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零五章 不知说些什么的宋江与孙静
    “狮子岭?”

    在接到王焕传回的情报后,屈均则稍加分析,很容易地便推算出花荣所部的去向。

    可是当这个地名从屈均则口中吐出的那一刻,丘岳、周昂、酆美等将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若是一人皱眉,或许孙静不会怎么放在心上,可是帐中将领几乎尽皆如此,而且连丘岳、周昂也是这般,就由不得他不上心了。

    “这狮子岭却是什么样的所在?”孙静故作轻松地端起茶碗喝了一口,“为何连丘将军、周将军也是闻之色变呐?”

    丘岳没有说话,却是看了一眼周昂,见他只是摇头没有开口的意思,方才叹了一声,缓缓地说道:“这狮子岭着实不是什么好去处,乃是河北的一大险恶之地……”

    “险恶之地?丘教头莫不是在那里危言耸听吧,这河北之地,若论起险恶之地来,怕是只有田虎的老巢威胜才数得上,旁的地方……嘿嘿”,胡春因为押运粮草的原因,晚到了些时日,如今听得丘岳这般说,不由得冷笑两声,与他唱起了反调。

    听了胡春的话,孙静本能地心中一乐,他最不希望看见的就是帐下武将抱成一团,彼此间撕扯得越是厉害,他便越是高兴,胡春这般动作,真是在合他心意不过来,但在面上他却一扳,佯斥胡春道:“胡制使这是说的哪里话,这丘教头到底在江湖上行走过,自是知道这许多东西,如何会妄言,还是莫要胡乱揣测,以坏了大家的和气,你说也不是啊,丘教头?”

    丘岳毕竟不是林冲,他能做到八十万禁军的总教头,靠的更多的还是他见风使舵和溜须拍马的本事,而非他那一身威震汴梁的武艺,当下浓眉不着痕迹地挑了挑,故作不知地叹了一口气,徐徐说道:“推官大人说的是,末将早些年却是在江湖上行走过些时日,也曾去到过这狮子岭,此岭地势险恶,一侧全为异常险峻陡峭的绝壁,另一面却是蜿蜒起伏,不知通往何处的莽莽山林,上山也好,下山也好,都只靠着中间唯有的一条曲折蜿蜒的小路,我军若是想要此地,除却强攻外,末将实是想不到其他办法,但即便是强攻有效,只怕也要是死伤枕籍啊!”

    丘岳的话,对于孙静来说,无疑是惊天一击,坐于位上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倒是胡春随意地瞥撇了撇嘴,轻轻地说了句,“你说是就是了,我还说这狮子岭是一马平川,弹指可破呢!”可是这话,他终究还是只敢小声嘀咕,不敢大声地说出来。

    “推官大人可是觉得这狮子岭难以攻破?”就在帐中的气氛渐渐地冷了下来之时,屈均则的声音适时在孙静的耳边响了起来,孙静听见这个声音,就如同溺水之人抓到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死死地抓住屈均则的胳膊,“均则可是有什么好办法教我?”

    屈均则不露痕迹地皱了皱眉头,轻轻地从自己臂上将孙静的双手拿下,缓缓开口道:“狮子岭固然是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但是只要我等愿意效仿三国时曹魏名将邓艾偷渡阴平之举,在莽莽山林中劈出一条路来,那么无异于是神兵天降,打破狮子岭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

    “只是什么?”孙静这会已然完全顾不上自己的官瞻仪容了,立时开口问道。

    “只是此法耗时较长,而且山路上究竟会有什么危险也无从得知,是以士卒的伤亡却是不可避免……”屈均则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这算什么,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只要能打下这什么狮子岭,死上个把人算什么!”孙静将手一摆,满不在乎地说道。

    “若是依这位官人的说法,末将倒是以为可以双管齐下,一面派人从山路突袭,另一面则是以大军进逼狮子岭,让贼军无心他顾!”孙静的话音落下,胡春忽地一拍巴掌,开口说了起来,“末将请命,愿与程子明二人带人从山林中劈出一条路来,突袭狮子岭!”

    “好!不愧是殿帅府出来的英豪!”孙静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地赞了起来,“就从胡制使所请,着你和程子明二人领兵一万,自山间劈出一条路来,突袭狮子岭,其余将官,和本推官一起,竖起大军从大路进发,进逼狮子岭!”

    “遵命!”

    就在宋军厉兵秣马,准备兵发狮子岭之时,带着大队人马缓缓前行的宋江,也是收到了花荣差人送来的战报。

    与孙静受惊之下,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情况相比,宋江明显是要好上了许多,虽然他也是手握战报,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但这更多的却是他在苦笑不得之下,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与宋江相比,吴用明显是要想得更多更透一些,看罢战报之后微一沉吟,便是面露笑容地对着宋江抱拳道:“恭喜哥哥,贺喜哥哥!”

    “军师莫要调笑宋某了,宋某如今哪里还有什么喜事可言?”宋江苦笑一声,轻轻地摆了摆手。

    “嘿嘿…”吴用笑了笑,不着痕迹地看了眼身侧的魏辅梁,开口说道,“花荣兄弟兵退狮子岭,看似一步坏棋,可若往深里想一想,这又何尝不是误打误撞的一步好棋啊!”

    “好棋?”宋江闻言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看向吴用,而魏辅梁则是身体一震,抬头看了一眼吴用,似是从他的话中听出些什么。

    “敢问哥哥之志?”吴用没有回答,反倒是开口问了宋江一句。

    “宋某的志向,军师又岂会不知,如何还来要问宋某,军师有话只管说来便是,魏先生也是自家人,不碍事的!”宋江听话便知意,不由看了看魏辅梁,开口说道。

    “如此小弟便说了!”吴用点点头,长身而起,佯做扇了几下扇子,慢条斯理地说道,“这狮子岭易守难攻,乃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想要打破威胜,平定田虎的话,那说不得就必须要走狮子岭,以高俅那好大喜功的性子,定然不会允许平叛大军久久不归,定然会严令多少时日拿下狮子岭,进而拿下威胜,在高俅的淫威之下,相信宋军定然会选择强攻狮子岭,强攻之下,死伤必巨,然狮子岭并不是死上几万人,靠着人命就能堆下来的,几番强攻失利后,那么哥哥的机会也就来了!”

    “嘶……”宋江闻言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激动地站了起来,满是颤抖的问双手指着吴用说道,“军师的意思是说,我等可以趁着宋军伤亡惨重之际,和宋军约定时间,然后从中举事,助他们拿下狮子岭以及威胜……”

    吴用没有再说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宋江又是转过头去,直直地看着魏辅梁,魏辅梁心中叹息一声,有心不搭宋江的茬,却又担心自己的安全,终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一切就按军师所说的办!”眼瞅二人点头,宋江哪里还会有半分犹豫,立时决定照此行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