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四百九十八章 给老子追
    生死相搏之际,最忌讳的便是分心,虽然周昂砍死的只是马异他们三人,但是震慑的却是整个晋军,连同正在围攻丘岳、程子明的将校也不例外。

    虽然丘岳、程子明此刻身心俱疲,虽然二人身子伤痕累累,但是瘦死的骆驼始终比马大,和他们这等高手过招时分心,岂不是自寻死路,就在丘岳奋力隔开山士奇的铁棍,而史定、石敬两柄大刀没有接上的瞬间,程子明猛地大吼一声,五指开锋枪不顾一切地刺出一枪,立时将躲在山士奇身后准备偷袭的范全刺了个通透,双臂猛地一使力,便是将范全挑到了半空,丘岳跟上便是一刀,将范全劈成了两段。

    顿时半空好似下起了一阵血雨,心肝脾肺肾洒的到处都是,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淋成了一个血人似的。

    战场上瞬息万变,有时候压倒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来的就是这么简单,虽然晋军素以凶残嗜杀着称,但是说到底他们都是喜欢看别人流血,可是真的当他们自己流血,而且这血整个浇在他们身上的时候,很多人便是承受不了,立时便奔溃了,尤其是石逊和袁景达,更是将手中的兵刃一抛,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放声地大叫,“别杀我…别杀我…别杀我啊……”

    山士奇的脸上也满是血水,听到这二人这般乱叫时,心中便是知道不好,当下也顾不上擦拭一把脸上的血水,询着声音便是反手一棍,正打在袁景达的额头上,将他的半个脑袋直接打得飞了出去,当场气绝。

    虽然棍毙袁景达是山士奇为了避免动摇军心的无奈之举,但同时也是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晋军的士气,而偏偏在这个时候,一个颇为眼尖的伍长突然指着大同关的方向大声叫道:“快看啊!关里怎么起火了?”

    “什么?关中起火?”这句话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在晋军之中引爆,立时将山士奇等人震得七荤八素,忙扭头朝着大同关的方向眺望时,就见关上已然升起几道又浓又粗的黑烟。

    “不好,有人袭关,枢密大人有危险!”山士奇比任何人都清楚地知道,大同关八成以上的战力全部被他带了出来,以关中所剩的兵马,根本不足以守住关卡和钮文忠的性命,当下朝着丘岳狠狠地劈出一棍,待得丘岳招架时,连忙收棍转马,大声叫道:“速速撤兵!”

    在看见关中火起的那一刻,晋军上上下下已然没有了战心,而山士奇的这句话却正中他们的下怀,当下哪里还有什么顾虑,直接掉转马头,朝着大同关的方向狂奔疾驰。

    “现在想走吗?太晚了,全都给老子杀了,一个都不能放过!”丘岳被山士奇等人围攻了半天,已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如今看见他们要跑,心中哪里还能受得了,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受伤,立时便要指挥手下士卒追杀上去。

    可是,他的兵马没有跑出几步,就不得不停下的脚步,丘岳不由大怒,厉声吼道:“谁允许你们停下的,还不赶紧给老子追,追不上的话,老子把你们……”

    “行了,老丘,是我命令手下把他们拦下的”,忽地一道声音传来过来,周昂扛着蘸金斧,破开眼前的士卒,缓缓走到了丘岳的面前,看了看处于爆发边缘的丘岳,伸手掏了掏耳朵,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不是我的意思,是推官大人的意思,你要是有意见,大可以去和推官大人说!”

    “嘶……”乍一听到孙静的名字,丘岳不禁一愣,身上的气势也是为之一顿,好半晌方才悻悻地说道,“既然是推官大人的意思,那便让他们多活些日子!”

    “这就对了!”周昂咧嘴一笑,伸手在丘岳肩上重重一拍,“怎么样,你的伤不要紧吧,接下来还有好些仗要打,要是你缺席了,那可别怪我把功劳全部抢走!”

    “哼!是我的谁都抢不走,就不劳你费心了!”丘岳不爽地看了眼周昂,冷冷地回了他一句。

    他们两个一面争吵,一面指挥手下打扫战场,倒也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而从宋营中撤出的晋军,则是没有那般好运了,在山士奇近乎疯狂的咆哮声中,几乎是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回赶,用山士奇的话来讲,如果钮枢密出了什么事,那么你们全部都给老子去死,在死亡的威胁下,由不得他们不全力以赴。

    就在他们全力奔跑之际,忽地就看见左前方扬起一阵尘土,跑在最前方的睦辉心中一寒,下意识地以为大同关已破,想要扭头叫喊时,一支箭矢却是如同无声无息的毒蛇一般从中窜出,直接射穿了睦辉的咽喉,立时栽下马去。

    “哼!在我项元镇的面前,竟然还敢回过头去,莫不是看不起我不成?”项元镇甩了甩手,口中随意念叨了一句,睦辉的生死在他的眼中彷佛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全军注意,三轮极速抛射!”

    项元镇的一声令下,跟着他身后的骑兵纷纷取出三支箭矢,在驾驭战马划出一道圆弧的同时,将手中的弓箭以最快的速度射了出去,要知道项元镇的部属是宋军中唯一一支成建制的弓骑兵,虽然他此次带来的不过只有一千人,但仍旧够山士奇喝上一壶的,当三千支箭矢如同乌云一般朝着晋军队伍射来的一刻,山士奇也是亡魂大冒,除了挥舞浑铁棍去格挡箭矢外,他实在无力地做任何事情。

    好在项元镇只是射了三波,并没有持续用箭矢攻击,这才使得山士奇等人能够逃出升天,可即便如此,他手下的兵马也是损失惨重,几达三成。

    看着晋军异常狼狈地朝着大同关的方向逃窜,项元镇却是轻轻拉住了自己的战马,伸手在自己的紫鹊弓上轻轻地擦拭着,他的副将也就是他的侄儿项捷颇为不解地看了一眼项元镇,开口问道:“叔父,我们就这么放他们过去,不用追了吗?若是咱们追上去,怕是还能多杀一些草寇!”

    “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军中没有叔父,只有将军,若是下次你还是记不住,趁早给老子滚回家种地去”,项元镇冷冷地哼了一声,将紫鹊弓背回背上,看了一眼狼狈而去的晋军,冷冷笑道,“让他们跑又如何,难道他们还真以为过了我这,就能安全了不成!”

    项捷哑然,亦是朝着前方看去,一股寒气不自觉地从脚底慢慢升起。

    山士奇他们自是不会知道这些,他们所知道的就是快点,再快一点,赶紧回到大同关,可是他们才离开项元镇不过半柱香的功夫,便是再次遇到了拦路的宋军,只是这一次,宋军却是摆开了阵势拦住去路,当先一员头发眉毛花白的老将,手持丈二滚云枪,站在阵前大声喝道:“河南河北节度使王焕在此,尔等草寇还不速速下马受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