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零九章 颖州汝南节度使梅展
    “张开、荆忠他们怎么样了?”梅展、王文德等人围在帐外,就如同一只只没头苍蝇一般,漫无目的地来回疾走着,但凡帐中有士卒奔出,都要一把抓住,好生盘问一番,可是到头来问到的,却都是大夫还在救治,只能悻悻而罢。

    老将军王焕看见他们这般模样,忍不住摇头苦笑起来,正待要上前教训几句时,就见帐幕被猛地一下掀开,两名面容颇为憔悴大夫从中走了出来,梅展、王文德等人见了,哪里会管他面容是否憔悴,呼啦啦地便围了上去。

    梅展、王文德二人更是当仁不让,一人抓住一名大夫的胳膊,使劲的摇晃起来,口中不住地问道:“张开怎么样了?荆忠怎么样了?你们倒是说话呀,给老子说啊!”看他们双手青筋暴起,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可以想象他俩此刻心中是多么的紧张,多么害怕从大夫口中得到不是他们想要的答案。

    可是那两个大夫几时见过他们这般阵仗,被晃得是如同两根蔫了豆芽菜一般,面色发青,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们越是不说话,梅展他们就越是急,动作也就越是大,到底还是老将军王焕经历得多了,率先发现两名大夫的面色不对,连忙开口斥责道:“够了,你们这像什么样子,还让不让两位大夫说话了,还不赶紧将手给我松开!”说着,直接两记手刀切在二人手上。

    二人吃疼,连忙将手松开,王焕狠狠地瞪了他俩一眼,上前朝着二位大夫一抱拳,和颜悦色地说道:“两位,不知道张开、荆忠二位将军伤势如何?”

    两名大夫揉了揉生疼的胳膊,相互间看了看,又好生想了想,方才开口道:“荆忠将军肩上中了一枪,失血太多,但他好歹是练武之人,身子强健,只要好生将养一阵,定然可保无虞,只是张开…张开将军……”这大夫说到张开,却是突然卡在了那里,面上露出踌躇犹豫之色。

    “张开怎么了?”看着大夫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王焕、梅展的心头同时闪过一层阴霾,尤其是梅展,更是急切地问了好几遍,“张开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唉……”那大夫到底架不住梅展和王焕的连番追问,终是长长地叹息一声,开口说道:“张将军一共有两处伤,一为面部的擦伤,二为背部的钝物打伤,以张将军的身子来说,背部的伤势只需要将养些时日,就可以无碍,可面部的擦伤……”

    “擦伤?擦伤怎么了?难不成比吃了李天锡那厮一记重击伤得还重?你倒是赶紧给我说啊!”梅展越发急了,一颗心悬在那里,七上八下的没个着落。

    王焕见大夫这般模样,心中也是有个不好的预感,但他到底年岁比在场任何人都要长,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大夫,有什么话你都只管说,王某以性命担保,绝不会有任何人敢因此为难于你!”

    “唉……也罢!”那大夫重重地一跺脚,“不瞒王老将军和众位将军,张开将军脸上的擦伤只是小事,但是造成擦伤的暗器却是抹有剧毒,若不是张将军身子强健,只怕此刻已然是一命归天了!”

    “什么!有毒!”大夫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震得梅展、王焕等人七晕八素,久久说不出话来。

    那大夫似乎就像没有看见他们的表情一般,也许是说了出来的缘故,当下就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此毒毒性甚怪,明明被清除得干干净净,可是顷刻间却又生了出来,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实是难以清除干净,而且此毒还有极慢的腐蚀性,慢慢地腐蚀人的身体、精气,让人在慢慢地在绝望中死去……小人才疏学浅,只能是保住张将军一月的性命,若是一月之内,还是找不到人解读的话,那就…那就…”

    “你个老小子,给我老实说,你有没有好生救治,你既然知道此毒是慢慢腐蚀身体,又能保住张开一月的性命,又怎会没有救治的办法,你是不是收了谁的好处,就是不愿救活张开,你给我说!”梅展回过神来,一把揪起大夫的前襟,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

    激愤之下的梅展,下手哪里还会有分寸,顷刻间就见那大夫的面色由红变白,再由白变青,继而由青变紫,手脚也是不住地抽搐了起来,显得已经是到了死亡的边缘。

    王焕眼瞅这大夫就要死在梅展手上,连忙抢上前去,伸手搭在梅展的胳膊上,“梅展,你还不赶紧将手松开,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莫不是还想要周大夫的命不成!”

    “王老大……张开他……”梅展,一条铁铮铮的汉子,面对契丹人的千军万马都不曾流泪的汉子,如今为了张开的生死未卜,在王焕面前嚎啕大哭起来。

    王焕也是双眼通红,深深吸了几口气,努力地使自己的眼泪不落下来,伸手在梅展的肩上拍了拍,“你放心,若是张开有什么不测,我王焕即便是死,也要将那李天锡碎尸万段!”

    “王…王老将军、梅…梅将军,张将军未必…未必…就会死!”就在这时,一旁那个从未说过一句话的大夫,突然战战兢兢地来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对于梅展来说,就如同黑夜中的明灯一般,让他立时看见了希望,大步走到他的跟前,通红的双眼中射出逼人的精光,“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你可有胆再说一遍吗?”

    “小人…小人说,这毒…这毒有人…有人能解…只是…只是…”那大夫被梅展这么一吓,原本就说不利索的话,如今说得是更加的结巴了。

    “到底是什么,你给老子把话说清楚!”梅展有些不耐烦起来。

    “梅展,你莫要吓他,让他慢慢说!”

    “小人…小人听闻,江…江南…的安…安道全…甚是…甚是…会解…各种…各种奇毒,或许…或许…他会有…会有办法…也…也未可知……”这大夫虽然哆哆嗦嗦地说了半天,但是终究还是把话完整地说了出来。

    梅展听完,沉默了半晌,一声不吭地便是走进帐中,抱起张开便是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

    王焕见他这般动作,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开口喝道:“梅展,你这是要去哪里!你给老夫站住了!”

    梅展停下脚步,猛地转过身来,双膝一软便是跪了下来,照着王焕便是“咚咚咚”三个响头,“王老大,梅展就此别过,张开昔日与我有救命之恩,今日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将他救活过来!老大对我的照顾,容梅展来生再报!”说罢,又是“咚咚咚”三个响头,而后扭头就走。

    王焕看着梅展离去的背影,他知道他们昔日所谓的十节度,已然又是少了两位,不由的仰天长叹一声,两行浊泪顺着他的面庞,无声地流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