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枪下留人
    “操!原来这厮是官军派来的!”花荣身旁的粗鲁汉子听了花荣的话,立时暴跳起来,操起自己的朴刀,大步一窜,搂头就砍,“老子剁了你这个孙子!”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一刀,胡春冷冷地“嘿嘿”笑了两声,对着那些朝那汉子冲上去的亲兵吼道:“都给老子闪开!”手中的劈风刀在地上拖出一溜火星,待得堪堪可以迎上时,口中大喝一声,劈风刀自下而上一迎,两刀相交之际,便是将那汉子震得倒飞出去,在地上一连倒退好几部,亏得花荣眼疾手快,一把搭在他的肩上,方才免得他跌倒在地。

    “诶,花荣兄弟,多亏你了,哥哥我这是一时失手,你等着看,哥哥我这就上去把这东西砍了!”那汉子的黑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笑容,对着花荣笑了笑,朝着胡春一戟指,就待再度扑上。

    哪知这汉子才动了动,就发现自己实是挪动不了脚步,不由扭头看了看花荣,“花荣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为何不让某上前砍了这厮?”

    花荣摇了摇头,双眼却是始终放在了胡春的身上,“刘唐哥哥,你不是这厮的对手,还是让我来吧!”说着,却是将手松开,取出自己的长枪,一步一步地朝着胡春走了过去。

    “哼!就凭你花荣?”胡春见只有花荣一人过来,心中不禁感到意外,面上冷冷一笑,“若是用上你那几根破箭,本制使恐怕还惧你三分,如今就靠这杆破枪,你还是给老子去死吧,下辈子投胎的时候,记住了莫要再做叛逆!”

    劈风刀如同泰山压顶一般,朝着花荣的头顶劈来,这一刀威势十足,照理说花荣应该侧身避开才是,却不想花荣不闪不避,照着劈风刀的来处迎了上去,立时被胡春这势大力沉的一刀劈的眉头紧皱,单膝跪倒在地。

    刘唐自是看不见花荣的面色,但他却能清楚地看见花荣跪倒在地,一黑脸被气得黑里透红,口中大吼一声,“GRD,给老子放开花荣兄弟!”一震手中朴刀,便是朝着胡春冲去。

    “嘿嘿,来吧!”胡春瞥见刘唐冲了过来,嘿嘿笑了两声,抬起一脚踹开花荣,劈风刀却又是向上一迎,又是将刘唐劈退两步,就在胡春欲要上前追砍刘唐时,花荣却又是挺枪刺了过来,和刘唐二人合力一起,方才堪堪敌住胡春。

    胡春被刘唐、花荣二人缠住,急切间难以分出胜负,照理说跟着胡春的那队亲兵当是上前助战或是四下里寻找脱身的办法才是,可是他们却杵着兵刃,心安理得地看起胡春与花荣、刘唐的大战来。

    说起来,这也是这个时代军队的悲哀,除了在抢劫、打顺风仗等事关他们自身好处的时候,一个主意比一个多,其他的时候,他们根本不会有任何的主意,就如眼下这般,把大好的时光全部浪费在了观看胡春和花荣、刘唐交手上。

    也亏得胡春能压制住花荣、刘唐,方才能抽空子朝着他们吼道:“都在那里傻愣着看什么,还不赶紧派一个人去通知程子明,其他人给老子找地方放火去!”

    众亲兵听了,这才一起应了一声,忙不迭迭厮散跑开,而刘唐听了,口中大吼一声,奋力向上顶了一刀,对着花荣叫道:“花兄弟,你先去把那些狗东西收拾了,要是让他们放起火来,那还了得,这里我先顶着!”

    刘唐这句话却是真心在为狮子岭着想,不想花荣却是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自顾自地朝着胡春递出一枪,刘唐急了,一跺脚朝着胡春砍了一刀后,便是喝道:“你不去,老子去,你先一个人招呼他,我先去把那些猢狲收拾了,回头再来助你!”说罢,虚晃一刀,便想脱离战圈。

    只是这个时候,他想要脱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就听得胡春嘿嘿一笑,“想走,有没有问过老子答不答应!”劈风刀一转,在“力劈华山”的一刀压得花荣双臂一屈,单膝一软之际,刀锋一转,便是朝着刘唐的腰腹、双腿抹来。

    刘唐这个莽汉,哪里想到胡春会有这等变化,措不及防之下,立时便是吃了一刀,腰腹间被胡春豁开好大一个口子,鲜血“哗啦啦”地便流了出来,“蹬蹬蹬”地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哈哈…,你去死吧!”胡春一刀奏功,哪里肯放过,脚下一个箭步,劈风刀当头就砍,花荣岂会坐视刘唐死在自己面前,当下也不顾自己手脚酸软,长枪朝着胡春的前心递去,身子却是朝着胡春的刀下伸去。

    刘唐眼瞅着花荣要替自己死在胡春刀下,不由心中大急,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腰腹受伤的他,任凭如何使力,都是无法爬得起来,只能是从口中发出一声不甘的吼声,“不!”

    “哼!虽然我也不待见这个不知自己姓什么的小白脸,但是他的命只有老子能取,几时轮到你这混球了!”就在胡春闪过花荣一枪,劈风刀即将劈到花荣面门的时候,忽地只觉得浑身上下汗毛竖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自心中升起,当下再也顾不上刀劈花荣,朝着侧后便是一个懒驴打滚。

    他前脚滚开,后脚便是两杆花枪插在了他先前所站的地方,“哟,看不出你还有几把刷子,不过,你的好运也就这么到头了!”董平的身形从边上闪出,自地上拔出双枪,脚尖猛地在地上一点,双枪各自挑起一朵枪花,分取胡春的咽喉、前心。

    别看胡春适才对刘唐、花荣时能大占上风,如今遇上董平,却是如同老鼠遇到了猫一般,在董平变幻莫测的双枪之下,莫说是还手了,就是招架都是异常勉强,相信落败只在须臾之间。

    “你刚才的威风去了哪里,适才不是将一招招、一式式都耍得特别的溜嘛,现在怎么了,是把劲使完了,还是在浑家的肚子上使了太多的劲,如果你没有招了,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说着将双枪一紧,左起右落,右旋左盘之下,如梦似幻地一挑,正中胡春的脉门。

    胡春吃疼,劈风刀就此落了下来,董平见状大喜,口中大喝一声,“纳命吧!”花枪犹如夭皎长虹一般,直刺胡春咽喉。

    “枪下留人!”董平的枪微微触及胡春的喉头,远远地便是传来了宋江气喘吁吁的声音,“董平兄弟,万万不可伤了他的性命!”

    宋江的话,对于董平等人来说,就是如同圣旨一般,立时便是将花枪停在了胡春喉前,胡春见董平停下了动作,心思便活泛了起来,伸出脚来便想去勾自己的劈风刀,只是不等他触到劈风刀,脚上便是挨了被花荣搀扶的刘唐的狠狠一击,胡春吃疼之下,只能悻悻地收回脚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