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对上
    韩存保、王文德他们对于卞祥那真是一点都不陌生,虽然先前那一仗,卞祥是败了,但他以一人之力大战四将,却狠狠地震了他们一把,如今瞅着卞祥出马搦战,几人是本能地做起了缩头乌龟。

    他们会当缩头乌龟,可是有人却不会,就听见轻挑的口气在他们的身后想了起来,“哟,你也是个使斧子,瞧你这胳膊这腿的,倒也是个使斧子的材料,就是不知道手上的功夫怎么样!”

    韩存保不用转头,便是知道说话的是,在宋军中使斧,又敢这般说话的除了八十万禁军副总教头周昂外,还能有谁,“让你这厮猖狂,如今有周教头在,还怕治不了你!”

    “哈哈……好啊!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么就让老子好好地掂量一下,受死吧!”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下,卞祥催动座下马,如一道离弦之箭冲向慢慢走出的周昂,手中的开山巨斧,更是像一座泰山一般,当头压下。

    王文德当日与卞祥交过手,以为那便是卞祥的全部功夫,如今见他这一斧,面色大变,“原来那日真的是占了四个人的便宜,如果不是四个人,只怕我已死在他的斧下!”

    可是就这被王文德看来肯定接不下的一斧,却是被周昂轻描淡写地反撩一斧,抢在这一斧落下之前,捅到了卞祥的面门前,卞祥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斧子,竖在自己的面前,挡下周昂这一击。

    “啧啧啧……你这样可不行,”周昂一面使出自己的绝艺,朝着卞祥的要害攻去,一面摇着头地说道,“使斧就该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有置之死地的决心,有随时随地身首异处的觉悟,似你这般使斧子,还不如一个娘们!”

    “老子剁了你!”周昂的毒舌,终是让卞祥无法忍受,口中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咆哮,水牛般的双臂弹出刚猛的臂力,猛地向外一震,将周昂的蘸金斧弹了开去,反手一斧跟进抹向周昂的咽喉。

    “好小子,果然有一手!”周昂不惊反喜,蘸金斧一竖一封,封住了卞祥这一斧,二人你一斧,我一斧,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

    汝廷器在后面瞅见昝仝美、卞祥打的热火朝天,心中也是一片火热,对着李天锡说道:“老大,我也上去干一架!”

    李天锡本能地就想要拒绝,然后自己出马,可是话到嘴边之际,心中没由来一紧,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般,他微微一愣,旋即便是明白宋军阵上有人盯上了自己,于是乎面上带着一丝残忍的笑意,点了点头,“去吧,给老子取几个人头回来!”

    “好嘞,您就瞧好吧!”伸手在胸上一拍,撤去两支精钢锏,便是奔出阵来,右手钢锏一指,“老子就是汝廷器,送人头的可以赶紧来了!”

    “哼!好大的口气,也不知道是谁赶着送人头呢!”韩存保冷哼一声,也不管身旁是不是有人想要上阵,方天画戟一横,二话不搭,便是舞起方天画戟朝着汝廷器的一支手猛攻起来。

    韩存保在宋军阵中,素来便有“短兵杀手”之誉,在原本轨迹中更是打得梁山五虎将之一的呼延灼落荒而逃,如今对上了汝廷器,他一如既往地使出他的独门绝艺,朝着汝廷器的一支手猛攻起来,妄图从这里打开缺口。

    哪知这汝廷器不是呼延灼那等武艺精熟之人,更多的是靠着自己那过人的蛮力,每一击都是劲力十足,非但将韩存保震得十指发麻,而且还让他的招式根本无法连贯起来,在不知不觉中就落到了下风,只是汝廷器想要取他性命,也绝非易事,毕竟韩存保做为节度使,还是有着自己保命的功夫。

    杨温对昝仝美,周昂对卞祥,韩存保对汝廷器,六个人十二只手臂,六般军器六匹战马,在场中各展神通,战在了一起,让双方士卒都看花了眼。

    就在他们把全部心神放在观赏场中的激斗时,耳边却是突然传来了格格不入的马蹄声,很多人不禁皱起了眉头,朝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丘岳持刀缓缓地走了出来。

    “TND,老子们看得正爽,你这厮跑出来装什么大头蒜,还不赶紧给老子去死!”贡士隆眉头一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便是闯了出来,手中铁枪分心便刺。

    可他还没挨到丘岳的身边,就见一道亮眼的刀光闪过,贡士隆连人带马被劈成了两片。

    “贡兄弟!”晋军阵上,一向与贡士隆交好的党祥和孟升见了,立时时目眦俱裂,口中大叫一声,也不管李天锡有什么想法,齐齐冲出阵来,一刀一枪,一左一右,朝着丘岳夹攻而来。

    他们以为合二人之力,定然可以取下丘岳的性命,只是似丘岳这等将领,又哪里是他们可以比拟的,就在他们冲到丘岳左近的那一刻,就听丘岳大吼一声,如同半空中响起一个炸雷一般,唬得二人一愣,手中的刀枪也是随之一缓。

    他们缓了,可丘岳不会,相反地,丘岳的飞龙三停刀犹如电闪一般地劈出四刀,四道亮眼夺目的刀光,就似在半空形成一个大大的“井”字一样,将党祥、孟升二人连人带马,整整齐齐地砍成了十二块,一股浓之又浓的血腥味在战场上弥漫开来,让观战的两军都不禁皱着眉头,捂起了口鼻。

    丘岳甩了甩刀上的血水,似是自言自语地说了起来,“老是派这等送死的人出来有意思吗?本将的名声,又哪里需要靠斩杀这等不入流的东西来维持,还是你来吧!”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异常清晰地传进了每一个士卒、将校的耳中,“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呵呵……你这厮说的,怕就是本将吧!”那些士卒、将校并没有想多久,就听见一个深沉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询声看去,就见李天锡手提蛤蟆槊,缓缓地走了出来。

    “你倒也聪明,知道本将找的是你!”丘岳见李天锡走了出来,不由得淡淡一笑。

    “嘿嘿…本将又不傻,难道这么显眼的事还看不出来?”李天锡“嘿嘿”一笑,蛤蟆槊却是一指,“只是你来挑战本将前,可知道本将先前做过些什么?”

    “哼!张开、梅展二位将军的血债,今日就是你偿还的时候!接招吧!”丘岳不在啰嗦,轻轻一拍座下马,战马撒开四蹄,照着李天锡奔去。

    “张开?梅展?这厮莫不是诈我?李天锡不由奇怪地皱起了眉头,心中浮起一丝怒气,“难道本将还斩不得你了?”口中大喝一声,持槊就此迎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