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目标是南门
    世人都道田虎生性残暴,嗜血嗜杀,荒淫无度,夜夜无女不欢,可却鲜有人记得田虎乃是猎户出生,膂力过人,单就力量一项而论,在整个晋军势力中,能与之相比的,除了卞祥、邬梨等寥寥几人,几乎就是无人能抗。

    提起合扇板门刀,穿上铜环锁子甲,一种熟悉的记忆,却是在他的脑海中慢慢的记起,不由闭上了眼睛,去回忆他往昔的岁月,田彪、田豹、房学度几人本待要开口提醒田虎时间宝贵当先突围才是,可是当他们看见田虎的样子时,却是不得不悻悻地闭上了嘴。

    田虎思索的时间并不长,很快便是睁开了自己的双眼,房学度一直将心思放在田虎身上,见状连忙靠了上去,轻声道:“陛下,所剩的御林军集合完毕,您看是不是现在就走?”

    田虎微微颌首,调转马身看着眼前已然不多,眼中也是闪着几许怯懦之意的士卒,开口喝道:“弟兄们,老子知道宋军已经打进来了,你们中间有人会怕死,有人会想投诚,有人想装死……这些老子都不管,也懒得去管,老子只想说一句,愿意跟着老子的,就随我来!”说罢,却是马头一牵,对着宫门处吼道,“打开宫门,随老子杀出去!”

    厚重的宫门在几个健壮的士卒用力之下,终是在“嘎吱”声中缓缓地打开,在宫外久围但却找不到入宫道路的宋军不由得一愣,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狂喜,其中的降将薛灿、苗成更是毫不客气,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一马当先地朝内冲去。

    按照他二人的想法,似田虎这等只知吃喝嫖乐的货色,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只要冲将进去,拿下田虎的这等大功自然就是他们的。

    剩余的将士却是明显慢了一拍,虽然他们也甚是眼馋拿下田虎的大功,可是慢了就是慢了,哪怕他们现在起步,也是不可能赶上他俩,只能是在那里酸溜溜地骂着,“混账东西,留下田虎与我!”

    “姓薛的,谁叫你去的,给老子停下!”

    “苗成,还不给老子滚回来……”

    他二人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心中也是愈发乐了,照着座下的战马却是狠狠地加了两鞭,他们快是快了,只是没有想到等待他们的不是生擒田虎的大功,而是一道弯如明月,璀璨耀眼的刀光。

    莫说薛灿、苗成一心要生擒田虎,没有任何提防,就是提前告知了他们,让他们有所防备,怕也是接不下这一刀来,当即被拦腰砍成两段,双双死在马上。

    陡现变故,不远处的众将无不是大吃一惊,正要纷纷驱马上前之时,就见一匹高头大马从宫内闯出,马上所骑之人手持合扇板门刀,冲入人群之中,就似虎入羊群一般,左劈右看,上削下剁,全然没有一合之将,端是勇不可挡。

    照理说,看见这样一个人,不管是宋军还是投诚的晋军,都会远远避开,以其保住自己的小命,毕竟功劳也要有命享才行。

    可是当他们看见来人乃是田虎时,一个个的眼中都是露出狼群才有的绿光,朝着田虎拥了上来,终归来说田虎的诱惑,远远大于了他们对于自己生命的珍惜。

    田虎连砍几十名士卒,也是感到了深深的压力,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来吧,都来吧,今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老子的厉害!”合扇板门刀没有丝毫的留情,直在士卒、将校中掀起阵阵血浪。

    不过到了这会,哪怕是尸山血海都不能阻挡他们拿下田虎的心,往往前面的人还没有倒下,后面的人便已经是不管不顾地朝前挤来,人踩马踏之下,死伤之人远远大于死在田虎刀下之人。

    他们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田虎的身上,却是忘了田虎的宫殿之中怎会只有他一个人,不大功夫,田豹、田彪等人也是带着御林军冲了出来,见得田虎被团团围住,二话不说,一震手中的刀枪,便是在他们的身后大杀特杀起来,就连一向以文臣示人的房学度,也是挺起朴刀,照着那些士卒没头没脑地砍去。

    这些降将与宋军全然懵了,他们只想到田虎,哪里想到身后还会有人,一时间被杀了个稀里哗啦,残肢断臂乱飞,本来还算严谨的战阵立时出现了好几道豁口,待到这些人反应过来,想要组织人手抵挡修补时,哪里还来得及,就见田虎挥动板门刀在前开路,田彪、田豹双刀押后,在这些宋军和降将的面前,硬生生地杀开一条路,强突而出。

    按着田虎的意思,就是直接从北门杀出去,毕竟北门是通往汾阳最近的一条路,不似其他三门,还要绕上许多的路。

    若是没有房学度而只有田彪、田豹的话,怕是这支人马会立刻走上前往北门的道路,而后在路上遇到宋军的层层阻隔,到得最后,只能是在宋江这个内鬼面前,饮恨北门下。

    但如今有了房学度,他自然不会让这等事情发生,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纵马赶到田虎的身边,大声叫道:“陛下,如今宋军势大,兼有宋江这等内鬼,若是我军还走北门的话,怕是到头来谁也走不了!”

    田豹冷冷哼了一声,就待要说话时,就听见田虎的粗声响起,“如今这满城都是宋军,不走北门,却是走何处?”

    “南门!当然是走南门!”房学度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透着一份不容置疑。

    “哼!到了这会还走南门,你是嫌我们死得不够快吗?”田豹冷哼一声,斜着眼瞥了瞥房学度,扭头看着田虎,“大哥,别听他的,咱们快些走吧,以咱们的武勇,还怕不能在北门杀出一条路来?”

    田虎的目光在田豹和房学度的身上扫过,“老子这一生都在赌,今日便是再赌一次,老三殿后,其余人都跟着老子来,走南门!”也不等人有个反应和消化的时间,一马当先调头转向南门。

    田豹愤愤地哼了一声,愤怒的目光在前方房学度身上扫过,用力地紧了紧手中刀,虽然他恨不能立时劈了房学度,可他终究不敢下这个手,口中怒吼一声,“走!”带着手下追着田虎去了。

    虽然沿途少不了宋军的拦阻,但是在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下,些许宋军又如何能阻住他们前进的步伐,约摸两柱香的功夫,田虎所率的残部,终是看见了南门的城墙。

    “生路就在眼前,弟兄们跟着老子来!”田虎眼瞅着前方尚和宋军战成一团的己方军马,不由大喝一声,身先士卒地冲了上去。

    “大言不惭!今日老子就是死在这,也绝不让你们出得这威胜城!”荆忠稍事包扎和休息,又是带着兵马杀了上来,眼见田虎也在此处,眼中闪过一丝热切,当即挥动兵马围了上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