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七十二章 会阵(五)
    曲利出清虽然更多的是以奸险狡诈成名,但并非就是说他的武艺不行,若是他只靠着诡计的话,那么他在靠着武勇说话的契丹,定然是没有一星半点地位的,君不见那耶律大石也是文武双全,弓马娴熟吗?只是通常还不用不上他来征战。

    就见他一摆自己的三尖两刃四楞八环刀,照着那团黑影一迎,顿时在刃锋上冒出一溜火星,待他看清只是一粒石子时,不由冷冷哼了一声,“哼!真是一群猪,居然拿着石子上战场,还是让老子来教教你们怎么打仗!”刀上的铜环一阵“呼啦啦”地作响,照着那些汹涌而来的唐军军士劈去。

    张清见曲利出清这般不将自己放在眼中,甚至还不如那些军士,气得是三尸神暴跳,面皮涨得通红,“老子和你拼了!”将手探入囊中,从中抓出一把石头,也不管是多少颗,一股脑地朝着曲利出清洒了过去。

    曲利出清刚砍死一名军士,才一抬头,就看见漫天的黑影朝着自己迎面而来,不由吓了一跳,正待要拨马而走时,才发现迎面而来的又是石头时,不由冷冷一笑,“米粒之珠罢了,爷爷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武艺!”

    手中的四楞八环刀一横,在铜环的叮当作响之下,竟然将张清打来的石子,一颗不剩地全部磕飞。

    张清懵了,他记得自打自己学成飞石出师以来,除了在征讨梁山时,在王寅的手上吃过瘪之外,就没有人能在自己的飞石下走过三招,本以为自己可以仗着这手绝技,替张家的满门报得血海深仇,不想到头来却是根本拿曲利出清一点办法都没有。

    事实上,并不是张清的飞石出了问题,亦或是打得不准,而是在见到了曲利出清之后,他整个人便是处于暴走的状态,出手的力度、准确度比起往日来都要差了不少,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飞石被曲利出清全部接了下来。

    可是张清却不知道,自己最拿手的技艺被仇人这般轻松的接下,让他在懵了同时,心中的怒火更炽,也不顾自己并不是十分擅长枪法,口中大喝一声,舞枪朝着曲利出清杀了过去。

    怒火中烧之下的张清,飞石是失去了准头,但是枪法却莫名凌厉了起来,曲利出清见他飞石,本能地以为他枪法也不怎么样,在这种想法的趋势下,使得他在与张清的交手瞬间,便是吃了一个大亏,也是他反应灵敏,才躲过了要命的一枪,饶是如此,他头上的毡帽却是被张清一枪挑落,就连他的左耳也被张清挑掉了半拉。

    “嗷…”曲利出清伸手在左耳上摸了一把,就见满手鲜血,当真是又惊又怒,口中发出一声狼嚎,“我乃契丹上将,怎会伤在这等宋猪手中!”

    “哼!当日你杀我张家满门时候的威风和杀气都去哪里了!”张清甩了甩枪上的血水,眼中满是杀气,心中默默地叨念着,“父亲、母亲,张家的各位先辈,不孝张清,今日便为你们报此血海深仇!”

    手中钢枪一抖,一朵斗大的枪花凭空出现,照着曲利出清的前心便是一击,“真当本将是弱鸡了不成!”曲利出清见张清来枪如此大胆,当是气往上撞,“伤耳之仇不共戴天,今日不斩了你,本将再无面目回见督军!”手中的四楞八环刀一摆,便是隔开了张清这一枪。

    “咦!这一刀……”感受到刀上传来的劲力,张清虎口处不禁一震,一龇牙一咧嘴,钢枪险些被荡开,也是他存了定要去曲利出清性命的想法,双臂上用足了全身的力气,这才免得钢枪被荡开。

    曲利出清适才这一刀,已经用上了自己的八分力气,就将张清隔得龇牙咧嘴,心中便是明白张清在力量上远不如自己,是以也不在刻意追求招数上的变化,只顾着将四楞八环刀一刀一刀地朝着张清劈来,刀光如雪,其中蕴含的劲力将张清颇得可不堪言。

    张清有心不去硬接,但不接的代价却是张清所不能接受的,故而只能是硬着头皮和曲利出清硬桥硬马地打了起来,可是他到底不是以力量见长之人,不过才接了十余刀,便已是累得气喘吁吁,手抖盔斜了。

    曲利出清见了,手上的招数丝毫不慢,口中却是出言嘲讽起来,“宋猪就是宋猪,才不过几刀就已然接不下了,适才的威风都去哪里了,再拿出来继续抖给老子看看啊!哈哈哈……”

    张清的双眼中直欲喷出火来,再一次双手举枪朝上迎去,可是此刻的他早已经是双手发抖,又如何能接得下曲利出清的这一刀,就听得“哐”的一声,他再也握不住自己钢枪,就此脱手飞出。

    “啊哈,纳命来吧!”看见张清钢枪脱手,曲利出清高兴异常,口中怪笑一声,四楞八环刀翻手便是一抹,照着张清的颈项之间抹来,“死吧!宋猪!”

    张清眼瞅着此刀照着自己的颈项而来,但是他却已然无力抵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亡的到来,“好恨啊,真的好恨,为什么我不能更强一些,为什么我不能替张家满门报仇,父亲、母亲、各位先辈,张清无能,这便来陪你们了!”

    就在曲利出清的四楞八环刀离张清越来越近的时候,有一个似近似远、细如蚁蝇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么你的这条命,我这个宋猪这便收下了,记得到了下面要告诉阎王爷,斩你者,纪安邦是也!”

    “什么!”曲利出清不禁亡魂大冒,一道匹练般耀眼的刀光在他的眼前一闪而过,“哈哈,宋猪就是宋猪,连刀都会砍空,真是老天助我,我先斩了眼前这厮,再去斩这个拿刀的……咦,怎么景象都分开了……”

    张清看着一道血线自曲利出清的额头出现,然后整个人一分为二,什么心肝脾肺肾抛得到处都是,一股浓烈的腥臭味自中传来,张清本能地便想伸手去捂住口鼻,“接着!”不等张清捂住口鼻,一道黑影朝着张清飞来。

    张清抬手一接,却发现正是自己的钢枪,“为将者,非但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要能适应各种环境,若是这小小的腥臭味便是受不了,那么这人的成就也就这样了!”纪安邦劈了曲利出清,冷冷地抛下这样一句话,扭身又朝着番兵最多的地方杀去。

    张清愣了愣,心中反复咀嚼着纪安邦的话,眼中再度闪过一道精芒,“我张清绝对不会让你看扁,我会让世人知道,我张清不是一无是处,也是相当当的汉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