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丘岳斩将
    张礼无疑是异常悲催的,本来只是想来趁机劫掠一把罢了,可是不想却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更加可悲的是,他不仅死的异常难看,而且连自己是死在谁手上都不知道。

    “把他们都给我杀了!”那将一刀劈了张礼,随手甩了甩刀上的血水,指着张礼手下那些还在发愣的士卒喝道,那些士卒原本只是因为张礼死的太快而愣在了那里,如今听了这句话,却是立刻回过神来,忙是撒开双腿,朝着赵能的方向狂奔起来。

    “赵将军…等等我们…张将军被人杀了……”

    “救救我们……”

    他们是扯开了嗓子在嘶吼,可是此刻的宋营中,满是嘈杂的杀人放火的声音,虽然赵能听到一些耳熟的声音,也是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可终究营中嘈杂的环境让他根本听不清他们在叫些什么,而且在他的心中,也是想着要多抢上一些,又如何会去搭理张礼的手下。

    张礼的手下并不多,不多时便是叫那将杀了个精光,就在他满脸不屑地朝地上啐了一口,打算继续追杀赵能时,身后却是传来了一个粗旷的声音,“丘将军真不愧是我大宋八十万禁军的总教头,这份武艺比起那林冲来,不知高了多少倍,真不愧是我大宋的栋梁之才!”

    丘岳这个人武艺固然是好的,可和林冲比起来,更喜欢迎奉上级,而且还喜欢听好话,眼下听见这么几句话,不由心中一喜,始终紧绷的面孔也是松了下来,回首道:“程兄武艺也不差,只要好生在战场磨砺些日子,他日定成大器!”

    程子明凌乱了,本意只是恭维他几句罢了,不想这厮竟然打蛇随棍上,开始点评起他来,不过当他想到自己日后还需丘岳提拔时,强自笑了笑,“丘将军说的是,俺就会几手庄家巴把式罢了……”他也不想在这上面与丘岳多做纠缠,装着看了看前方,“看起来,姓屈的这酸秀才的安排是奏效了,丘将军,咱们是不是也上去打打秋风?”

    “哼!不过是只误打误撞的蝼蚁罢了!”丘岳乍听见“姓屈的酸秀才”时,立时将脸扳了下来,狠狠地照座下的摇玉勒胭脂抽了一鞭,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手中的飞龙三停刀上下翻飞,就似掀开一阵血浪一般,“兀那鼠寇,可听说过京师八十万禁军总教头丘岳乎!”

    “至于吗?不过是群草寇罢了!”程子明颇为无奈地将自己的五指开锋枪往肩上一扛,意兴阑珊地朝着手下士卒招招手,“走了,有丘将军在,咱们只管捡人头就是了!”

    丘岳的声音不可谓之不大,可是杀性正浓的董澄、沈骥哪里会去管这些,依旧只顾着满足自己杀戮的欲望,唯独耿恭在刀兵之中似乎听见了丘岳的声音,一枪刺死眼前的宋兵,抬头四下看了起来,就见丘岳的三停刀上下翻飞,所过之处根本无人可挡,如同劈波斩浪一般杀了进来,离他已然不过一箭之地。

    耿恭见丘岳如此武艺,自问不是他的对手,连忙朝着沈骥高声叫道:“沈兄,宋将凶猛,速速援我!”

    只是沈骥自己杀得正爽,又哪里会去理他,当下故作没有听见,依旧自顾自地杀着身旁的宋兵,耿恭愈发的急了,正要再叫时,就见眼前闪过一道刀光,眼中的景物亦是一高一低分成了两半,“好…好快的刀…”

    “哼!无能的废物,似这等废物也能为将,果然是一群草寇!”丘岳仗着马快刀狠,又是一刀劈了耿恭,当下愈发的得意起来,一举自己的飞龙三停刀,“汴京八十万禁军总教头丘岳在此,不要命的草寇可敢一战!”

    “啥?丘岳?”董澄一刀劈死眼前的一名宋兵,正待继续杀时,却是听见丘岳的吼声,不由的转过头去一看,只是他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立时眼珠子都瞪了出来,“耿老三?可是你这厮杀了耿老三?”

    董澄不似沈骥,他一向便是与耿恭交好,如今见耿恭惨死,叫他如何还能一心追杀宋兵,“哼!不过是个连本将一合也接不下的废物罢了!”丘岳冷冷哼了一声,三停刀一侧,便是照着董澄冲去,“且看你这废物能接本将几刀!

    丘岳杀人,一般都是仗着刀马双快,如果董澄有机会可以检查一下耿恭尸身的话,自然就可以发现耿恭除了人被劈成了两半,就连自己的铁枪也是被从中分成两半,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这个机会,满心以为仗着自己三十多斤重的泼风刀,定然可以斩丘岳于马下,为耿恭报仇。

    不想双刀甫一接触之下,董澄立时便是觉得手中一轻,连忙看时,却见自己的泼风刀的刀身俨然只剩下了一半,心中一惊,拨马便走,只是丘岳又岂会放过他,当下怒吼一声,“想走,且留下你的头来!”

    董澄座下的战马虽然是他从北地淘好的好马,但比起丘岳的坐骑来,还是差了不少,听着迫近的马蹄声,估摸着自己怕是难逃丘岳毒手的董澄,突然将心一横,狠狠地一拉缰绳,战马吃疼之下,整个站了起来,董澄亦是就势一趟,手中断刀疾伸,朝着丘岳的马颈和前胸就是狠狠的一击。

    董澄这一击,事先没有一点征兆,换做是常人,只怕会立时在一刻含恨殒命,但丘岳到底不是一般人,虽然是吃了一惊,但他到底还是力阻奔马,如同董澄一般,用力狠狠地向左一拉战马,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要命的一刀的同时,手中的三停刀狠狠地同时向上一撩,将董澄连人带马劈成两半。

    “董老大!”董澄的死,似乎让沈骥有心灵感应一般,让他在刺死一名宋兵的同时扭头看了过来,立时肝胆俱裂,双目中流出血来,“我来你拼了!”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丘岳的对手,手中的白点钢枪没头没脑地朝着面前的宋兵挑去,看那架势,分明是想杀到丘岳跟前去为董澄报仇。

    虽然他的想法很好,但他离得丘岳到底远了些,在怒火掌控了他全部感官的情况下,他哪里还能感到来自其它地方的危险,而程子明眼瞅着丘岳大发神威,连斩数将,不由得心中直痒痒,看见沈骥不顾一切地朝着丘岳杀去,口中喃喃了一句,“这个就让我来吧!”

    既然有了决定,便也顾不上手下士卒,纵马扬枪朝着沈骥驰去,可怜沈骥的眼中只有前方的敌人,哪里会想到危险来自侧后,待到五指开锋枪入体的剧痛传来,却是为时已晚,只能是带着无尽的不甘,恨恨地离开了人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