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岭上险些内斗
    翌日一早,丘岳便是自信满满地带着人马往狮子岭下搦战,那些时刻监视宋军大营的晋军斥候,不敢有丝毫怠慢,立时以最快的速度,将宋军出兵的消息传回了岭上。

    经过这么些日从早到晚的搦战,甚至逼得宋军不得不高挂免战牌来避战,让晋军再度恢复了原来那种蔑视宋军的心态,每日里除了不住地奉承李天锡外,几乎就不会做第二件事,让李天锡颇有些飘飘然,几欲成仙。

    在得到宋军出兵的消息后,李天锡等人尽皆一愣,随机便是爆发出哄堂大笑,李天锡还没有说话,昝仝美就抢在他前面开口道:“老大,那些不知死的东西,今日也不知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我等不去找他们麻烦,他们竟然还敢送上门来,今日你且歇歇,让兄弟我去会会他们!”

    汝廷器也不甘示弱,对着李天锡抱拳道:“老大当日不过斩了他两员叛将,今日说不得要杀个痛快,将那些敢于背叛的狗日的全部都斩喽!”

    二人的话,听得李天锡是心花怒放,不住地点头,待得二人说完时,当即拍案道:“好,不愧是我李天锡的好兄弟,老子准了,今天不杀他个人仰马翻,老子决不收兵!”

    “好!”昝仝美、汝廷器齐声叫了起来,簇拥着李天锡朝外走去。

    “且慢!”花荣见他们这般轻视宋军,心中甚是焦虑,虽然他对田虎手下这些粗人无甚好感,但他知道这些人对于宋江的招安大业,还是很有帮助的,当下不顾卞祥的示意和拉扯,直接站出来劝阻道,“李将军,依末将看,今日宋军竟然敢摘下免战牌,上门来搦战,定然是有所倚仗,是以今日绝不适宜出战!”

    “你这个小白脸,丧家之犬,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到一边去,”乍一听见花荣开口劝阻,昝仝美、汝廷器二人不由得勃然大怒,昝仝美更是越过李天锡,直接一个飞腿朝着花荣踹来,“老子早就看你这个小白领不顺眼了,老子们下山去杀宋军,碍到你这小白脸什么事了……啊,老子想起来了,你个小白脸原来也是宋军的,如今到了咱们这,还是念着宋军,前面那些地方怕不是因为通风报信才丢的吧!”

    “TND,原来是你这个小白脸出卖的俺们兄弟!”汝廷器听了昝仝美的话,也是满脸敌意地盯着花荣,好像随时都会扑上来一般。

    其他大大小小的将校也是慢慢地围了过来,看那架势,只要李天锡一声令下,他们就立时一拥而上,将花荣砍做肉泥。

    卞祥和花荣患难一场,已然视花荣患难一场,见状大步踏前,拦在了花荣的面前,非但是一把抓住昝仝美的脚踝,将他扔了出去,更是怒目瞪着众人,厉声吼道:“你们想做什么,莫管花荣兄弟以前是做什么的,但他如今是咱们的兄弟,俺是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他回出卖咱们,你们谁要想伤害他,就从俺卞祥的身上踏过去!”

    昝仝美一个鲤鱼翻身爬将起来,指着卞祥、花荣二人,声嘶力竭地喝道:“上,今天不把这两人剁成肉泥,老子决不罢休!”

    那些将校听了,立时便拥了上来,卞祥朗朗一笑,双拳一捏,便是照着离自己最近的二人轰去,就在拳锋即将接体的那一刻,就听李天锡大喝一声,“够了,你们这是想做什么?内讧吗?”

    李天锡的威信,在狮子岭上不是一般二般的高,一经发话,包括昝仝美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是悻悻地站在原地,任由李天锡说教。

    “斗啊!怎么都不动了呢?赶紧上啊……”李天锡斜着眼看着他们,忽地在桌上狠狠地一拍,“我看你们一个个都是玩够了,大敌当前还敢闹内讧,莫不是真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了?花荣兄弟的话没有说错,宋军敢来,其事必妖!但是两军相逢,若是连战都不敢战,那么今后天下人又将如何看待我等,所以都不要给老子废话了,全伙下山,今日便与那宋军见个高下!”

    李天锡一言以决,所有人无不是心中一凛,昝仝美、花荣、卞祥等人齐齐抱拳道:“末将遵令!”

    丘岳遣人在岭下骂了一阵,始终不见有人下山,不由渐渐有些意兴阑珊起来,任由手下继续在那里骂着,自己却是走到一边,解开衣甲纳起凉来。

    江夏零陵节度使杨温,严格算起来,也算是天波府杨家的后人,只是其人比起杨志、杨再兴来,明显要更加擅于钻营,眼瞅着丘岳坐在那里纳凉,不由得舔着脸走了过来,满脸笑意地说道:“丘将军果然是威震四海,如今那些贼寇知道你来了,早已是吓得魂不附体,哪里还敢下山迎战!”

    “嘿嘿……”丘岳睁开双眼,眼中略带着赞许的意味,正要开口谦虚上几句时,瞳孔猛地一缩,指着杨温喝道,“谁让你擅离职守的,难道没看见那些贼寇已然下山了吗?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回自己位置去,若再有怠慢,军法从事,定斩不饶!”

    杨温马屁拍在了马腿上,不由臊得满脸通红,心知自己此举已是恶了丘岳,若是再没有什么表现,只怕前途堪忧,不由朝着丘岳抱拳道:“丘将军,末将请战,若是不能斩了贼将,末将甘愿一死!”

    “你?行吗?”丘岳斜着眼看了看杨温,就见他满脸的肃杀之气,通红的双眼中更是杀气凛然,不由点了点头,“好吧,你去吧,不过你记住自己说的,如果杀不了贼将,你就死在那里,不用回来了!”

    “末将遵命!”杨温恶狠狠地应了一声,掣起自己的绿芦枪,双腿一夹战马,当先冲上阵去,“狮子岭的贼子们,你家杨爷爷来了,有不怕死的速速出来一个,到本将军枪下领死!”

    “嘿,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就让大爷来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人!”昝仝美就是一个狂妄自大之人,最见不得的就是旁人在自己面前放大话,如今见杨温这般说话,直接提着铁方槊,将马一催,便是迎上了杨温。

    铁方槊大开大合,绿芦枪枪走轻灵,二人也是彼此不让,立时便战在了一处,你砸我一槊,我刺你一枪,你我往来,斗了个难分难解。

    卞祥本想第一个出阵,可却被昝仝美抢在了前面,如今见他和杨温斗得难分难解,心中不禁痒痒,也不等和李天锡说上一声,提斧催马便出,“宋军有哪个不怕死的,速速来爷爷斧下受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