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三十章 田虎的冷血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句话,在任何年代都不会只是一句停留在纸面上的空话,如今田虎残军、荆忠所带的宋军、以及一直便是守在南门的竺敬所部在南门狭路相逢,一部是为了生擒田虎亦或是取下田虎的人头,另一部却是拼死要从威胜突围,两军甫一交锋,便是杀声震天,谁也不肯后退一步。

    田虎也好,田豹也好,房学度、竺敬也好,都是使出了自己吃奶的力气,宋军士卒在他们面前就如同割麦子一般,一茬接着一茬的倒下,但无奈宋军兵马实在是多,往往是前面刚倒下,后面的便已经接了上来,让田虎等人颇有来不及杀的感觉。

    田豹奋力杀到田虎的身边,大声吼了起来,“大哥,这宋兵实在太多了,这么杀下去,什么时候能杀得完,还是换个地方走吧!”

    “换地方走?”田虎怪眼一翻,甩了甩手上粘稠的血水,“南门就在眼前,还换什么地方,若是你再敢动摇军心,就休怪老子不认你这个兄弟了!”合扇板门刀一摆,却是照着宋军杀了过去。

    田豹一愣,随即狠狠地朝着地上啐了一口,恶狠狠地叨了一句,“老子会动摇军心,不就是杀嘛!”手中尖刀一摆,口中大喝一声,亦是杀入了人群。

    荆忠所部虽然也是英勇异常,但架不住只有荆忠一人的武艺可以拿得出手,在田虎等人绝地求生般的猛攻之下,终是渐渐招架不住,脚下亦是不停地后退起来,荆忠的副将忍不住跑到荆忠的身边,开口劝了起来,“将军,贼军攻势太猛,我军着实抵不住了,咱们还是先退吧,待回合了王节度他们,在一起上阵不迟!”

    “先退?”荆忠赤红着双眼,满脸狰狞地看着那副将,手中长刀疾探疾手,那副将只觉得胸腹间一痛,一股血箭却是自胸腹间喷出,在他满是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荆忠持刀傲然道,“今日唯死而已,但有敢言后退者,形同此人!”

    荆忠的副将跟随他多年,几乎每个士卒都非常熟悉他,眼瞅他都死在荆忠刀下,所有士卒的心中无不是一凛,口中皆发出一声有如狼啸一般的嚎叫,一时间竟然挡住了田虎残军的攻势,甚至隐隐还有反压的趋势。

    若是没有两个意外的原因,说不得战事还真的能按照荆忠所想发展下去,可是有这两个原因的存在,注定了荆忠只能成为悲剧。

    从宋军杀入威胜到现在,早已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不管宋军走得多慢,哪怕是在地上爬,到这会也应该到南门了,可至今荆忠仍未见一兵一卒,终究却是因为宋江早已将田虎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认为田虎只有自己才能抓,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是不惜一切的手段,想尽办法阻碍宋军往三门增援,有他这个地头蛇从中捣乱,宋军如何还能到得了目的地。

    再者,当田虎露面之后,荆忠的所有注意力全部都被他吸引了过去,哪里还会记得先前和他战于南门的竺敬等人,尤其是这个竺敬,武艺丝毫不在荆忠之下,当他将自己身周的宋军清理一空后,却是发现荆忠根本没有注意自己这边时,脑中灵光一现,借着杀伐之声将自己的马蹄声全然隐起,待靠近荆忠后,猛地暴起一刀,将全无防备的荆忠斩于马下。

    可怜荆忠一心为赵佶平寇,到头来却被有心人算计,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着实可悲可叹。

    荆忠一死,竺敬立时挑起他的首级,大声嚷嚷了起来,“荆忠已死!荆忠已死……”

    荆忠所部士卒先见副将死于荆忠刀下,如今又见荆忠的首级,心中哪里还会存有半分战意,纷纷掉头就跑,口中不住地嚷嚷道:“不好啦,将军死球啦!”

    “荆将军死了……”

    田豹等人杀到如今,早就觉得筋骨酸软,如果眼下不是生死关头的话,只怕他早就扔下手中的武器,如今当他们看见宋军夺路而走时,身体里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力量,顺着宋军奔逃的方向追去。

    房学度在宋军败逃时才刚刚松了一口气,本待要包扎一下手臂上的刀伤时,却是瞥见田豹等人顺着宋军败退的方向追了下去,惊得一口气险些没有接上,亏得有毕捷在身旁,这才免于栽下马去。

    房学度微微喘了两口气,连忙奔到田虎的跟前,满脸焦急地说道:“陛下,您赶紧下令让二大王回来吧,若是在这样追下去,只怕就再也别想走了!”

    “哼!追他做甚!”不想田虎只是瞥了一眼田豹追击的方向,冷冷地哼了一声,对着房学度颌道,“速速整顿兵马,离开此地!”

    房学度听了,不由得一愣,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忙抬眼去看,就见包括竺敬在内的将领皆是一脸错愕的表情,心下不禁大急,连忙抢到田虎的马前,急切地说道:“陛下,如今我军将领越战越少,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更是少之又少,如果再少了二大王这样的大将之才,只怕我军……”

    不等他说完,就见寒光一闪,合扇板门刀却是架到了他的颈边,房学度立时便觉得刀上传来的阵阵寒气,唬得他浑身汗毛倒竖起来,“念在你这些年来为朕立下了不少的功劳,朕方才容你活到现在,说得如许多话,如果你就此以为朕不敢杀你的话,你却是想错了!”说着,却是一提板门刀,在房学度身边一掠,顿时便见地上出现一道深深的刀痕,“你若失还在多话,那么这便是你的下场!”说罢,却是一驱战马,就是朝前走去。

    田虎走了约莫二十来步,却是觉得没有人跟上,扭头朝后看去,就见房学度等人正出神地愣在了那里,不由心中大为不悦,猛地暴喝一声,“你们却是愣在那里做甚,莫不是还想等着宋军来杀你们不成!”

    那些士卒、将校被田虎这般一喝,立时从愣神中惊醒过来,连忙簇拥到了田虎的身边,田虎满意地点了点头,眼神中却是带着一缕阴霾,在房学度、竺敬等人身上掠过,转身便是朝着威胜城外奔去。

    房学度看了看竺敬等人,又是朝着杀伐声四起的威胜城中看了看,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翻身下马朝着城中连磕了三个响头,心中默默念道:“二大王、三大王、众位将士,今日一别,怕是今生再无相见的可能,房某今生但有可能,一定会为你们报仇血恨!”诵罢,立时翻身上马,对着竺敬等人一招手,“走吧!万不可让陛下久等!”重重地一抖马缰,朝着田虎追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