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往北地前的一战
    叶清夫妇,这两个从小将琼英抚养长大的人,在琼英心目中的地位,就如同亲生父母一般,是以当叶清回府告知琼英即将随邬梨一同反出汾阳,前往燕云之地投奔李唐,尤其是说出当年教授琼英飞石绝艺的张清也在李俊辰的帐下时,琼英的脑海中立时浮现出张清那张英风俊朗的脸庞,几乎不带任何犹豫便是点头应承了下来。

    按着邬梨对李俊辰的认识,只要自己无甚恶举,且诚心带着人投靠的话,那么其必定会欣然接受,当然如果有着琼英和张清的这一层关系的话,无疑会为他的归顺增加一层额外的保障。

    虽然说汾阳一直以来都是邬梨经营的大本营,可邬梨绝不会因为如此便放松了警惕,毕竟此刻的汾阳城中有着一个让邬梨哪怕是睡觉都会睁着一只眼睛提防的人,那就是房学度。

    尽管邬梨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异常的小心,可也许是宋军大举压境的关系,让房学度有些神经质,使得他看什么都有问题,以至于他不止一次的怀疑邬梨与城外宋军有所勾结,若不是房学度很快便好出使女真,邬梨都会生出把他先宰了再去投奔李俊辰的心思。

    房学度前脚离开,邬梨后脚便是集结起自己麾下的兵马,以要出城与宋军一战,杀一杀宋军的锐气为借口,在取得了田虎的允许之后,带兵杀出东门,直奔宋营而去。

    镇守东门的宋军将领,乃是韩存保以及田虎手下的降将秦英、金鼎、樊玉明。

    在收得守军出城奔自己这边而来这际,韩存保不由喜得哈哈大笑,立时命令秦英三人整顿兵马,随他出马迎战,樊玉明昔日曾在邬梨帐下为将,多少知道些邬梨的本事,是以好心地提醒韩存保,是不是派人去知会孙静一声,请他派兵来援,以备不时之需。

    不想韩存保却是冷冷地哼了一声,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便是走了出去,樊玉明心有不甘,还想再说时,金鼎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方才让樊玉明报以摇头苦笑的明白过来。

    本以为晋军还会如往日那般,和自己来一场斗将,以显示自己的武力过人,不想韩存保才带着人马开出营盘,那晋军就排山倒海一般地压了过来,全然没有要与韩存保斗将的意思。

    韩存保见晋军上来便是发动了冲锋,微微一愣,便是在心中大骂晋军不按规矩出牌,深知自己所部兵马一路征战损失颇大的韩存保,一面命人飞骑禀报孙静,请他派兵马来援,一面指挥兵马迎了上去。

    樊玉明虽然隐隐有些幸灾乐祸,但他却清楚地知道,若是打输了,韩存保未必会有事,可他们几个降将定然会被当做替罪羔羊那般抛弃,是以两军甫一接触,冲杀在最前面的并非是战意拳拳的韩存保,反倒是樊玉明三人。

    只是三人虽勇,但是也要看对手是谁,金鼎才杀得三名士卒,就听得迎面传来一声暴喝,“金鼎,你这个无耻之徒,尽然还有脸来我的汾阳,还不与我拿命来!”

    金鼎询声看去,就见邬梨正舞动他成名的那杆五十多斤的泼风大砍刀,朝着他恶狠狠地杀了过来,若是往日,金鼎遇上邬梨,定然是二话不说,扭头就走,但是今日他仗着宋军士气正旺,而且秦英就在身旁,于是便是知会了一声秦英,一拧自己的铁枪,便是迎了上去,“哼!还不知道是谁取了谁的性命!”

    两马交错,刀枪交加,原本以为自己多少能和邬梨过上几招的金鼎,却是没有想到邬梨在北上求生欲望的驱使下,暴发出了百分之两百的战斗力,泼风大砍刀在金鼎的眼中,硬生生地劈开了他的铁枪,将他连人带马砍成两段,鲜血、内脏瞬时淋了邬梨一声,将他整个人装扮成了地狱来的修罗一般。

    秦英落后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金鼎被劈成了两段,顿时心下一寒,拨马便往后跑,邬梨劈了金鼎,正是杀性最旺之时,当下再度暴吼一声,泼风大砍刀被舞得如同风车一般,在宋军士卒中左劈右砍,杀得那些士卒心惊胆寒,不自觉地朝着两边退开,就如同退潮的海浪一般。

    “秦英休走!”秦英的耳边传来邬梨的吼声,不自觉地朝后看去,就见邬梨如同杀星降世一般地出现在了他的马后,高举的泼风大砍刀在他的瞳孔之中渐渐放大,随着秦英的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整个人亦是步了金鼎的后尘,被连人带马砍成两半。

    邬梨连劈两将,一时间凶威赫赫,骇得那些宋军士卒心惊胆颤,忙不迭迭地朝后退去,原本欺琼英是个女子,准备先行拿下她的韩存保,在感到自己的部属再不停地后退时,心中不由大急,手中的方天画戟的招数也是因此出现波动,被琼英瞅准空子,悄悄地取出两枚石子,抖手便是照着韩存保打了过去。

    这般近的距离,又是有心算无心,韩存保哪里还有躲开的可能,立时被打中的面门的手腕,当下惨叫一声,抛下手中的方天画戟,抱着马头便是朝后跑去。

    琼英见状,不由娇斥一声,“宋将休走,且与我留下脑袋!”便是打马追了上去,樊玉明离得韩存保不远,在心中暗骂韩存保无能的同时,亦是有心在军中树立自己的威望,便是让过韩存保,朝着琼英迎了上去,“韩将军速退,这娘们便交给我了!”

    琼英到底是邬梨的义女,是以和邬梨一样,对于樊玉明这等叛徒是发自心底的厌恶,当她看见樊玉明挺枪朝她冲来时,二话不说,直接取出四枚石子,分夹于五指之间,直接甩手朝着樊玉明甩了出去。

    莫说樊玉明没有逆天的身手,就是他有着韩存保一般的武艺,只怕也难以避开琼英的石子,更何况琼英还是四石连发,立时被打了个正着,跌下马去,琼英催马赶了上去,在试图爬起的樊玉明背上补了一戟,当场送他归西。

    韩存保落跑,秦英三人战死,宋军缺少了领头之人,哪里还能抵挡住邬梨所部如狼似虎的进攻,当即大败而走,若是邬梨趁这个机会率部攻打宋军营盘的话,说不得还能取得更大的战果,可是他时刻记得此战的目的只是为了杀开北上的道路,是以在杀退宋军之后,便是带着人马匆匆离开战场,向着北地进发。

    当王焕等人领了孙静的军令,匆匆赶来相助之时,却是只看到早已平静的战场和满地的两军尸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