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八十一章 会阵(十四)
    顾岑亲眼看见楚明玉死在庞万春箭下之后,心中立时松了一口气,与韩喆两人互相看了看,当下一个舞起铁矛,一个举起大斧,口中怪叫一声,“契丹的孙子们,爷爷又来了!”听得王寅、栾廷玉在马上一哆嗦,险些从战马上跌落。

    他们二人的怪腔怪调,落在答里孛的眼中,却是让这位女将发自心底的讨厌二人,当下冷冷一哼,对着太真鹊喝道:“鹊,让这些不知死的家伙,好好见识一下咱们的厉害!”

    “好嘞!”太真鹊一拍胸脯,引得胸前一阵乱颤,“公主您就看鹊的吧!姑娘们,跟我来!”掣起自己的花枪,带着一队女兵便是迎向了顾岑、韩喆二人。

    论武艺,韩喆在顾岑之上,但同样的,韩喆也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喜欢胸大的女人,这个毛病在平时不算什么,毕竟在这个时代,一个男人如果不逛青楼的话,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男人,可是在战场上的时候,这个毛病却是会真的要了人的性命。

    果不其然,在太真鹊带着那些女兵迎上来的时候,韩喆第一时间看见的,正是那太真鹊,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太真鹊的胸部着实太大了些,大到了她一动就会乱颤的地步,韩喆的眼睛看得都直了,嘴角处都不禁流下了一道口水,“好大…真的好大……”

    顾岑对于这个兄弟的毛病是心知肚明,挥动铁矛的同时也是不住地摇头,太真鹊却是涨红了脸,虽然她是一个契丹女子,但是百余年来学习汉家文化,尽管不如汉家女子那般重视礼教大防,可终究不如百年前刚开化那般随意,当下双眉一竖,花枪劈胸就是一枪,“老娘宰了你这个色胚!”

    韩喆见这一枪来势汹汹,立时吓了一跳,连忙挥矛挡住,口中兀自不饶人地喝道:“兀那婆娘,莫不是长久找不到男人,饥渴得慌,见着你韩爷爷便迫不及待地想要滋润一番……”

    太真鹊自记事起便跟在答里孛的身边,几时听过这等话,一张脸顿时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般,头上也是袅袅升起一丝丝白烟,总算它还是有着几分理智,知道靠着自己怕是取不了韩喆的性命,手中的花枪攻向韩喆的同时,口中大喝一声,“姐妹们,让这厮见识见识咱们的厉害!”

    “来吧!来吧!牡丹花下死,老子做鬼也风……”韩喆哪里会把这些水兵放在眼里,手上随意招架着太真鹊,嘴里还不三不四地说着什么,只是这一次不等他说完,眼前忽地闪过几道刀光,全部都是照着韩喆的身上招呼而来。

    “我操,这是什么鬼!”韩喆大吃一惊,连忙收回手中铁矛,朝着那几道刀光迎去,可不想那太真鹊一直再等这个机会,如今见他收回铁矛,口中厉叫一声,“淫贼,受死吧!”花枪猛地向上一翻,便是朝着韩喆刺来。

    正面有太真鹊的花枪,两侧有如雪的刀光,韩喆瞬间便陷入了极其危险的境地,挡前挡不了侧,挡侧挡不了前,韩喆猛地一咬牙,“老子和你们拼了!”再也不顾太真鹊的花枪,手中铁矛径直朝着那些刀光撩去。

    太真鹊见了,还以为韩喆就此认命,心中不由大喜,手上也不是不禁加重了几分力道,看那架势,分明是想要在韩喆的身上添上一个透明的窟窿,只是她的想法虽好,却不知道韩喆的好基友顾岑就是不远处,又岂会坐视韩喆死在这里。

    就见开山斧化作一片乌云,在太真鹊的眼前掠过,太真鹊不知为何,只觉得自己的身子猛地一轻,接着就是看见自己的身子坐在马上,“这不是我的身子吗?我的身子怎能不动了,那淫贼怎么还活着……”

    “鹊!”答里孛在后方亲眼看见太真鹊被顾岑一斧取走了项上人头,不由发出一声悲鸣,双眼立时红了起来,恨恨地抽出的绣绒双刀,厉声叫道:“宋猪杀我姐妹,此仇不共戴天,姐妹们,与我杀!”

    见到答里孛率领所有的女兵杀了出来,王寅微微摇了摇头,口中轻轻叹息一声,对栾廷玉道:“栾兄,此战已完,你还是去整顿一下兵马,准备汇合唐王,一共攻打镇土星阵吧!”

    栾廷玉一怔,有些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王寅,指着眼前的混战,“王兄,眼下胜负未分,为何要整顿兵马,若是小弟没有看错的话,眼前这契丹公主所使用的分明是南朝刘宋开国皇帝刘裕的却月阵,有此阵在,我军想要获胜,少不得一场苦战!”

    “哼!图据其形而已…”王寅冷冷地哼了一声,“若是刘寄奴在此,我等自当退避三舍,如果她能有刘寄奴五分本事,说不得我等要倾尽全部本事,与她好好打上一场,可是她连一成本事都没有学到,比起当年白袍将军史敬思的白袍军都远远不如,又如何会是我军的敌手,更何况庞万春早就等她多时了!”

    “庞万春?”栾廷玉瞬间明白了过来,朝着王寅微微点头,“末将明白了,这便去整顿兵马!”朝着王寅一抱拳,便是转身离去。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庞万春终于找到了他苦候已久的机会,眼中闪出两道寒芒,飘零游子弓立时一翻,翎羽箭一搭,照着答里孛便是射出了夺命的一箭。

    答里孛论武艺、论知觉都与顶尖差得甚远,就在她指挥着麾下的女兵与顾岑、韩喆他们战与一处的时候,猛地觉得心口处一疼,低下头看时,就见一支箭头已然透胸而出,箭头上带着的几滴血珠,彷佛正在高速她,放箭之人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劲,“好快…好准的箭……”答里孛眼前一黑,便是栽下马来。

    “公主!”

    “公主!”

    “公主!”

    答里孛虽为公主,但平素对手下那些女兵甚厚,往往遇到有宫女或者民女犯事时,都会忍不住出手相救,是以手下这些女兵都视她为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如今看见答里孛死在眼前,让她们不禁悲从中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厮杀,全部朝着答里孛的尸身围了过来,悲声怯怯,让人闻之就欲落泪。

    看着眼前在地上跪倒了一片的女兵,顾岑几次举起手中的开山斧,几次又无力地放下,最后终是叹了一声,对着韩喆道:“老韩,我是下不去这个手了,要不你来吧!”

    哪知韩喆白了他一眼,“你下不去手,难道老子下得去手不成!”随手朝着一名军士一指,“去,速速告知王寅将军,问他该如何处置!”

    “高!到底还是老韩你高明!”顾岑眉毛一挑,对着韩喆翘起了大拇指。

    王寅闻报,亦是忍不住长叹一声,吩咐道:“将她们集中一处,抄没全部兵甲,留下部分军士看管,待破得阵后,交由唐王发落!”王寅声音落下,目光却是放在了镇土星阵地方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