着自己的身体力行,生生拔高队伍的士气,将一场本身势均力敌或是处于下风的战事,打成一场大胜,这就是猛将在战场的作用。

    同样的,如果一员名将亦或是一员可一骑当千的猛将战死在沙场上的话,对于军队士气的打击,也将是毁灭性的,就如同鲁智深没有一丝的花俏,阵斩乌利可安那样,让目睹了这一幕番兵,立时如同炸营一般,纷纷抛下手中的兵刃,头也不回地向后逃窜,口中更是不住地嚷嚷,“不好啦,乌利将军死球啦!”

    “乌利将军被宋人砍了,大伙快跑啊!”

    “将军都被杀光了,再不跑咱们就都活不了了!”

    战场上的流言永远是最可怕的,当正在与史进、袁朗等人鏖战的潘异他们听到这话时,均是愣了一愣,“将军都被杀光了,那我们是什么?”

    只是激烈交手的战场岂容他们这般愣神,更不消说他们的对手还是史进、袁朗他们这样的高手,须臾之间,刀光、枪影一闪而过,此地的星宿战将就在这一瞬之间,竟有五人被斩于马下。

    只有郭永昌、周豹二人,因为对手乃是杨春、田霸的关系,这才幸免遇难,但仅管如此,二人也是心胆俱碎,根本不敢再与杨春、田霸放对,只能是虚晃一刀,照着太阴阵退去。

    瞅着不住后退的番兵,史进只觉得心中激荡,忍不住朝天大吼一声,“师父,你看见了吗?徒儿斩杀番将了,徒儿将北疆建功了!师父,你看见了吗……”

    “大郎!”陈达唯恐史进有事,连忙护在他的身边,“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杀更多的番狗,只有立下大功,那王进师父早晚会知道的!”

    “杀!”史进用力地点了点头,手中三尖刀一摆,照着败退的番兵追杀了上去。

    “杀!”陈达也是不甘落后,手中的长矛使开,又是连挑了好几名撞过来的番兵,追着史进杀了进去。

    镇守水阵的主将,是兀颜光的心腹曲利出清,而且也是这所谓的十一星曜大将中,最为阴险的一个。

    按照他的布置,在水阵的入阵之处,便是施下了毒计,以毒水洒在土地之上,形成可供人马通行的湿泞地面,人、马行于其上,一时不会发作,但一旦两军开始交手,那么这毒便会慢慢发作起来,让中毒者渐渐失去作战能力,直至任人宰割。

    此计不可谓之不毒,若是让他得逞,非但破阵计划受到影响,而且更会折损唐军多员大将,与军不利。

    虽然李俊辰没有想到曲利出清会有此毒计,但因想到是水阵的缘故,还是将精于水计的单廷珪和他的老搭档魏定国全部安排于此,以助纪安邦破阵。

    单廷珪这个武艺并不是最高,兵法也不是最好,但是他却有着一个许多人都没有的长处,那就是他的嗅觉远胜于常人,就连太医安道全也不止一次地说过,单廷珪的鼻子若是长在他的身上,绝对可以助他在医道上更进一步,由此可见一斑。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单廷珪平素除了练兵,就是留在安道全的身边,以助他分辨药材的气味,使得他对各种气味极度敏感,是以在闻到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药气之后,他的面色陡然大变,口中大叫一声不好,也不顾众将奇怪的目光,直接伸手拦在了队伍之前。

    为将者,都希望自己能够拿下头功,是以当单廷珪拦在队伍前方之后,纪安邦、张清等人的脸上也是变了颜色,尤其是与那曲利出清有着深仇大恨的张清,更是抢在纪安邦的前面,对着单廷珪喝道:“单将军,你这是何意,为何要拦住我等的去路,莫不是你心中害怕了不成?”

    “怕?怎么可能?”单廷珪淡然一笑,坚定地摇了摇头。

    “既是不怕,那就将路与我等让开了!”张清剑眉一挑,手中长枪一抖,朝前一指,厉声喝道,“否则,休怪张某枪下无情!”

    龚旺和丁得孙就在张清的身后,听他这般一说,立时扶额苦笑起来,心道自己这位老大果然还是这个脾气,嘴上没有一个把门的,虽然他是急着想要报仇,但这般说话,不是将人往死里得罪嘛,是以龚旺连忙赶上几步,对着单廷珪抱拳道:“单将军,张将军不是这个意思,还请你莫要往心里去才是!”

    “龚旺,你……”张清显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副将竟然会和自己唱起了对台戏,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都是自家人,何来见怪一说,”单廷珪显然也知道张清为人,轻轻一笑后却是转首看向了纪安邦,抱拳说道,“纪将军,可否听单某一言!”

    “有何不可,单将军但说无妨,只是还请长话短说才是!”纪安邦摸了摸颌下短须,开口应了下来。

    单廷珪点了点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开口道:“本将无甚长处,唯有一个鼻子还算好使,如今这空气中,却是弥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粉香之气,单某记得,安太医曾经说过,此等香气无甚厉害的毒性,唯有一样却是非常要命,那便是它会慢慢发作起来,让中毒者渐渐失去作战能力,直至最后任人宰割……”

    “嘶……”纪安邦等人闻言,无不是倒吸一口凉气,“你是说……这如今已是?”

    “确然如此!”单廷珪点了点头,“设下此计者,其心何其毒也,乃是打定了要将我等一举全歼之意!”

    “可我等如今也是拿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纪安邦的脸上也是泛起一丝苦笑,随即面色又是一正,“只是陛下仍在番狗手中,今日纪某纵是拼得一死,也要将陛下就出,待得纪某死后,还请诸位看在纪某的微劳之上,请唐王莫要伤害陛下,让他和三皇子一同离开吧!”说罢,手中镔铁刀一侧,就待纵马而上。

    “纪将军且慢!”单廷珪见状,连忙叫住了纪安邦。

    “怎么?莫不是纪某连拼死一搏的资格都没有吗?”纪安邦脸上泛起怒色,口中的言语亦是带着三分火气。

    “这区区的粉毒之气,单某自有办法应对!”单廷珪颇为自信地笑了笑,“而且对付曲利出清这等奸险之人,若是少了纪将军,只怕会横生枝节,是以纪将军还是稍安勿躁,待毒气散去,再行闯阵可好?”

    “毒气散去?”莫说是纪安邦,就是张清、龚旺他们,脸上也是泛起疑问的神色,显然对单廷珪此言并不相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