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三十七章 田虎覆灭
    当孙静得了回报,自是又惊又怒,当下也顾不上还要依靠王焕等人催城拔寨,直接便是将王焕等人好一顿羞辱,气得老将王焕一张面皮涨得通红,几次三番都想和孙静顶撞一番,但终究还是因为自己等人作战不利,故而只能愤而按耐。

    好在孙静还是有着几分理智,知道自己要拿下汾阳,离不开王焕等人的出力,待心头之气出得七、八分后,便是命令王焕等人挥军攻城,若是两日内拿不下汾阳,定当两罪合一,军法从事。

    受了一肚子的王焕等人,自然而然地将气全部撒在了汾阳城上,除了刚刚受伤的韩存保外,王焕、王文德、杨温,以及伤势初愈的项元镇无不是将自己的兵马全部压上,看那架势,分明是要一日破城。

    宋军四面强攻,却是将汾阳城头守军的脸都吓白了,吉文炳、卢元等将一面尽力抵挡,一面遣人报于邬梨知道。

    可是这会邬梨早已不知去向,去禀报的士卒在府门前叫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应声,只能回禀卢元,卢元不信,亲自带人赶至,依旧是叫了半天无人应承,卢元心中焦急,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脚将府门踹开,命人入内寻找邬梨。

    当卢元的手下将府内找了一个遍,回禀卢元说不见邬梨,卢元哪里肯信,立时将那手下一脚踹翻,自己带人入府寻找,可这个寻找的结果不禁让他冷汗淋漓,面色发白,若不是有着手下在面前,怕是早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邬国舅跑了……”这个可怕的念头在他的脑中一闪而逝,他哪里还敢有所怠慢,在一众手下惊愕的目光中,连滚带爬地爬上马去,向着田虎禀报去了。

    虽然田虎对于卢元不去找邬梨,反来找他感到非常的意外,但他到底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立即便是召见了卢元。

    当他听闻邬梨阖府上下不知所踪之时,罕见地没有暴跳如雷,反是沉默地坐在了那里,他不急,可是卢元不能不急,当下大着胆子问了一句,“陛下,如今宋军攻打正急,您看该当如何是好?”

    田虎斜着眼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猛地站了起来,伸手一把将头上的冠冕摘了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披头散发地伸着双臂看着屋顶,疯狂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好啊,好啊!一个个都走了,都TND走了,一个个都不理会朕了,都不理会朕了……”

    “陛下,陛下,你这是怎么了?快来人啊!”卢元乍一见之下,却是傻了眼,但很快就清醒过来,一面呼喊一面扑将上去,妄图能够制止田虎。

    只是以他的能力又哪里能够制止田虎,莫说田虎如今这般势如疯魔的样子,就是平日的田虎也不是他能抗衡的,当即被田虎一胳膊扫翻在地。

    田虎扫翻了卢元,兀自觉得还不过瘾,猛地一把抽出挂在宝剑,在屋子里胡乱地劈砍起来,卢元骇然,有心想要阻止,却又怕被田虎误伤,只得是手脚并用,小心翼翼地朝着屋外爬去。

    可是到了这会,他的性命却是由不得他自己做主,没有爬出几步,就觉得后心猛地一疼,他努力地扭头朝后看去,就见田虎的手中正提着滴血的宝剑,一张狰狞而扭曲的面孔正瞪着他,“叫你们背叛朕,都给朕去死吧!”卢元耳边传来他在这个世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待见得血色的光芒一闪,便是再无声息。

    一剑杀了卢元,田虎的眼中似是恢复了一丝清明,一跤跌坐在地上,呆呆地坐了许久,方才站起身来,随手将屋门关了起来,不多时,便是见到一股黑烟袅袅升起,在空中久久不散。

    汾阳城虽说不大,但也决计不小,城中升起的黑烟,却是能让正在交战的两军全部看在眼里。

    王焕等人见了,本能地认为是田虎觉得脱生无路,于是便命令手下人在城中烧杀掳掠,大肆破坏,绝不将一座完整的汾阳留给宋军,当下一个个铁青着脸,命令麾下加紧攻城,不能让田虎将汾阳给毁了。

    城中的守军见了,尤其是那些将领,无不是面色大变,毕竟他们都是知道田虎居所的所在,如今那黑烟升腾起来的地方,不正是田虎的居所,吉文炳惨笑一声,当即跪倒在城头,朝着田虎居所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悲声道:“主辱臣死,今陛下殉难,臣自当追随于陛下!”取过自己随身的佩刀,指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宋兵,厉声吼道,“今生不能杀尽宋猪,死亦当追尔等之魂!”吼罢,便是自刎在城头。

    吉文炳平素对手下士卒甚厚,是以这些士卒见其身死,都如同疯了一般地扑向宋军,即便不能杀死对方,也是要和对方拼个同归于尽,原本摇摇欲坠的城头在这些士卒不要命的打法下,一时间倒也安泰了下来,可是宋军到底在兵力占了绝对的上风,即便这些士卒不惜一死,但终究还是无法阻止宋军的步伐,很快便是让宋军占领了此处城门。

    而作为邬梨不告而别后,汾阳城中最后一员悍将的竺敬见到城中火起后,则是一言不发地提着自己的双翅戟,带着亲兵走下城头,翻身骑上早就准备在城下的战马,伸手缓缓抚过戟身,“老伙计,这是咱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了,就让我们一起杀个痛快吧!”

    双翅戟的戟尖闪过一抹寒光,就似听懂了竺敬的话一般,竺敬转过身来,对着身后已然不足百骑的骑兵喝道:“陛下已然升天,我等自当追随陛下,今日之战,唯死方休!”

    “愿随将军死战到底!”

    “好!”

    竺敬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一戟挥断早已裂缝从生的巨型门闩,门外的宋军措不及防,一股脑地摔了进来,竺敬也不搭话,催开战马,舞开双翅戟,便是在宋军中大杀特杀起来,那些骑兵见竺敬动手,当下也不在客气,纷纷舞起手中的马刀,跟在竺敬的身后冲杀起来。

    虽然竺敬勇冠三军,身后的骑兵也是以一当十的精锐,可终究还是太少了些,当竺敬被周昂挥斧拦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些骑兵末日的到来。

    待得最后一名骑兵死在乱刀之下后,周昂猛地一压双翅戟,开口劝道:“田虎注定难逃一死,吾观你武艺高强,何不就此归降朝廷,将来也可一刀一枪拼了前程,总比枉送了性命来得好!”

    竺敬惨然一笑,却是抛下了双翅戟,周昂见状,以为他想要归降,正待上前时,就见竺敬飞快地抽出一支羽箭,朝着自己咽喉上狠狠地一刺,“陛下,我来陪你了!”便是栽倒马下。

    周昂呆呆地看着竺敬的尸体,久久无语,好半天方才叹息一声,开口大哦:“厚葬了吧!”

    随着田虎自焚,城中将领或死或降,汾阳终于是落到了宋军的手中,征伐田虎的一役,到的此刻,终是可以暂时画上一个句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