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威胜前的商议
    因为出兵突袭威胜一事,使得孙静对宋江的看法发生转变,虽然还不到食其肉,噙其皮的地步,但在其心底终究还是埋下了一颗种子,日后究竟会怎样,没有人会知道。

    与孙静等人截然相反的是,起初看宋江等人并不怎么顺眼的王焕等将领,却是因为宋江这个貌不起眼,可以说是文不成武不就的汉子,非但收服了包括花荣在内的如许高手,而且自己随着大军奔袭,闹得是灰头土脸也没有一句怨言,渐渐地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彼此间也是慢慢熟络了起来。

    日夜兼程连行了三日,这日便有斥候来报,前方不过五十里便是威胜,王焕得报后,立刻命令队伍就地隐蔽休息,并命人将参加此次突袭的将领全部请来。

    周昂离得最近,来的最快,飞马赶来后,一屁股坐在地上,便是朝着王焕嚷嚷开了,“王老将军,你这火急火燎地把兄弟找来,却是为了什么事?”

    王焕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摆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周昂见他如此,也只能是无奈地闭上了嘴巴,不大功夫,包括宋江手下花荣等人在内的所有将领便是全部来到了这里。

    “既然诸位都到了,那咱们便好好说说吧!”王焕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一一扫过,将手上的树枝往地上一扔,“适才斥候来报,咱们离威胜不过就五十里地了,接下来该当如何行事,不知诸位可有什么想法?”

    周昂武艺高是高了,但论及用兵,他和一个门外汉没有太大的区别,可他却又偏偏喜欢出风头,王焕的声音才落下,就见他大嘴一咧,便是说道:“这事有什么难的,一会本将军便带着一千骑兵,直接这么杀将过去就行,反正这威胜城中也没有多少兵马,相信以我手下那一千骑兵足矣!”

    莫说是王焕这等经验丰富的将领,就是对用兵之道一知半解的宋江听了,都是不由得傻了眼,傻愣愣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过了好久,就见王焕努力地咽了口口水,用颇为干涩的嗓子,哑着声音说道:“周将军不愧汴梁第一高手,当真勇冠三军,只是攻打这小小的威胜,便需要周将军亲自带兵攻打,岂不是大材小用,依王某看,待有足堪与周将军一战的高手,再请周将军出手,不知周将军意下如何?”

    战场上和战场下的周昂完全就是两个人,听得王焕这么一捧,也就心满意足地靠在一边,闭目养神起来,王焕见他这般样子,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暗暗地苦笑两声,方才开口对着宋江道:“宋先生,你在这威胜当也有些日子,依你看,我军该当从何处发起突袭才是?”

    杨温、王文德等人与王焕相识日久,听他这般问法,便是知道王焕对于宋江异常信任,不由大失惊色,正想要开口劝阻时,就见王焕朝着他们缓缓地摇了摇头,熟知王焕脾气的他们,只能是将话重新咽了回去,倾听宋江是如何回答。

    宋江脸上带着一贯的假笑,起身朝着所有将领做了一个罗圈揖,方才开口道:“自从宋某带着部属出发以后,这威胜城中的兵马却是所剩不多了,主要便是以田虎兄弟田彪、田豹以及田豹之子田实所率的三千御林军为主……”

    “御林军?就凭他们也配?”乍一听“御林军”这个词,韩存保猛地睁开双眼,开口斥道,“御林军只有皇上才能拥有,区区一个反贼也敢如此,姓宋的,你莫不是还想着要造反不成?”

    “韩节度说笑了,宋某虽不才,但一颗报效朝廷的心,却是从未变过,这些都是田虎那厮搞出来的,绝非宋某所为,还请韩节度明鉴!”宋江的脸上陪着笑,对韩存保和颜悦色地解释道。

    韩存保冷冷地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一番宋江,却是将头别了过去,不再言语。

    宋江见韩存保不语,方才继续道:“除却这三千兵马外,就剩下太尉房学度以及他的心腹竺敬所率的五千城防军以及千余辎重兵了,这房学度虽然善于心计,但对于调兵打仗来说,却是远远不及那竺敬,”说着,宋江的目光刻意地在杨温和王文德的身上扫过,“那竺敬的武艺比起周教头、王老将军来,怕是有所不如,但比起杨将军和王将军来,怕是不相上下!”

    “你……”杨温、王文德闻言,不由大怒,正要开口斥骂时,就听得周昂哈哈一笑,“好,黑炭子,你说了这么多话,就数这句最中听,今后你便是周爷罩着的,有什么不开眼的小子找你麻烦,只管来找你周爷!”周昂的话,听得杨温、王文德直翻白眼,若不是因为自己不是周昂的对手,二人怕是早就扑上去将宋江撕了,当下只能恨恨地哼了一声,不在理睬宋江。

    “好了,你们也莫要为难宋先生!”王焕对于自己这几个老兄弟甚是了解,知道他们只是碍于周昂的淫威,并不是真的放过了宋江,当下便是出言替宋江解围,“依你看,我军当从哪里突入城池为好?”

    宋江不由蹲下身子,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好半晌方才直起了身子,对正在看着他的王焕说道:“依小可看,当是从北门突入为最好!”

    “北门?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离咱们最近的可是东门,如果要赶去北门,岂不是还要多走上二十里地?”这下,就连荆忠也是不干了,毕竟他身上的伤势还未痊愈。

    “东门是近,这个没错,但是这东门一向便是在那田豹的掌控之下,而这田豹从来不相信任何人,是以这东门的城楼上,兵马永远是最多的,想要发动突袭,难度无疑很大,”宋江不紧不慢地开始解释起来,“而这北门却是不同,那田实最爱的便是眠花宿柳,他如此,手下人又如何不会有样学样,是以每每到的三更天的时分,北门的城楼上,士卒绝计不会超过两个!”

    “两个?”这一下,就连王焕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惊容,“蹭”地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宋江沉声道,“你说什么?只有两个人?你可知道,你的情报若是不属实,那会带来什么后果吗?”

    宋江“嘿嘿”地笑了笑,一撩下摆,便是对着王焕跪倒下来,“宋江请命,愿带着手下兄弟,为大军先行拿下北门,确保我军能够就此从北门杀将进去!”

    “好!”王焕重重地一击掌,随着众将道,“众位将军,今夜便由宋江带人先行,待其打开北门之后,我等便从北门杀入,将威胜一举拿下!”

    “得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