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会阵(十七)
    “哼!”兀颜光却是没有再说话,只是在眼眸深处闪过一道戾芒,银尖戟一竖,以戟尾撞开高宠的一枪,戟尖在他的腕力抖动下,幻出三个戟头,分别朝着高宠的咽喉、两胸刺去。

    “嘶……有点本事!”高宠自度自己先前那一枪全然没有任何痕迹可循,完全就是自己随性而为,不想兀颜光竟然如此化解,心中不由收起了轻视之心,双手攥住枪尾,借着自己的臂力,虎头金枪的枪身一震,将兀颜光的这一枪震了开去。

    “这算什么,本事还在后头呢!”高宠的声音虽轻,但还是被兀颜光听在了耳中,虽然他口中还是在讥讽着高宠,但在心里却是将高宠视作了真正的对手,出手间已全然没有第一招时的躁进,攻固然是雷霆万钧,可守也是滴水不漏,让高宠虽有速决之心,但终究没有下手的机会,只得和兀颜光打起了消耗战。

    枪来戟往,金银相间,两人都是招数精熟之辈,你扎我前胸,那我必刺你咽喉,你打我战马,那我也必踢你战马,往来交错,不知不觉,两人却是斗了三十多招。

    破阵之战打到这会,唐军的优势也是愈发地明显起来,虽然契丹在兵力上还是占了绝对的上风,可是在指挥以及将领的层面上,唐军却是将契丹甩出了老远,再加上兀颜光以及他所看重的孛堇隆、太真胥庆被死死缠住使得那些番兵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是任由唐军撵鸭子一般的撵来撵去。

    太真胥庆如果肯沉下心来好好地和唐军周旋的话,虽然最终的结果无法改变,但以他那不输孛堇隆的指挥才能,绝对可以将唐军在太阳阵的方向拖住,可惜他自恃其勇,非要和唐军斗将,尽管他连败数将,也打伤了伍应星、张威的等人,可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被钱震鹏一刀斩与马下。

    而孛堇隆则是与他相反,仗着自己麾下兵力雄厚,只是一味地用兵力去堆积、挤压唐军的空间,尽管这些番兵已经没有什么斗志,挥舞刀枪的双手也是不住地颤抖,可架不住他们人多,要知道哪怕是一万头猪,杀起来也要个把时辰,更何况是人,是以唐军在太阴阵方向的进展比起龟速来斗略有不如。

    听着阵中不住传来的金铁相交,以及番兵临死前用契丹语发出的诅咒声,兀颜光的心中也是愈发的焦急了起来,手中的银尖戟也是越使越快,恨不能将高宠立时毙与戟下。

    可是高宠又哪里是这么容易杀的,要知道随着高宠年岁的增长,以及武艺的精熟,在如今的唐军中,能够与他一战的人已然不多,能够战而胜之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可即便是这些能打赢高宠的人,想要取高宠的性命都是不可能,更何况是兀颜光。

    高宠到底是真正的“小霸王”,比起穆春之流强出何止百倍,他敏锐地感觉到兀颜光在出招的速度上比先前快了不少,微微一想便已是明白,心中暗笑的同时却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以其能带给兀颜光额外的负担,让他自己产出破绽。

    虽然此刻的高宠还不到他的巅峰期,但以他日后枪挑十二辆千斤铁滑车的力量,此刻即便不是巅峰,但也是强过了很多人,在他劲力十足的招式下,兀颜光只觉得自己握着兵器的十指传来阵阵胀麻的感觉,每每都要自己使出极大的力量才能重新把兵器握紧,可是当他把力量和心思都放到了稳定兵器上面的时候,在招式的衔接上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疏漏。

    高宠一直便是在等这个机会,如今终于等到了,他忍不住心中的狂喜,手中的虎头錾金枪正要不顾一切地刺出时,脑中忽地闪过一个念头,“万一这是诱敌之策怎么办?”

    高宠想立功,想斩杀敌军大将,这些都不假,但这一切的前提和基础都是建立在自己安然无恙的前提下,若是自己死了或者是残了,那即便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劳,那也是没有用的,是以高宠生生地想要出枪的念头,打算在好好地看上一会。

    只是当一个人有了一个念头之后,这个念头便会像魔鬼的爪子一般,挠得你心中痒痒的,直到你将这个念头彻底地付诸实践,眼前的高宠正是这样,想出枪却又不出,一次如此,两次如此,待到三次、四次的时候,有些正在砍杀番兵的唐军将领也是看出了些端倪,不由得小声地议论了起来,“高将军这是怎么了,枪出到一半又收回去?”

    “不明白?他的想法一直以来都是让人琢磨不透!”

    “哎哟!看看,刚才多好的一个机会,怎么又是这样!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换我上去呢!”

    “哈!那你去啊,我看要是你上去,保管不是那番将的对手,到头来还要我们给你收尸……”

    虽然此刻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喊打喊杀的声音,但是高宠还是将这些话清清楚楚地听在了耳中,立时便是让他涨红了脸,毕竟人都是要颜面的,被人这般议论,如果高宠再不做出点变化,那么他又有何颜面自称“小霸王”!

    在高宠的力量面前,兀颜光很快便是再一次露出了破绽,这一次高宠终是没有放过机会,手中的虎头錾金枪猛地向外一荡,荡开了兀颜光的银尖戟,虎头枪随即在半空舞出一朵枪花,而后更是化作一条金虹,直奔兀颜光的左胸而去。

    在高宠的计算中,任凭兀颜光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都是逃脱不了自己的这一枪,而事实也证明,高宠的计算是对的,但计算终究只是计算,事情的结果往往却是出乎人的意料。

    高宠这一枪狠狠地扎在了兀颜光的左胸,照理来说,高宠的脸上这时应该挂起胜利者的微笑才是,可是他却没有,非但没有,他的脸上还是铁青一片。

    他分明能感觉到,自己的金枪明明刺穿了兀颜光的铠甲,可是从枪尖上传来的阻力却是那么的真实,让高宠的心头立时蒙上了一层阴影。

    兀颜光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刺中的左胸,猛地探手抓住了高宠的金枪,故作感概地冷笑一声,“多少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够刺中本督军,就冲这一点,你也足以自豪了,只是你也就到此为止了,给本督军去死吧!”左手猛地掣出银装锏,照着高宠的头颅,便是狠狠地一锏打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