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一十七章 胡春潜行
    贾六这一次带回来的消息,总算没有假,也许是老天爷看他够倒霉,找了那么久,都是假的,便在冥冥中给了他一丝运气,让他撞大运一般地找到了地方。

    贾六做事要靠运气,但胡春却不是,原先隔得太远,看得只是朦朦胧胧,并不是很清楚,如今挨得进了,看得真切些了,心中便是有底了,面带喜色地看着随他前来的亲兵,“看来这一次,贾六带回来的消息是真的了,说不得这一次咱要立下大功了!”

    “大功!”乍一听见这个词眼,所有亲兵的呼吸陡然变粗,眼珠子也都瞪了出来,眼中射出的都是炽烈的光芒,直勾勾地盯着胡春,胡春对于手下人有这样的目光,感到非常的满意,在他看来,想要手下效死命,那么就要有足够的诱惑,使得他们心甘情愿的卖命,只有如此,他们才会在战斗中爆出全部,乃至百分之一百二十、甚至是一百五十的战斗力。

    就在胡春渐渐陶醉在手下炽烈的目光中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老大,就咱们这些人跑进狮子岭,会不会有些不够数啊,是不是回去叫上程制使一起,这样也相互有个照应不是!”

    “叫上程子明?”胡春险些一口气憋在喉咙口,没有当场噎死,好在边上有几个亲兵反应快,见胡春面色不对,赶紧上前撸胸的撸胸,顺气的顺气,好容易才让胡春顺过气来。

    顺过气来的胡春,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闷声不响地朝着狮子岭的方向摸了过去。

    要说胡春瞪他,他也就闷声忍了,可是接下来每个亲兵在经过他的身边时,都要瞪上他一眼,却是让他有些受不了了,毕竟胡春是制使,由不得他不忍,可你们一样是小卒,凭什么瞪我,在这等想法的趋势下,他伸手一把拉住与他相好的一名士卒,“麻狗子,你小子这是什么眼神,TND,莫不是连你这个狗东西都看不起老子?你今天给老子把话讲清楚了,不然老子和你没完!”

    麻狗子略挣了挣,见无法挣脱,只能是讨饶着开口道:“刘虎兄弟,你也别怪我,谁让你方才这般说来着……”说着,他扫了眼那些正在前行的亲兵,“大家伙都指着这一仗来捞些好处,然后可以升官发财,而胡制使也想靠着这仗,来压倒程制使,你这般说话,岂不是存心要将功劳分给程制使者,大家伙能乐意嘛……”说完,趁他想事的当口,用力挣脱束缚,便是朝着前方摸去。

    刘虎呆呆地杵在那里想了想,终究是一捶胸,一跺脚,跟了上去。

    也是胡春的运气,他领兵潜入的时候,正遇上昝仝美前去探视李天锡,宋江、吴用、魏辅梁三人又是几乎将岭上所有的将校、头领全部拢到了一处,对他们进行着“思想教育”,以其能够让这些人和他一条心,也就造成了整个山上除了一些队正、伍长带队巡视之外,几乎就是看不见人影。

    虽然在外人看起来,这巡视的密度、力度都是空前的,但是在胡春这等人的眼中,却是处处都是破绽,花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来观察,胡春终是摸清了巡视的规律,带着手下人展开了行动。

    “一、二、三、四、五……”胡春心中默数着不远处经过的步子,待得数到“十”时,一个箭步窜了出去,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将最后一名士卒的口鼻捂住,尖刀跟着便是在他颈项间一抹,那士卒抽搐了两下,便是没有了气息,胡春连忙拖着他的尸身朝着暗处引起,同时又从另一边窜出一名身着晋军服饰的亲兵,装模作样地跟在队伍的最后。

    整个动作在电光火石之间,便是一气呵成,莫说是远处岗楼上的士卒没有发现,就连前方正在巡视的士卒也没有发现,足见胡春这一伙人非但第一次干这勾当,而且将一手功夫练得是炉火纯青。

    很快地,胡春与其手下如法炮制,只是花了稍许的功夫,便是将将一堆巡视的士卒从队正到手下全部换了个遍。

    有了这一队内应,胡春的行事更加地胆大了起来,借由这一队在岭上巡视的这个理由,四处游走的起来,虽然偶尔也会走到把守严密的地方,但因为前些日子宋江带着兵马来到,也是将很多的手下安排进了巡视的队伍中,是以这些日子山上时常出现走错路的情况,那些把守的士卒虽然心中忿恨,但在面上却是不敢露出来,只能是没有好气地将人哄走了事。

    胡春本以为自己这般走错地方,定会招来对方的怀疑和盘查,不想对方只是将自己的队伍哄走便完事,不由心中大喜,不禁想到这般的防御强度,想要攻破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却全然没有料到,自己乃是在无意中沾了宋江这个“神队友”的光罢了。

    有了前车之鉴,胡春自是不会再有任何犹豫,带着队伍专往守卫众多的地方钻,虽然每次都被人赶出来,但是他却将这些位置牢牢地记在心里,准备少时便将手下分散出去,等待入夜之后便叫狮子岭上好看。

    “咦…”胡春低头想事的时候,却是没有注意到前方有些什么,带着队伍便是从两条汉子的身边擦了出去,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对于这队伍自是不会在意,但是一个年轻人却是停下脚步,轻声“咦”了起来。

    “兄弟,你这是…”那满脸横肉的汉子不明所以,正待要问时,就见那年轻人朝他稍稍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开口照着胡春的队伍喝道,“站住!”

    胡春冷不丁地听见这么个声音,心中不禁“咯噔”一下,伸手悄悄朝着后面的亲兵打了个手势,让他们稍安勿躁,将刀剑归鞘,粗着嗓门说道:“这位将军,叫住俺们可是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那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一丝追忆的笑容,开口说道,“我说,你真的是不认识我吗?”

    “认识?”胡春的脑中急转,可是他适才在低头想事,那里看见过那年轻人的相貌,不由硬着头皮硬顶着说道,“将军,俺们只是岭上巡逻的小人物,几时会实得你这般大人物……”

    “哈哈……”那年轻人听了,不由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透着几许悲戚,双手负在背后,徐徐说道,“胡制使,你莫不是真的以为没有人认识你不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上来的,但事到如今,你还想隐瞒吗?我花荣的眼还没有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