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梁山之梦 > 第五百五十三章 刘彦宗的末路
    高宠是何等人物,甫一撞进女真军马之中,便是舞动虎头錾金枪,大肆杀戮起来,就看见一道亮眼的金色芒影,在番兵番将之中盘旋游走,运气好些的,在咽喉处直接开出一个碗口上的血洞,一命呜呼;运气差些的,则是直接被高宠的神力将头颅拍进胸腔亦或是被蛮力打成两截,死的惨不忍睹。

    女真人虽然以悍勇、残忍着称,但眼下之支由刘彦宗率领的军马,先是被杨再兴诱入谷中,被谷中的伏兵连番打击,再是得知出谷的道路被彻底封死,心中皆以对自己的前路感到渺茫,最后因为找到唐军营盘的所在,与绝望中看到一丝曙光,却不想这丝曙光竟然只是回光返照,让这支军马彻彻底底的奔溃了,多少番兵都是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任凭高宠屠杀。

    刘彦宗眼瞅高宠有如杀神一般大肆屠戮自己手下番兵,心头不禁升起一股哀念,“这就是我女真的勇士吗?这就是以以当十,大破契丹当女真勇士吗?”但旋即便是一股冲天的怒火自丹田中熊熊燃起,几乎要将他整个人点燃,口中狂啸一声,就待要亲自上前拦阻高宠。

    他的手堪堪拉住马缰,便是有一只粗壮的胳膊自边上伸了过来,拦在了他的身前,他顺手看去,就见拦他之人正是他那个不喜说话的兄弟刘彦术,“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彦宗强按心头怒火,开口问道。

    刘彦术看了他一眼,只是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来,“我去!”便是一抖手中缰绳,朝着高宠迎了上去。

    刘彦宗看着刘彦术的动作,便是明白了他的意思,自己的兄弟分明是要用自己的性命来救自己,当下强忍着心头的痛处,大喝一声,“都随着某家来!”便是再也不管身后的箭矢,蒙着头便是朝着原路冲去。

    高宠瞅着刘彦宗有突围的迹象,心中不由大急,口中对着自己的副将大叫一声,“这里交给你了!”便是朝着刘彦宗杀去。

    只是他才跑出不过十米远,便是被刘彦术拦住了去路,“让开!”高宠哪里会把他放在眼中,手起枪落,便是劈胸一枪刺去,高宠的枪法可是能与当世用枪大家一较高下的,又岂是这连自家兄长都打不过的刘彦术可以匹敌的,立时便是吃了一枪。

    高宠一枪洞穿了刘彦术的身体,便是不在理他,催马便是朝前赶去,可他不知道的是,这刘彦术在女真族中有着“不死之身”之誉,从开始征战至今,所受之伤已是难以记数,危及性命的更是不知多少次,但最终还是被他挺了过来,是以高宠这一枪虽然让他身负重伤,但他还是依旧顽强地拦在高宠的面前,手中的铁枪不管不顾地递出了一枪。

    “咦!”高宠全然没想到这刘彦术吃了自己一枪,非但没有死,还能反过来向自己攻出一枪,不由得惊奇地咦了一声。

    虽然刘彦术此举让高宠吃了一惊,但高宠就是高宠,远不是他刘彦术可以匹敌的,随手挑开了来枪之后,更是将金枪一抖,金光迷离间,就似同时出现了好几个枪头一般,刘彦术重伤之身,又哪里能分辨得出,立时连中七枪,终是无力在坐在马上,一头栽了下去。

    高宠刺死了刘彦术,就待继续追击刘彦宗时,不想那些本已为战心的番兵,见到刘彦术一死,立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口中不知在嚷些什么,纷纷再度举起刀枪,朝着高宠杀来。

    高宠一时也是懵圈了,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他不知道的是,这刘彦术平时虽闷声不响,但他“不死之身”的名头,在刘彦宗麾下这支军马中,却甚是吃得开,如今“不死之身”也死了,这些番兵左右是个一死,索性是像高宠发起来死亡突击。

    高宠自是不会将这些番兵放在心上,可是这些番兵却着实恶心到了他,将他的去路死死堵住,看着刘彦宗的身影越跑越远,高宠不由大叫一声,“可恶!”在羡慕杨再兴好运的同时,只得是专心清理起这些番兵来。

    刘彦宗好容易摆脱了高宠所部,回头看看,却是连眼泪都流了下来,原本追进这旗峰山时,他的麾下尚有四万人马,如今却是只剩下不到两千人,看着这一个个有伤在身且灰头土脸的手下,刘彦宗猛地拔出腰刀,便是朝着自己颈中割去。

    刘彦宗此举,却是将所有人吓了一跳,那些番兵番将,不管是不是有伤在身,全都一股脑地朝他扑了过去,抱身子的抱身子,扯手臂的扯手臂,抢刀的抢刀,“大将军,万万不可如此啊!”

    “咱们不过是输了这一回,下次大将军带着咱们在杀回来!”

    “咱们陛下当年也被耶律延禧那狗贼侮辱过,如今不是一样打得他像条狗一样,这些南蛮早晚和耶律老狗一个下场!”

    刘彦宗只是一时心神激荡,才会做出如此动作,听得手下这般一说,便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在表示自己不会寻思让手下将他放开之后,他飞快地在手臂上割了一刀,而后将带血的弯刀指向天空,恨恨地喝道:“我刘彦宗,今日以自己的血起誓,有生之年定当屠尽南蛮,以雪今日之耻……”

    “哼!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刘彦宗的还没有说完自己的誓言,便听得杨再兴的声音在不远处的土包后响起,身装银甲的杨再兴面如寒霜,将银枪一横,当先杀了过来,“就让我来看看,你这个要杀尽我等的番狗,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是你!”乍一见杨再兴,刘彦宗的眼睛立刻便是红了,心道如果不是这厮,自己岂能落到这般田地,正待要不顾一切地上前和杨再兴一战时,目光忽地瞥到手下那些残兵败将,却无论如何在提不起斗志来,长长地哀叹一声,将宣花斧朝地上一扔,单骑走了出来,对着疾驰而来的杨再兴一抱拳,“这位将军,我们认栽了,可否听某家一言?”

    “嗯?”杨再兴猛地勒住战马,竖起银枪止住了奔马,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刘彦宗,开口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速速拿起你的斧子,和小爷决一生死!”

    刘彦宗惨然一笑,缓缓地摇了摇头,“不打了,即便是打,我也不会是你的对手,某家愿意将自己的命来换取这些将士的命,还望将军能够成全!”说罢,也不等杨再兴答应,便是飞快地抽出腰刀,朝着自己颈中狠狠一割,一道血箭飙出,刘彦宗的身子在马上晃了晃,很快便是软倒在地。

    “大将军……”

    “大将军!”

    “大将军……”

    那些番兵番将见刘彦宗自刎而死,不由得哭天喊地地扑了上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带得头,高声大叫一句,“大将军,俺来陪你!”便是挥刀朝着自己心口一刺,立时气绝。

    有了一个带头的,剩下的番兵番将有样学样,很快地,这些残存的番兵番将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无一幸存。

    杨再兴亲眼看着眼前这一切的发生,良久良久,方才仰头长叹一声,轻轻地挥挥手,“埋了吧!”语气中,满是落寞的意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