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四十四章 靠脑子吃饭的女真人
    在原本的轨迹中,一直便有高、杨两家枪法,并世称雄的说法,虽然岳飞曾先后将高宠、杨再兴二人收归帐下,但无奈造化弄人,高宠先行阵亡于牛头山铁滑掣震中,使得这两家的枪法终究没有机会好好比试一番,分出一个高下。

    然而在这个时空,因为李俊辰的关系,竟然将高宠、杨再兴二人先后收于帐下,使得高杨两家枪法的较艺成为现实,而高宠和杨再兴二人在好生地较量过枪法之后,竟然英雄惜英雄,生出惺惺相惜之情,在冥冥中将两人的生命联系到了一起。

    是以当狄圣告知杨再兴单枪匹马冲着女真人去的时候,高宠的心头不知为何,立时生起一丝警兆,本能地觉得杨再兴要出事,是以不惜和辛从宗二人翻脸也要单骑前往。

    要说这高宠也确实是高傲了些,若是他能和辛从宗二人把话说清楚,相信以二人同为武者的直觉,定然会与他一同前往,可是高宠却是发自心底看不起他们这等既想在大唐为将,又不想于与赵宋交兵那蛇鼠两端的做派,是以他宁可独自前往,也不愿与二人共同前往。

    然而高宠的直觉是非常准确,杨再兴此刻却是遇到了他有生以来的生死大劫。

    虽然说女真人是以骁勇善战,悍不畏死而着称,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们的族内全是脑子里长肌肉的货色,其中也有如完颜希尹、哈密蚩、普风这等靠着脑子吃饭的人,尽管说杨再兴遭遇的这队女真人中,没有完颜希尹这等智者,但其中却还是有着他的学生,一个叫哈里图的人。

    做为完颜希尹的学生,哈里图还是非常清楚在汉人中也是有着许多的悍将,勇武非但不在女真人之下,更有可能在其之上,是以他在得到乌国虎亲兵的回报后,本能地觉得这杨再兴绝不是自己这队人能够抵挡的,本想就此用计将杨再兴了结,但不想乌国龙、黑风高以及其麾下的步同金五兄弟自负勇猛,对哈里图的建议根本就是置若罔闻,直接便是带兵前去围杀杨再兴。

    哈里图对于他们的这般动作一点也不感到奇怪,毕竟女真族里最多的就是这号人,是以在乌国龙、黑风高带人走后,他仔细研究了一番周遭的地形地势之后,便是阴阴地笑了笑,在命人往本队搬兵的同时,亦是带着人奔另一处去了。

    茫茫草原,一眼望去似是平坦无比,然则在下面究竟藏着些什么,至少那绕路追赶女真人的杨再兴是不会知道的,虽然他不知道,但是作为武将,他还是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异样,努力地摇了摇头,见四下里依旧是看不见一个人影,便是勒住了战马,打算结束追击,就此回头。

    可就在他打算回头的这一瞬,他眼角的余光猛地瞥到不远处一个凸起的小土包出似是有女真人特有的毡帽隐现,不由得心中一乐,“孙子,原来你们躲在这里!”当下再也不管什么异样或是回头,驱马便是朝着土包的方向而去。

    杨再兴才堪堪驱马赶到土包的所在,正待要探出银枪去够那毡帽之际,忽地便是觉得身子一沉,就听得“轰”的一声,他整个人竟然连人带马地陷进了地里。

    杨再兴在身子下沉的那一刻便是知道不好,双脚飞快地退出马蹬,伸手用力地在马鞍上一拍,而那战马似乎也知道杨再兴的用意,马背竟然向上一顶,将杨再兴整个人顶了上去,而它自己却是“咴聿聿”一叫,朝着下面越陷越深。

    杨再兴看着爱马越陷越深,心中有着万般的不舍,暗暗打定主意,待得自己落到地面后,定要将爱马拉上来,可是还不等他落地,就听得一声怪调响起,“放箭!”

    这声音虽然不甚响亮,但听在杨再兴的耳中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唬得他面色大变,连忙询声找去,只是他看到的不是那发声之人,而是大蓬大蓬的箭矢,朝着他激射而来。

    若是往常,这些箭矢如何会放在杨再兴的眼中,然而此刻的杨再兴身在半空,全无可以借力之处,虽然将银枪舞得飞快,将箭矢一一拨落,但是那无处借力的影响也是显现无疑,将杨再兴迫得颇为狼狈。

    就在杨再兴狼狈不堪之际,一支黑色的箭矢夹杂在大蓬的箭矢之中,朝着杨再兴袭来,杨再兴全然没有注意到这支箭矢,是以在甫一接触之下,立时面色大变,一股充沛至极的力量击打在他的银枪之上,将他舞出的枪幕生生击破之后,狠狠地扎在他的手臂上。

    杨再兴不由得大叫一声,整个身子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狠狠地射落在了地上,一口鲜血亦是夺口而出。

    “哈哈……这就是你说得悍勇的南蛮子吗?我怎么看起来也是稀松平常的很,哈里图,你不会是在那里骗我吧!”就在杨再兴落地的那一刻,一阵马蹄声随之响起,跑在头里的番将举着手中的弓箭,满脸狞笑地对着身旁的哈里图说道。

    “哎哟,我的鹿豹马将军,你可千万不能小看这人,”哈里图听金眼大磨这般一说,便是知道他同样犯了轻敌的毛病,不由急的伸手一直满脸坚毅的杨再兴,“乌国龙、乌国虎兄弟,黑风高,步同金五兄弟这么长的时间没有音讯,怕是都死在这个南蛮子手中啊……”

    “嗯?”鹿豹马听了,不由得回过眼来,眯着眼睛将杨再兴上上下下好一阵打量,良久方才摇了摇头,意兴阑珊地指着杨再兴道,“我还不是不信,虽然这个南蛮一身是血,但就凭他这落不经风的样子,也能杀得了我女真的勇士,哈里图,你大概是跟着完颜希尹读书读昏了头了吧,哈哈………”

    哈里图无语,有心要再说几句,可他也知道这鹿豹马是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正无奈地看着鹿豹马打算就此让番兵一拥而上之际,“受死吧!”就听得一声暴喝响起,一道银虹印在他们的瞳孔中越放越大,看那目标分明是对准了哈里图。

    哈里图虽然也有一声精湛的骑术,但却比不得鹿豹马这等纯正的武将,是以见到银虹之际,全然是吓得呆住了,完全忘记了闪躲,还是鹿豹马见机不对,伸手推了他一把,这才让他免于一死,可即便如此,鹿豹马的右耳还是被银虹穿过,整个撕了下来。

    “啊……”哈里图发出一声惊天惨叫,伸手捂着右耳的位置,整张面孔都是因为疼痛而扭曲着,歇斯底里一般地咆哮起来,“放箭,放箭,给我射死他!”一时间,大蓬的箭矢再度朝着杨再兴袭来。

    “哈哈……”杨再兴自背后取过银装锏,用力地吃撑地身子,“来吧,小爷今天也杀得够本了,尽管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