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三十三章 饱暖思**
    尽管听了房学度的话,可能让邬梨的心中产生了一些别样的想法,但是只要他还没有公然竖起反旗,那么他就还是田虎的手下,既然还是田虎这个手下,那自是免不了要给田虎接风洗尘。

    虽然准备的时间短了些,也仓促了些,但对于刚刚经逢战事,好容易死里逃生的田虎等人来说,眼前的酒席就如同仙浆珍肴一般,眼中闪烁的都是那幽幽的绿光,也不等邬梨招呼,在田虎的带领下,如同饿虎扑食一般扑到桌上,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嚼起来,那架势看的邬梨等人面面相觑,脸上的肌肉也是不由自主地一抽一抽。

    就在田虎几个在那里风卷残云一般地打扫时,就听见厅外响起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对于夜夜笙歌的田虎来说,这个声音却是再熟悉不过了,如今如丧家之犬一般狂奔了几日,好容易吃了一顿饱饭,这俗话说的好,“饱暖思**”,这田虎听见这声音后,立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朝着笑声的来处看去。

    这一看,可是把田虎看得傻了眼,满嘴的食物也忘记了咀嚼,张大了嘴巴任凭食物从嘴里掉了出来,竺敬就坐在田虎对面,最先发现田虎的异常,连忙伸手捅了捅身边的房学度,房学度见状,心中“咯噔”一跳,忙顺着田虎的视线看去,忍不住不由的哀叹一声,“这都什么时候了,邬梨怎么也这么不懂事!”

    能让房学度这般哀叹,却是因为他实在太解田虎了,能让田虎这般失态,只能是因为女人,就见厅外转出琼英,金钗插凤,掩映乌云,铠甲披银,光欺瑞雪,踏宝镫鞋翘尖红,提戟柔荑舒嫩玉,柳腰端跨,叠胜带紫色飘摇,玉体轻盈,挑绣袍红霞笼罩,脸堆三月桃花,眉扫初春柳叶,端是俏丽美佳人。

    琼英在田虎的热切目光下,提步走到邬梨跟前,弯腰行礼道:“义父,那宋军的先锋部队已是赶到,已然被孩儿杀退,依孩儿之见,这大队宋军不日便可到我汾阳,还请义父大人早日定夺该当何去何从!”

    琼英的一席话说的众人陡然变色,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邬梨本待要说些什么,可是想到田虎在场,当由他发号施令才是,便是按下性子等待。

    可是他等了半天也没有等来田虎的命令,不由得抬眼去看,这一看之下,却是让他傻了眼,就见田虎依旧保持着那副色眯眯的猪哥相,让他一时间却也有些不知所措,而琼英也是感觉了田虎的目光,心中不喜,不由得轻轻地哼了一声。

    哼声虽轻,但却清晰地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中,房学度心中苦笑,虽然对于田虎在这个时候还在想女人很无奈,但作为田虎最信任的人,他只能是放下手中的筷子,缓步走到田虎身旁,轻轻地说道:“陛下,适才邬国舅义女仇琼英姑娘禀报,宋军的先锋已然追到,我军该当何去何从,还请陛下示下!”

    “真美…真漂亮…”房学度挨得近,总算是听清楚了田虎的喃喃自语,可这不听清楚也还罢了,听清楚了,反倒是让他的面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

    琼英在汾阳呆得久了,在城中也是时常遇到露出这般表情的登徒浪子,是以早就有所免疫,只是不知为何,当她看见田虎也是露出这般表情时,心中平生一份厌恶,当下将脚一跺,在众目睽睽之下,扭身就走。

    直到琼英的身影完全消失,田虎方才从中清醒过来,觉得嘴边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伸手一摸,才发现全是自己的口水,“果然是够漂亮的……”可马上他便感觉有所不对,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不由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宋军势大,我军如今危如累卵,下一步该当如何,邬国舅、房太尉,你们以为该当如何?”

    邬梨、房学度闻言,却是在那里低头苦思,沉默不语,跟随田虎一同突围的兵部尚书郑之瑞此时却是抢了出来,对着田虎道:“陛下,我军势微,宋军势大,若是只靠我军,定然不是宋军敌手,当从外寻得一强援,自外部施以援手,如此方可解我军之围!”

    “援军?”房学度听了,却是茫然地摇了摇头,“如今天下,江南的方腊的已灭,幽燕之地的契丹也是朝不保夕,旦夕之间便会被女真亦或是李唐所灭,而那李唐的李俊辰与我军更是不善,当日在大名府时便极度仇视于我……”

    “方腊、契丹、李唐……这三家固然不可,可是这天下间还有女真不是,”郑之瑞冷冷一笑,朝着田虎施礼道,“陛下,这女真看似地盘最小,实在则不然,非但是将原本契丹的地盘占据了九成,而且更是拥有良马无数,如果其首领完颜阿骨打决心南下的话,以其铁骑之利,定然是无往而不利,不论是李唐还是赵宋,在女真铁骑面前,都只是螳臂挡车罢了……是以依下官看,我军非但要向女真求援,更要合伙投入,如此在鼎定天下之后,陛下虽不能为帝,但亦能为王,更有极大的靠山,如此何热而不为?”

    房学度等人听了,立时面色大变,竺敬更是拍案而去,几步窜到郑之瑞面前,一把揪起他的前襟,厉声喝道:“姓郑的,老子平素还敬重你是个读书人,不想你这厮今日竟想出这等话来,老子生是汉人,死是汉鬼,想要老子行这卖族求荣的事,却是休想,今日你不给老子说出个道道来,嘿嘿……”说着,提起瓮大的拳头看了看,“老子这拳头可是痒的很呢!”

    房学度也是对着田虎抱拳道:“陛下,我等乃是为了这赵宋不给我等活路,这才揭杆而起,若是没有可用之援,我等陪着陛下,与那赵宋轰轰烈烈地战上一场,战死沙场也就罢了,但如果我等投了那女真,引得那异族南下中原,纵然是保得我等性命,但会被天下苍生戳着脊梁骨骂我等乃是“汉奸”,还请陛下多多思量,莫要行此等背弃祖宗的行径啊!”

    “陛下,万万不可……”

    “陛下,当……”

    厅中群声滔滔,你一言我一语,声音之响亮,几乎能将整个屋顶掀翻,眼看着所有人都渐渐争出火气,即将大打出手时,就听得“砰”的一声,整个厅堂立时安静了下来。

    “吵啊,闹啊,怎么不吵不闹了?”田虎拍完一掌,阴狠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掠过,“让你们拿主意的时候,屁主意没有一个,吵架的功夫却是一个赛一个……房太尉、邬国舅,你俩留下,其他人都给老子滚出去!”

    “陛下!”

    “给老子滚!”

    眼瞅田虎真的发怒,郑之瑞、竺敬的等人只能是悻悻地朝着田虎一拜,转身离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