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会阵(七)
    耶律得华目瞪口呆地看着大量的溃兵朝着自己等人涌来,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当如何处置,只能是任由他们朝着身边跑过,将自己身后的阵势冲得七零八落。

    平素一直靠着兀颜光指挥的恶果,在这一刻终于是体现无疑,耶律得华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半天才由和他一起驻守此处的耶律国珍出一句话来,“咱们赶紧去问问督军大人怎么办吧!”

    耶律得华本就不是什么有担当或是智广之人,如今听到一个建议,还不是赶紧点头,可是在唐军神箭手近乎疯狂的打击下,除了兀颜光身前的几座高台外,旁的高台上哪里还有传令兵的踪影,而眼前人头攒动,他即便想要去兀颜光身前报信,怕都是不能。

    “放箭,给老子放箭,敢于在阵中乱闯者,一律射杀!”就在阵势愈发混乱之际,一声近乎轰雷般的咆哮在阵中响了起来,跟着便是一阵阵利箭破空的声音和番兵频死的惨叫声从中传出,“啊!我们是自己人,为什么要放箭射我们!”

    “……好狠毒的心肠…”

    “兀颜光你不得……”

    耶律得华和耶律国珍看着眼前的番兵如同割麦子一般倒了下去,一时间只觉得口干舌燥,咽喉发干,虽然这些人在他们看来并不比宋人高出多少,但好歹也算是自己的同胞,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可惜,可是他们却不敢出言让人停止放箭,因为他们分明听出适才下令放箭的,正是他们的叔父耶律得重。

    “往边上走,都给我边上走,不要走中间!”耶律国珍忽然疯了一般地叫了起来,让耶律得华看得不明所以,根本不知他为何如此,正待要喝问时,一支雕翎箭却是无声无息地射穿了他的咽喉。

    “呃……”耶律得华使劲地捂着自己的脖子,努力地伸手朝前抓着什么,可是他却什么都抓不到,便是气绝落马,耶律国珍看着耶律得华死在自己的面前,口中悲嚎一声,“耶律得重,看你干的好事,把自己人都给射死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将本将的雕翎箭认做是契丹的箭矢,但本将军乃是堂堂正正的汉人,岂是你们这等契丹蛮夷可比的,记住了,射杀你的,乃是大唐史文恭,莫要怪错了人!”一声暴喝,划破风声,传入了耶律国珍的耳中。

    “什么!”耶律国珍大惊,立时觉得一种令他毛骨悚然的危机感自心头升起,当下也顾不得什么颜面,当即伸手搂住马脖子,侧身一挂,整个人全部隐在了马腹,就听得前方传来刺耳的惨叫声,显然是有人做了他的替罪羔羊。

    待得他估摸着没有危险坐定看时,顿时从头凉到了脚,就见前方两名番兵,被这一支雕翎同时贯喉,两具尸体紧紧地连在一起,让人看了都觉得不寒而栗。

    “啊…”耶律国珍的嗓中发出野狼一般的嚎叫,他长这么大,几时见过这等骇人听闻的箭术,“老子战死了,也比让人这般射死好!”心底深处升起这样一个念头,在挥舞自己手中长矛的同时,将座下马头一调,朝着尾随而来的唐军杀去。

    史文恭看见他躲开自己一箭,又反身朝着自己方向杀来,虽然心中极度不喜这些异族,但还是赞许地点了点头,“看在你这般勇气的份上,本将便让你死得像一个勇士!”掣起自己新从俊辰处得来的七星烂银枪,便是朝着耶律国珍杀了过来。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虽然耶律国珍远不到行家的地步,但他还是衡量出了自己远不是史文恭的对手,心头不由闪过一丝悲哀,“原来现在的宋人都已经这么强了,亏得我们还自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今日之事怕是难以善终了!”但是他的面色很快便坚毅了下来,出手间再无顾虑,全然都是两败俱伤,与敌携亡的招数,“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我堂堂契丹皇族,怎可平白死在宋猪手上!”

    “咦…”史文恭明显感觉到了耶律国珍的变化,以他的身手和智慧,自是很快想明白了原因,不禁觉得好气又好笑,“本想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但你这般不知好歹,那便去死吧!”手中的银枪忽地一变,变得飘忽不定起来,耶律国珍没有想到史文恭会有这般变化,一时间没有抓住银枪的变化,被史文恭自左向右一划,瞬间在耶律国珍的咽喉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鲜血瞬间喷涌而出,耶律国珍的脸色立时变得煞白,只觉得平日里没有份量的长矛重逾千斤,想要再前进一丝都是一种奢望,“我这是要死了吗?我好恨……”耶律国珍的眼中满是愤恨的光芒,史文恭见了他的这个眼神,立刻想到了在曾头市时,完颜宗干看他的眼神,不由怒从心中起,手中枪化做一道银光,直接刺中了耶律国珍的前胸,口中暴喝一声,双臂猛然使力,将耶律国珍朝着契丹人的方向抛去。

    可怜耶律国珍,非但死在了史文恭的枪下,就连他死后的尸体,也遭到了万箭攒身的结果,立于阵中的耶律得重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厚背开山刀,“给我放箭,不停地放箭,我倒要看看那些宋猪怎么闯进我的太阳阵!”

    天山勇作为兀颜光派给耶律得重的副将,本想说些什么,但他看了看有些疯魔的耶律得重,不由蹙起了眉头,在一旁默不作声地看着。

    他不说话,并不代表耶律得重会忘了他,耶律得重咆哮了几声之后,忽地转头对着天山勇道:“天山勇将军,你是我契丹首屈一指的神箭手,适才那些宋猪在你眼前射死了得华,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天山勇一时间就觉得有十万匹草泥马在心头狂奔,心中忍不住破口大骂耶律得重无耻,自己报复不了,却想着要拉自己下水,可是耶律得重到底还是兀颜光跟前的红人,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面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将军放心,末将早晚会射下几颗宋猪的人头,来为得华将军报仇……不过,我们如今这般放箭,虽是能阻住宋猪的前进,但是这般下去,我等的箭矢很快就会用尽,到那时我等当如何是好?”

    “用尽?”耶律得重奇怪地看了天山勇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而狰狞的笑容,“想要将我军的箭矢耗尽,怕是这些宋猪全部死光了,也不能做到吧!”

    说着,手中的大刀一摆,放声大叫起来,“箭锋阵型,继续放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