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二十章 怎么是你
    胡春的一声暴喝,却是让程子明为之一愣,手中递出的五指开锋枪就像是刺到厚墙一般,再难前进分毫,脸上的表情就如同川剧的变脸一般,既像笑又像哭,又像便秘又像死了爹娘,总之就是什么表情都有。

    忽地将五指开锋枪随手一抛,大踏步走上前来,死死地一把将胡春揽入怀中,口中不住地嚷嚷道:“老胡,原来你没有死啊,太好了,真是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太好了,太好了,太没想到了,我还以为你被这群草寇杀了呢!”

    程子明的双臂实有千斤之力,乍见胡春平安无事,心中喜不自胜,便是用出了全力,胡春措不及防,被他抱了个满怀,被他这般一勒,顿时便是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用力挣了挣,却是怎么都挣不脱,口中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说道:“快…快…把…把老子…松开,老子…快…快被你勒…勒死了!”

    “诶…诶!”程子明如梦初醒,忙不迭迭地将手松开,拉着胡春上上下下好生检查的时候,却不想胡春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后,一记大锅贴拍在程子明的后脑勺上,将他拍翻在地,如此这般,他还犹自觉得不解气,跟上前在程子明的身上狠狠地跺了几脚,边跺边还叫道:“老子TMD叫你这么用力,老子叫你差点把老子勒死,老子叫你到这会才来……”

    “哎哟,不能在踩了,在踩就要出人命了!”从程子明嚷嚷着出手到胡春狠狠地跺踩程子明,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快到了宋江根本来不及反应,待得他反应过来,和吴用、魏辅梁一起,伸手拉开胡春时,程子明已然被胡春踩了十几脚,“胡制使,您可不能这么踩啊,这么踩可是会出人命的啊!”

    “没事!这厮皮糙肉厚的,莫说这么几脚,就是再加上几十脚、几百脚,也不会有什么事!”胡春听了宋江的话,仰天打了个哈哈,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斜着眼指了指程子明,“程子明,你这厮自己给老子老实说,你有没有事?”

    “嘿嘿…没事没事,哪能有什么事啊!”在宋江三人诧异的目光中,双手往地上用力一撑,一个“鲤鱼打挺”便从地上跳了起来,伸手在身上拍了拍,指着宋江等人问了起来,“胡春兄,这几个是做什么的?”

    胡春看了眼宋江三人,见宋江眼中满是讨好之色,立时便是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伸手一把揽过程子明,和他在一旁咬起了耳朵。

    魏辅梁见了,心中没由来的担心起来,暗暗扯了扯宋江的袖子,“哥哥,依我看,若是将此事寄托在此二人身上,怕是会大事不妙啊!”

    “哦?”宋江心中一惊,连忙转过头来,追问起来,“这又是为何?”

    宋江这话一出口,一种被重视的感觉便是从魏辅梁的心底升起,不着痕迹地白了吴用一眼,伸手轻轻抚须道:“这胡春心机深沉,不见得便会为我等说项,程子明一脸莽夫之相,看那样子就是打着要用我等的头颅,来染红他们的升迁之路,若是我等就这般投靠,他二人又哪里会有什么功劳,不被兴师问罪已是不错,是以依小可看,还是当……”说着,却是做了一个“切”的手势。

    “嘶……”宋江听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吴用,他自己也没有发现,每当他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都是喜欢将目光投向吴用,吴用笑了笑,装模作样地扇了几下,也没有理睬魏辅梁的挑衅,在宋江满怀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将手中的羽扇往北方指了指。

    “加亮先生的意思是……”宋江到底不是什么愚笨之人,眼前不由一亮,面上终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对着吴用点了点头。

    胡春和程子明并没有咬上多久耳朵,便是转了过来,虽然胡春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是从程子明那板着的一张脸上,宋江哪怕得了吴用的提点,心中还是没由来地闪过一丝不安。

    胡春走上前来,朝着宋江一抱拳,笑着开口道:“宋义士,这投效我军的事便这么说定了,我和程子明二人这便下山,将此事报于推官大人,三日之后的子时,你在岭上点起三堆火为号,到时候你打开寨门,与我军里应外合,将这伙贼子全部剿杀干净!”

    “是是!”宋江笑着拱了拱手,对胡春恭声道,“胡制使,还请借一步说话!”

    “这不是都说好了嘛,还有什么要说的,还非要到那边去说,不能就在这里说吗?”胡春顿时觉得不耐起来,但见宋江满脸堆笑的样子,确是无法生起气来,只能是一跺脚,指着宋江的鼻子,“给我半刻钟的时间,说完就赶紧送老子下山!”说罢,双手一负,走到了边上。

    二人在边上没有嘀咕几句,很快胡春便是带着程子明下山去了,在魏辅梁的眼中,胡春、程子明的态度和先前并没什么什么两样,但是在吴用的眼中,却是明显地看出,胡春比起先前来,脸上的笑容要真了许多,态度也要好上了许多,“此事当成!”吴用用力地一击掌,面上终是露出了几许得色。

    胡春、程子明离开狮子岭,并没有花上多大功夫便是回到了宋军大营。

    自丘岳负伤以来,宋军大营始终被低迷的士气所笼罩,孙静虽有心催动兵马攻山,但是每每看见营中那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只能是将牙一咬,脚一跺,恨恨地骂上几句,然后躲回自己的营帐去了。

    这日孙静便如往日那般在帐中一边喝酒,一边骂骂咧咧,正骂得起劲之时,却是有人猛地将他的营帐帷幕一掀,从外走了进来。

    孙静不禁大怒,将酒盏往案上用力一拍,醉眼惺忪地指着来人喝道:“混账!你是哪里来的,怎地这么不晓事,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是你可以乱闯的吗?还不赶紧给老子滚出去!”

    孙静满心以为自己这番喝骂,定然会让来人知难而退,不想来人却是互相看了看,非但没有就此离开,其中一人反而大步走了上来,孙静大惊,下意识地朝后缩了缩,指着来人颤声道,“你…你…你想做什么?”

    “哈哈……推官大人,你且好好看看,我是谁?”来人哈哈一笑,翘起大拇指朝着自己的鼻子一指。

    “你是……”孙静听他这般说,连忙身手揉了揉惺忪的醉眼,大着胆子朝前凑了凑,不由指着来人,语气中透着几许惊喜,“胡春,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莫不是已经占领了那狮子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