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零三章 花荣与项元镇
    做为水浒世界的有数高手,卞祥的优点和缺点是同样的出色,固然他武艺高强、及好义气是不假,但是他同样性子急躁、做事容易冲动,也是特别的明显。

    自宋江那里得到先锋的位置后,他恨不能插上翅膀,一步飞到那些杀死钮文忠以及迫害山士奇的宋军面前,将他们碎尸万段,以告慰好友的在天之灵以及平息自己胸中的无尽怒火。

    可调兵遣将需要时间,分拨粮草辎重同样需要时间,卞祥岂会不知这些的要紧,故而只能忍了,耐着性子等待,而真正让他不能忍的,是来自穆弘、燕顺等人的闲言碎语。

    什么靠着巴结田虎的小老婆,什么去给田豹倒洗脚水,什么去给田实找妓女,凡此种种,让卞祥紧握的双拳上青筋暴起,满口的钢牙几欲咬碎,从眼中喷出的怒火,几乎差点将卞祥的理智全部燃烧殆尽。

    一直便是跟在卞祥身旁的花荣,自是感觉到了卞祥的异状,心中暗暗叹息宋江为何这般信赖这些无赖的同时,不得不出言安抚道:“他们不过是些胸无点墨,无甚本事的人而已,以卞兄的大才,又何苦与他们一般见识!”

    花荣暗暗地一碰,却是让卞祥心中的气稍稍顺了些,扭头看了一眼满脸真诚的花荣,不由得冷冷一哼,只是一直紧握的双拳终是松开了。

    好在准备工作并没有让他们一直等下去,很快便是完成了,早已是等得不耐烦的卞祥二话不说,立时翻身上马,杀气腾腾地瞪了一眼穆弘、燕顺等人,便是一招自己的开山大斧,口中大吼一声,“走!”自己更是一马当先,远远地部众甩了开去。

    对于自己性急的搭档,花荣唯有报以苦笑,对着宋江抱拳说了声,“哥哥,万事小心!”,亦是对着晁盖点了点头,便是带着兵马缓缓开出,顺着卞祥前进的方向追了下去。

    直到这支兵马的影子完全消失在穆弘、燕顺等人的眼中之时,二人方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摸了摸满是汗水的后脑,朝着卞祥他们离去的方向狠狠地啐了一口,“什么德行!”

    他们这时候说些什么,卞祥自是无从得知,这会的卞祥恐怕早已将这两人抛诸脑后,此刻的他,心中所想的无非是快些再快些,能够尽快赶到魏州,好好的问问清楚,钮文忠到底是怎么死的,山士奇到底去了哪里,到底是谁伤害了他们。

    有了卞祥在前方风驰电掣的引领,使得整个部队的行军速度都非常的快,可卞祥率领的部队并非是骑兵,而是以步兵居多,这般的强行军,若只是一日或是两日,自是不会有人多说什么,但一连十余日,都是这般的行军,让靠着两条腿行军的士卒如何能够承受的了,一时间怨声载道,闲言碎语充斥着在整个行军的队伍中。

    花荣一直便是带着大部队行军,这些闲言碎语自是避不开他的耳朵,有感军心的浮躁和变动,花荣正待要下令,命令全军休息时,忽地就见前方扬起一阵烟尘,一名卞祥的亲兵从前方急速奔回,到了花荣身边是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花…花…花…花将军……大…”

    花荣见他这般辛苦,心中也着实有些不忍,忙是开口道:“这位兄弟,你慢些说,把气调匀了在说吧!”

    那亲兵的脸上露出感激之色,使劲地平息着自己的气息,好容易才平息了自己的气喘,面带焦急地说道:“华将军,大事不好,前方出现一支宋军,正在大肆追杀我军的残兵,卞将军已然杀了上去,梅玉将军恐卞将军有失,特命我来此请花将军速速带兵救援!”

    “什么!宋军!”花荣英俊的脸上陡然变色,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宋军会出现在这里,可是眼下却容不得他多想,下意识地举起银枪一招,“走,跟我去助卞将军一臂之力!”

    花荣已经尽量把局面往坏里去想了,可不想当他带着兵马赶到的时候,却发现现场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坏,还要遭是,不由愣在了那里,原来现场非但是尸横遍野,惨叫声到处都是外,就连卞祥和卞祥的几员副将,都在宋将的强力围杀之下,显得是那么的力不从心,那么的左支右绌。

    就在花荣愣神的当口,就听得对面的宋军中传出狂野的笑声,“哈哈,本以为就这些残兵,不想这田虎还是挺够意思的,巴巴地派出援军来给咱们杀,果然还是挺够意思的,老项,你赶紧的,把他们都杀了,咱们还有事要做!”

    “老项?”花荣乍听见这个称呼,只觉得甚是耳熟,可就在冥思苦想这人是谁时,场中却是传来一声惨叫,花荣连忙抬眼看去,赫然发现适才的惨叫声乃是从被围攻的桑英口中传来,他咽喉处的那支羽箭仍不住地颤抖,彷佛还在诉说,此箭所用的劲力之强。

    “项元镇!”看到这支箭矢,花荣哪里还想不到适才所听见的“老项”是谁,当下双眉一皱,翻手取过自己的描金画鹊弓,朝着场中正在围攻卞祥的宋将就是一箭,“莫不是以为我花荣不会放箭不成!”

    项元镇一箭射死桑英,正自得意间,冷不丁眼角的余光却是瞥见对面寒光一闪,做为顶级神射手的他哪里还会不知道,这是箭矢发出的寒光,当下也顾不上得意,连忙取过紫鹊弓,搭上箭矢准备拦截来箭时,心中没由来地升起一丝警兆,连忙将身子往马背上一伏。

    他才刚刚伏下,便是一股强烈的劲风自他的头顶擦过,跟着便是一声惨叫才他的身后传来,项元镇虽然知道死的是谁,但他依旧想要回头去看一看,可他不能,他分明感觉到,在对面有一股强烈的杀机锁定了他,只要他敢回头,那么等着他的只会是异常凌厉而准确的一箭。

    “花荣!”到了这会,项元镇哪里还会不知道来人是谁,口中咬着牙,轻轻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忽地将紫鹊弓一背,伸手取过紫钺枪,狠狠地一夹座下马,纵马疾进的同时朝着花荣的方向放声大叫起来,“花荣,我知道你来了,可有这个胆量与我一战!”

    “哼!有何不敢!”花荣英俊的面庞上闪过一丝杀意,将描金画鹊弓背了回去,伸手取过自己的银枪,亦是如同项元镇一般,纵马的同时高声喝道:“项元镇,还不速速来花荣枪下领死!”

    “大言不惭!”项元镇不禁大怒,待得稍稍挨近之时,便是狠狠的一枪刺向花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